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四十八章 【情到浓时】

燕王朱棣 弋央 2124 2016-07-31 15:17:29

  纪纲看着这屋内的一幕幕,只觉得有些狗血,更觉得太不真实。可是看见王妈妈这么一个美绝了的女子竟然对自己一往情深,纪纲也不禁有些得意。想到她白花花的胸脯,纪纲又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暗暗想着,有这么一个女子陪伴自己左右,那确是人生一件美事。

旋即纪纲又想到王官奴的话——这私邸里存着几辈子用不完的金银珠宝。想想也是,这秦王私邸里不就有专一为秦王收罗各地珠宝银钱的人么?这么多年下来,说是金山银山只怕也不为过啊。这些钱财,却又藏在哪里?一旦私邸被破,官军进来,那想要悄悄替燕王朱棣收下这笔银钱就难了。所以,一定要用极快的速度将钱找出来再转移出去,或是将钱藏到一个官军都寻不到的地方。

而且燕王当时不是要自己将私邸里的密探网收罗了么?这事儿,燕王并没有明说该如何去做,可这又是最重要的事,也是最难办的事。却该如何下手呢?

正当纪纲在房顶上焦头烂额苦思对策时,屋内的王官奴想来是再也受不得王妈妈如刀似箭的言语,呜咽了一声,竟泪如梨花似的推门而出,冲进了黑暗里。王妈妈愣了一下,走了两步要追,却又停住了,望着门外漫无天际的黑暗叹了口气,转身黯然回到自己的懒椅上,一屁股坐了下去,仰面而卧。

这屋内的形势如此急转直下,纪纲也是愕然,旋即想也不想便冲了出去,直追消失在黑夜的王官奴。这一去,纪纲竟忙到寅时,总算有所收获,方才拖着疲惫地身子原路而来,路过王妈妈闺房,纪纲忍不住又在房顶悄悄往里面看了看,那王妈妈竟然犹自睁着眼,望着房梁愣愣出着神,满面都是悲凉和凄苦。

她竟一晚上没睡?不想竟是个有情人啊?!如王官奴这等人,她竟还多有不忍和感伤,可见此人的心地其实是良善的。纪纲看着她,心中也无端地动了动,不禁气血涌了上来,似乎心底里很不愿见到她感伤的模样儿。想了想,纪纲已是飘然而落,来到门口,见门仍旧没有关上,便信步踱了进去:“情是何物?叫人生死相许啊。你。。。。。。就不出去瞧瞧么?”

王妈妈此时心如死水,也不知自己在想些什么,又似乎什么也没想,只觉得心很沉很沉,直入深渊一般。此时听了声音,王妈妈竟然许久没能反应过来,良久方才怅怅地抬起了头,见是一个极其俊俏男子正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这人不就是那个只见了一眼便让自己心动的纪纲么?这人不就是自己赶跑王官奴的缘由么?

此时见了纪纲,王妈妈不禁无端生出莫名的恨意,“腾”地就坐起了身子,恶狠狠地盯着纪纲:“你怎么在这里?又是谁让你进来的?你。。。。。。你刚才又在说的什么?”

纪纲原以为这是一个喜欢自己的女人,见到自己不定多欢喜呢,全然没料到她见了自己竟然会是这副模样儿,如此的凶恶,呆了呆,很快就镇定了心神,仍旧是一副天不管地不理的吊儿郎当模样儿,嘻嘻笑着说:“王妈妈不要紧张嘛,在下只是天黑如厕,不想房里的夜壶一时寻不着,便寻到外头来了,哪里想到这里处处都是一个样子,走啊走啊,嘿嘿,就走迷路了。赶巧便寻到这里来了,又那么巧看了一出催人泪下的‘霸王别姬’。嘿嘿,王妈妈真是硬心肠啊,在下都有些于心不忍呢,嘻嘻嘻。这才替你追了出去,哪里想到不出去还好,一出去又迷路了。这不,折腾了这许久才回到了这里来。我只是想劝劝你,你这——”

“什么?你都看见了?”王妈妈原本有些浑浑噩噩的人,顿时被纪纲的话惊醒过来,说不出的吃惊,可旋即又想到他既然什么都瞧见了,那方才。。。。。。还有自己喜欢他的那些话,他不是不该看的东西早看见了,不该听的话也早听了去么?不禁脸颊“唰”地就红到了颈脖子上,烫得就跟火烧似的,看也不敢看纪纲一眼。

纪纲一看就笑了,作为风月场的老积年,他深知若是一个女子在你面前出现了这副神态,那这个女子定然是在心底里都喜欢上了你的,她迟早也得落入你的情网里的,想要逃脱已是不可能的了。纪纲心思转得极快,见此情形,一个念头忽然冒了出来,便试探着笑问:“我自然是瞧见了,只是我不明白,王官奴对你一往情深,我这个旁观者见了都为之侧目,你怎么忍心就让他走了?”

王妈妈忽然抬眼,眨也不眨地盯着纪纲,似乎在沉思,许久忽然一声咧笑,惨然地自语:“哈哈哈,哼哼哼,你居然也要我去将他追回来?你明明什么都听到了,你还要我去将他追回来?哈哈哈,我竟是一个痴人儿啊!”神情十分的黯然。

纪纲见她如此,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就算是铁打的心肠也会为之融化了。纪纲情知此时自己说什么都是枉然,也不知哪儿冒出来的冲动,竟忽然抢上几步,一把将王妈妈搂入怀里,低头就是一个深吻,直将王妈妈吻得透不过气来。

王妈妈从没亲近过真正的男人,眼见自己爱慕的男子对自己如此,哪里还禁受得住这一出啊?顿时骨酥腿软,头嗡嗡嗡地就蒙了,瘫倒在纪纲的怀里。纪纲只觉得浑身燥热,一团熊熊的火焰从身体里烧了起来,也稀里糊涂地伸手去解王妈妈的衣衫,二人顿时搅和到了一起,就如两条蟒蛇一样翻滚在了床上。

风雨之后,二人已是香汗淋漓,终于舒了一口气,似乎终于圆了这辈子的一个心愿,满足地依偎在了一起。尤其是王妈妈,这可算得上是她此生第一次男女之欢,更觉得满足和幸福,女人态显露无疑,靠在纪纲的怀里,有些羞怯,却还是鼓足了勇气抬起头看着纪纲的眸子,娇嗔地说道:“谢谢你,让我找回了自己的女儿身。我原以为赶走了王官奴,我会悔恨一辈子的。可是有过了今夜我才明白,我是对的。有这么一夜,我便是死,也是心甘情愿的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