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五十一章 【纪张会合】

燕王朱棣 弋央 2146 2016-07-31 15:20:04

  这一夜的子正时分,纪纲与王妈妈云雨了一场,待其睡得沉了,飘然出了栖霞私邸。一直沿着山麓往下,因需天明之前赶回来,纪纲一路行色匆匆,隐约在栖霞山见到一些悄然埋伏的人堆,也分不清是些什么人,故而并不多管闲事,只是加快了步子。直到栖霞山下的南山渔场,终于见到一处营寨,人影绰绰,不时还有几队身着铠甲的兵丁在营寨周围巡视。

纪纲想了想,还是觉得不要暴露比较好,便朝渔场西郊一处黑森森的野地里摸了过去,不想刚走了几步,也不知从哪里冒出几个人影来,悄无声息地就将自己围在了中央。

“你是何人?胆敢深夜闯我营寨?!”

纪纲一愣,这声音有些沙哑,冷冰冰的,没有丝毫喜怒哀乐,就像山棱一般。纪纲听着有些耳熟,这世上有谁的声音是这样的?纪纲忽然心念一动——莫不是柳升?!

“柳大哥吗?”

那人听了也是一愣,几个黑夜对望了一眼,旋即燃起了一支火折子在纪纲眼前晃了晃。

“哈哈哈,原来是你小子啊”,一个浑厚爽朗的笑声忽然响了起来,就着火折子的光亮纪纲看去,这人原来是朱能。朱能猛的上前几步,在纪纲胸口捶了捶,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纪纲见了他们也自高兴,若说起来,纪纲自幼孤苦无依,也只有在燕王府的短短时日里,与朱能、张武、柳升几个侍卫有着一种无端地兄弟之情,就似一家骨血似的。朱能、张武、柳升等人也都佩服纪纲武艺,也喜欢他的机巧百变。

四人聚拢一处,朱能拉扯着纪纲就要往里走,一边问道:“嘿,好小子,你怎么无端地来了这里啊?这些日子你都去了哪儿?王府里的差事一件接一件的,可把我们忙坏了。这回你可别走了啊,咱们都去找王爷求求情,总要把你留下才行。”

眼见着张武等人也要附和,纪纲却住了步子,忙摆了摆手:“别,别,千万别。我如今也是有差事在身啊,咱们无论在府里还是不在府里,心都是一样的,还不都是为燕王殿下效力么?”

朱能等人听了一愣,除了柳升隐约猜到了一些之外,其余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还待要问。纪纲却急着:“哎呀,办差要紧,你们便别那么多废话了。我且问你们,这个营寨可是张玉张大人的?快带我去见他。可记住了,除了他,其余人等,一概不能与我碰面。”

朱能等人听了对望了一眼,虽觉得诧异,可也都若有若无地觉得兴许自己与纪纲两路人马,办都都是一个差事。又见纪纲神情焦急,便不再多说,转身领着便往里走。

张玉的中军大营只亮着一盏暗暗的油灯。纪纲拉开帘子,这才第一次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当世儒将的模样儿:张玉此时三十来岁的年纪,红黑的脸庞上留着短须,浓眉虎目,仪表堂堂,正举着油灯埋头端详一张地图。传说中张玉少年知武,又爱读书,举止十分端方,年纪轻轻便做到了元朝的枢密知院,追随元顺帝逃亡漠北,后在沙漠中突遇龙卷风与大部队走散,水尽粮绝,昏死过去,被常遇春的追兵俘获送至徐达军营,经徐达百般劝说方归降明朝,累迁至都指挥佥事,如今已是护卫京畿的五军都督府的正二品都督佥事。

纪纲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人人称颂的人物,如今见了暗觉得此人气韵确是与众不同,十分的专注沉静,正想着该如何开口,张玉已是放下来油灯,抬眼上下打量着纪纲,起身笑道:“是纪公子吧?早闻你的名头了,如今总算是见着了,想来你定必给我带了礼物吧?啊?哈哈哈,来,快请坐!”

纪纲从小受尽白眼,饱尝人间辛酸,对人情人性早就不抱任何幻想,如今见了这位世人口中可以与三国时候的周公瑾相媲美的人物,举止端方自不必说,更是对自己如此客气,全然没有一丝半点小瞧自己的意思,心下也颇为感动,暗赞——这才是人物啊,难怪这许多人对他交口称赞了。

纪纲在张玉的指引下坐在了桌案的左侧,张玉提壶给纪纲倒了一杯热茶,亲手奉了过去,纪纲慌忙接了过来,正要客套地致谢,不想张玉已是埋首桌案,盯着地图说了起来:“纪公子你且悄悄——”

纪纲忙凑近了去看,只见是一幅栖霞山的地图。

“我带了三千人马在这南山渔场驻扎,又在宁镇、大凹、查家圩分别派了五百军士,封住栖霞山的东路和南路。北路沿河,我已请旨封了这一代的河运。只留下四板桥一条路,设下埋伏。只等你的讯息一到,我便点火进驻栖霞镇,从中路直攻栖霞山,其余几路人马也都点火为号,摇旗呐喊。山上的匪人定必会从四板桥逃窜,免不了就会中我的埋伏。到时候是活捉,还是歼灭,就全在于我了。纪公子你且看看,可还有什么疏漏之处?”

纪纲心想,你都已经将栖霞山像粽子一样团团围住了,唯一留下的一条生路也是你设下的埋伏,还能有什么疏漏之处?可是既然张玉问起来了,自己什么也说不出,似乎又太没面子,想了想便沉吟着说:“张将军的计策万无一失,在下能有什么说的?只是在下今夜下山时,在栖霞山瞧见了不少可疑之人,看人数还不少呢。就不知道这些人是什么来路,张将军可将他们算计进去了?”

张玉淡淡一笑,摆了摆手道:“这些都是在下派进去的敢死军士。这栖霞山的情势毕竟不甚清楚,光在外围攻打,就如盲人射箭,就算安排得再严密,只怕也会有疏忽之处。因而在下先派了五百敢死之士乔装入内,先在里面探察埋伏,总要将他们搅个地儿朝天,咱们才好办差事呀。啊?哈哈哈。”

这一手确是颇高明啊,王妈妈在私邸里的密道不就算是一个疏漏么?只是这个事情,如今却不能跟他说。只得抚掌而赞,这才又将自己从王妈妈口中探知的私邸护卫一一指给张玉,除了私邸外的东西两路有两队旗手,栖霞寺、青锋剑、饮马池都藏有栖霞山的护卫。张玉得了信儿,对照着地图看了看,心中越发的有了把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