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八章 【众将出迎】

燕王朱棣 弋央 2103 2016-08-04 22:58:09

  北平府的官员早得了消息,由都指挥使陈亨领着北平府十八卫三所的一百多名军官将校领着等候在永定门外。因北平、燕山一带的守将大多出自徐达的军营,加之徐达在有明一朝战无不胜的战神美名,那些有交情的、没交情的,谁不想出来一睹魏国公徐达的风采啊?什么指挥同知、指挥佥事、镇抚使、经历、知事,甚至从九品的吏目,都无一例外的穿上了鲜亮的官袍,巴望着望着通州方向。

眼见日上正午,远处忽然散起滚滚尘土,被细微的龙卷风卷了起来,又四下散开,似乎不远处正有一头巨大的猛兽狂奔而来。又过了片刻,官道上密密麻麻地露出了无数朱红色的大旗,一时间旌旗蔽日,如浩瀚的红涛就朝众人的面门扑了过来。

至离众人还有百步的距离,大军悠然止住了步子,如木桩一样定在了当地,个个纹丝不动。只有先锋将军汤和策马来到军前,看了看在远处迎候的官员,又扭转马头看了看中军,朝一名将校吩咐了句什么,那将校得了令,飞也似的就朝后策马而去。

又过了片刻,两名身着铠甲、却不待头盔的老将策马缓缓而来,领头的将军身材须发斑白,鼻梁高挺,嘴唇紧闭,显得十分坚毅果决,只是眼神有些空旷沉郁,似乎对这世间有些失望、或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失落。

眼见这人领着汤和等缓缓策马而来,侯在永定门外的将士们早认出来了,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随洪武皇帝起义、屡次舍身救主、灭陈友谅、绞张士诚、驱元兵于漠北、敌人闻其名则胆寒的魏国公徐达,一群人慌忙跪了下去,高声道:“末将拜见大帅”,一边还不住拿眼偷偷打量这位近年来深居简出的战神。

“诸位如此多礼,倒叫我过意不去了,且都免礼吧”,徐达下了马来到众人跟前虚扶了一下,含笑打量着众人,十分的和蔼。众人这才起身,也都巴望着看着他,似乎满肚子的话要找这位曾经带领自己出生入死的老上司一吐为快。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满心的激动和紧张,有的将佐血气涌了上来,脸都涨得通红。只有北平的都指挥使陈亨见了众人模样儿,心中很不是滋味,似乎是在说——我才是你们的长官呢,怎么以前不见你们这副哈巴狗神情,如今在徐达面前却是这副做派?可饶陈亨再怎么嫉妒,再怎么腻味,也不敢有只言片语,甚至连不快的神情都不敢露出来。

徐达在众人脸上都扫视了一番,似乎明白众人的心思,微微点了点头,却转身从一名亲兵手中接过一个明黄卷轴,展开高声道:“有圣旨——”。众人慌忙又跪了下去,磕头齐呼万岁。只听徐达读道:“悉闻元贼托木斯帖木儿遣将朵儿不花兵犯永平、太尉纳哈怵屯领兵二十万犯金山,南下之意显露无遗。钦命魏国公徐达为征虏大将军,信国公汤和为左副将军,颍川侯傅友德为右副将军率军十万北征,北平诸军统归大将军徐达调遣。钦此,洪武十四年正月二十三日。”

“万岁——”,众人又是一阵高呼,磕下头去。

“元贼又复肆虐,万岁大有一举而歼的意思,此次北征,有赖诸位鼎力相助了”,说着徐达抱拳一礼,伸手扶起跟前跪着的将官:“诸位都起来罢”。眼见众人都起来了,徐达环视了一下,转身又与汤和、傅友德对望了一眼,忽然笑道:“诸位都听了旨意,所以再不要称我为大帅。此次本征,徐达是奉旨的征虏大将军,并非元帅。诸位可听到了?”

众人见这位能征惯战的魏国公如今竟然如此的谨小慎微,心里也是吃惊,却都忙回礼,齐声道:“末将领命!”

徐达这才松弛了下来,看了看方才自己扶起来的那名青年将佐,忽然笑道:“哟,这不是叶大旺吗?几年没见,越来越壮实了啊,一眼都没认出来了。如今你驻守在何处?”

“大将军还记得卑职?卑职正是叶旺,小名儿大旺,兄弟们都知道我姓叶,平日里又叫我大旺,久而久之都以为卑职是叫叶大旺,其实卑职本名没有那个大字,就是叶旺,如今驻守在辽阳”,那徐达口中的叶大旺见徐达还认得自己,又是兴奋又是紧张,一通胡言乱语说得众人都笑,扎手窝脚地还要跪倒下拜,却被徐达扶住了。

徐达回身笑谓汤和、傅友德:“二位兄弟可能不晓得,这个叶大旺啊,别看他年轻,却是个鬼机灵啊。当年纳哈怵带兵攻打金州,派了乃剌吾为先锋。这乃剌吾可是当时元军军中的第一骁将。当时这叶大旺正在守柞河,竟然不用一土一木,就从连云岛到窟驼寨建了十余里的防御。你们猜猜看,他这防御是如何建的?”

叶大旺听徐达说起这事,脸色都放出光来,那可是他的成名之战啊,当时就连洪武皇帝朱元璋都被惊动了,大赞其为奇才。

徐达看了看满是好奇的汤和和傅友德,这才指着叶大旺,笑着继续说道:“他这个鬼灵精啊,居然沿河垒冰为墙,浇上水,晚上冻结,像城墙一样坚固。而且他还在沙中布下钉板,旁边设下陷阱,这才设下伏兵等候乃剌吾。纳哈怵和乃剌吾不察,见凭空出出来一道城墙正在惊愕,伏兵已然杀出。纳哈怵仓惶出逃,全部掉入陷阱,于是溃败。叶大旺这才从城中出击,一直追到猪儿峪。元兵被斩、被俘和冻死的不计其数,纳哈怵也因此一战被剥了官职,仅仅免于一死罢了。不想如今又出来了。我有这叶大旺在军中,不怕纳哈怵不胆寒啊。啊?哈哈哈。”

众人中不少人都还是第一次听说叶大旺的战事,此时被大明战神徐达如数家珍一样说了出来,不禁又是钦佩又是艳羡。叶大旺自从徐达返回应天后就一直饱受打压,多年下来官职竟然没有得到一丝半点的提升,反而时常招来都指挥使陈亨的不少责难,此时被大将军徐达如此看重,又是兴奋又是感动,加之多年累积的委屈,竟差点儿掉下泪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