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四十五章 【前朝宫人】

燕王朱棣 弋央 2296 2016-07-31 15:15:31

  纪纲正自惊愕,席婆却抿嘴一笑,一把扯着他的手臂从石缝里钻了进去。穿过石缝,经过几步甬道,纪纲顿时觉得眼前一亮,豁然开朗起来。只见眼前竟然是一处偌大的院落,院内亭台楼阁、水榭鲜花一样都不少,四处挂着精致的木灯笼,照得里面犹如白昼,更多了几分温暖和诗意。

纪纲和几个姑娘跟在席婆身后,一路东张西望,只觉得眼花缭乱,处处都风景怡人,却是怎么也看不尽。一行人经过婉转曲折的水榭、石道、假山,几经辗转,终于出了花园。纪纲抬头一看,都呆住了,印入眼帘的竟然是一处高大的石门,论起工艺来只怕和应天府的宫城城门也无二致,一样的雕刻、一样的花纹,甚至连大小都并无二致。

进了“宫门”,纪纲更觉诧异,恍惚间似乎进了皇宫一样,整个人呆呆愣愣地被席婆拉着往里走,但见里面的“千步廊”、“五龙桥”、“社稷坛”等等这些听说皇宫里面有的建筑这里竟然都一样不少。

“莫不成里面还会有皇帝宝座?”

想着,纪纲已是蹑着步子跟着席婆子又走过了一处汉白玉大理石石道,石道的尽头是三进的九阶石阶,每两个进阶中间都雕着一副九蟒五爪的龙案。进了大殿,里面却空无一人,那男扮女相的人径自拐进一间侧室。侧室有些昏暗,点着几盏雕龙刻凤的灯笼。众人一进里面便觉香气扑鼻,绵香悠长。

“王官奴,你来了?”

一个慵懒柔媚的声音忽然从侧室西北角传来。众人凝神看去,这才发现西北角一处铺着狐狸皮毛的懒椅上躺着一个人,正从懒椅旁边的桌案上取出文卷一卷卷地翻看。这人穿着皓白的圆领窄袖袍,头戴黑色六合一统帽,竟是男装。可听声音,又明明是个女人啊?这又是怎么回事?

那男扮女相的王官奴闻声便舔着脸凑了上去,来到那人身旁,极体贴温顺地扶着她坐直了身子,又从桌案上端起一杯茶递了过去。这才陪着笑道:“嗯——这些人是席婆子在扬州买回来的姑娘,还有一个男子,说是您允了的。您是现在见见呢,还是让他们先候着?”

纪纲心头暗笑,这人伺候人、赔笑讨巧的功夫倒是一流啊,看起来跟皇宫里的太监倒是像极了。

那人接过茶饮了一口,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在王官奴的搀扶下站了起来,缓步踱了过来,就着灯光打量着纪纲等人。此时,其他那些姑娘都胆怯地垂下了头,就连席婆子也低头讷讷不敢言声。纪纲却昂着头,似笑非笑地看着那人,只见她秀鼻巧嘴,柳眉水目,肤白如脂,虽是男人装扮,却地地道道是个美人胚子,看着年龄也就仿佛十八岁。可是听王官奴的语气,这人似乎是席婆子等人口中的王妈妈。王妈妈不是元朝宫中的假厮儿么?算起年纪来,起码也得三十来岁才对,怎会如此年轻?

“王妈妈,可还满意?”席婆子忽然陪着笑问道。

这人居然真是王妈妈?!这看起来也太年轻了些吧?莫非她驻颜有术,或是有什么不老的仙丹?

王妈妈却并没有多看那些姑娘几眼,反而直勾勾地盯着有些无礼的纪纲,却并不恼怒,此时听席婆子问起,也只敷衍着嗯了一声:“嗯,不错,不错”,说着扭头朝王官奴吩咐道:“带席婆子和那些姑娘们去后院洗洗,歇息了。一路风尘的,又下着雪,搅闹不好得了伤寒可不是耍弄的。”

她话里全是体贴,席婆子却知道,王妈妈这是担心姑娘们若有个损耗,毁的可是千两万两的银子,所以说到底,这个王妈妈忧心的不是姑娘们的死活,而是银两罢了。虽如此,席婆子对她的话却半点也不敢违拗,反而堆着笑,一边招呼那几个姑娘一边谄媚地退了出去,临走还若有深意地瞧了瞧纪纲,仿佛是在提醒纪纲,在这个女人面前要顺从要巴结,千万得罪不得。

纪纲目视王官奴、席婆子和一群姑娘恭顺地退了出去,这才吊着笑意重新打量这位王妈妈。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这么看着我?!”

王妈妈忽然气极而笑,怒斥道。可纪纲却听得出,她话虽说得凶恶,语气里并不恼,因无所谓地一笑,就着灯光一边打量一边说道:“你果真是王妈妈么?怎么瞧,都不像啊。你莫不是假扮的,在此糊弄我的吧?”

王妈妈瞧着他一副轻浮浪荡模样,似乎从没有人敢在她面前如此做派,不禁又是吃惊又是诧异又是恼怒,脸色也由青转白,又由白转红,最后竟有些羞涩起来。纪纲也是没料到这个秦王的左膀右臂、这个栖霞山说一不二的女人竟然也会有女人态,一时瞧着就走了神了。

王妈妈似乎发现了他的异样,皓齿咬着红唇,镇定了心神转身回到懒椅上坐了下去:“哼,糊弄你?你一个落拓的江湖客,我栖霞山的人有必要在你面前装神弄鬼吗?糊弄你?哼哼,只怕你还配不上吧?”

王妈妈原以为这些话定能刺痛纪纲,甚至惹怒于他,可他哪里料得到,纪纲是受了世间最大苦楚,受了人间万般羞辱的人了,这样的话,这样的人,他不知见过了多少,故而丝毫不以为意,笑着就在王妈妈懒椅旁一张垫着褥子的瓷墩上坐了下去:“哦?没有糊弄在下?在下就实在看不懂了。听闻王妈妈是前朝的人了,怎会如此年轻貌美,娇滴滴的一副大姑娘模样儿?嘿嘿嘿,你说是也不是?”说着纪纲竟然凑近了王妈妈嗅了嗅,似乎她的身上还有少女的香味儿。

王妈妈哪里见过这么无礼的人,更不想他还敢靠近自己,又是羞又是恼,忙侧身一躲,红着脸瞪着纪纲:“你。。。。。。你大胆。。。。。。信不信我一声招呼就有人将你拉出去剁了喂狗?”

纪纲好奇地四下看了看,却哪里有半个人影?却不敢继续无礼,只无所谓地摊了摊手,坐直了身子。

王妈妈看着他,似乎一时间也拿这个吊儿郎当的俊俏男子束手无策,轻叹了一口气:“哎,难怪燕王府会把你赶出门了,哼,这么没规矩,如何能成大事?你且下去吧,能否用你,我还真的再考虑考虑”,说着一声招呼,王官奴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笑嘻嘻地瞧着纪纲,极做作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纪纲无所谓地一笑,转脸又在王妈妈身上瞟了瞟,似乎这栖霞私邸里能吸引他的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女人了。王妈妈被他看得有些不安,脸“腾”地又红了起来。这哪里是一个前朝留下来的中年女人,明明是一个羞怯的妙龄少女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