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五十章 【暗度陈仓】

燕王朱棣 弋央 2152 2016-07-31 15:19:02

  纪纲随手拿起一本翻了翻,封页写着“工部”二字,再往后翻,密密麻麻全是现今或是曾经在工部任职的官员名单,从何时何地出生、如何踏入官场到为官期间经手的事项,甚至府里姬妾多少,如今在哪里任职,做过哪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人证物证是什么,事无巨细,记录得十分详细。

纪纲看着只觉得触目惊心。随手又翻开一页,只见上面写着“毛煜,字施伯,江西南昌府南昌县人,乡试二十六名。洪武四年,会试第六十五名,登进士二甲,授工部主事。家有妻妾三人,遗老父母及原配于南昌府,无人供养。洪武六年,朝堂下旨修缮社稷坛,工部于云贵之地采购金丝楠木百余根,虚报银额八万余,毛某分赃得银子一万三千两。洪武七年。。。。。。”,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这随手的几条记录就足以将人置于死地,甚至灭门灭族啊。何况这里五间房内全是这种“账本”,他们用这些东西都不知道已经挟制了多少人了?他们又是如何收集了这么多、这么详细的记录?这手段,这心术,这权势。。。。。。秦王府的势利也真是太骇人了些。难怪朝里朝外都在说,秦王最是个沾惹不得的人物,原来里面有这许多文章啊。

“如何?”王妈妈看着被惊得有些发愣的纪纲,有些得意的笑了笑,忽然问道。

纪纲回过神来,不可思议地看着她:“这。。。。。。这都是你收罗的?”

王妈妈冷冷一笑,接过纪纲手中的册子,重新放回箱子里:“无奸不商,无官不贪,自古便是如此。饶当今万岁手段狠毒如此,那些个狗官们也是要舍身犯险的。哼哼,多少人巴望着做官,不就为了富贵吗?如果当官要受穷饿肚子,嘿嘿,那当官又有什么意思?所以不管朝廷政令有都苛刻,贪墨不法的官都大有人在。他们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嘿嘿,其实,什么把戏都逃不过我们栖霞山的眼睛。”

纪纲怅怅地望着她,不无感慨道:“难怪你说,谁得了这些物件,与当一个野皇帝无异啊。就用这些东西,不知道可以挟制多少人啊?!”

王妈妈得意地一笑:“不多,不多,当今天下十三行省,有八百七十三名官员、四百一十名官眷、一千三百九十五名乡绅在我们的‘生死簿’里头。凡是上了‘生死簿’的人,我们要他们什么时候死,他们就得什么时候死。我们要让他们活,他们也就活了。”

这话一出,纪纲都呆住了——八百多官员啊,那相当于大半个朝廷了,万万没想到,当今洪武皇帝对贪墨之人抓到便要剥皮,手段也不可谓不毒辣了,可还是有这么多人顶风作案。更没想到,这大明的天下,实际上竟有一多半是掌握在秦王的手里。

“这些东西。。。。。。你如何能收罗得起来?”

“栖霞山在十三行省都布有数以千计的‘红线头’,他们隐藏在市井、官场、甚至官眷、丫鬟侍婢中,嘿嘿,可以说,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我栖霞山的眼线。再说了,那八百多名官员,我们要他们做什么,他们敢不从吗?他们又何尝不是我栖霞山的‘红线头’呢?只不过,他们的官更大一些,看起来也更体面一些罢了。这些红线头,分别有十三个人专一掌管,互不统属。这十三个人,也只有我能找出他们来,嘻嘻嘻,就算是秦王殿下、或是王官奴,都从未与这些人谋面呢。”

纪纲望着这位有些神秘的王妈妈,越发觉得此人份量之重,比之整个栖霞山都有过之而无不及。也亏得此人心仪自己,否则,要收服或是逼降怕都不是易事。

想着,纪纲不禁惴惴,便问:“那。。。。。。这许多东西,又该如何运出去?栖霞山下只怕早已被张玉的官军包围了,想冲出去,只怕比登天还难啊。”

王妈妈轻轻一笑,来到一块沾着绿苔的石块上拧了拧,“轰隆”一声,石壁上竟然开了一道石门,顺着石门往下是一个黑漆漆的甬道,也不知通向何处。

“这是早准备了的,这么许多重要的物件儿,没有一条退路怎么成呢?顺着这个甬道,直抵山下。饶是张玉在那儿布下天罗地网,咱们从他们身后跑了,他们也都不会知晓的。”

纪纲暗暗心服,端详着满地的箱子,不禁为难:“这么许多箱子,就算没日没夜地搬,我要搬空它只怕没有个三五天也是不成的。”

王妈妈似乎也是这才发现这个问题,愣在了当地,抿嘴沉思了半响,已是有了主意:“这个。。。。。。也不妨,十三名‘木轱辘’里如今有五名在栖霞山,我定必不能让他们也遭了这无妄之灾的。我这便吩咐他们选几名心腹,将这里的东西转移到舍利塔。待事情过了之后,再重新安置起来。”

“舍利塔?那可是佛门重地,如何能帮我们安置这些东西?”纪纲不禁愕然。

“那也是我早些年就准备好了。舍利塔下有一处安置之处,原是想着这栖霞私邸的府库满了之后,便将钱物转移一些到舍利塔。不想秦王殿下被万岁派往封地就藩,带走了不少银钱,那舍利塔的密洞也就空置下来了。如今倒正好派上用场。”

纪纲听着一愣一愣的,这才发现这个王妈妈是何等的精明强干,若不是跟自己有了私情,那还真是一个难对付得角色。眼见着王妈妈将一切都安排妥当,也就只点头不语,事情也就这么定了下来。

很快,王妈妈雷厉风行的办事风格就显露无疑,只一盏茶的功夫,五名女子便从私邸的各处齐聚在王妈妈的跟前。他们中有的是私邸里的侍婢,有的则是厨娘,有的则是王妈妈的贴身丫鬟,几个人身份都极不起眼,谁也没想到他们竟然是掌管一个行省“红线头”,动动手指就可以让不少达官贵人人头落地的人啊。王妈妈悄悄将差事分拨下去,五人会意,很快又各寻了几个心腹,十数个人,忙到子夜时分,总算悄无声息地就将栖霞私邸的府库搬至了舍利塔。而这些人,也都得了王妈妈的授意,留在舍利塔,只等王妈妈前来会和,却不再返回栖霞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