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四十三章 【大雪纷飞】

燕王朱棣 弋央 2148 2016-07-31 15:13:47

  还有两天就是“月穷岁尽”的除夕夜。民间素来有“二十一送闺女;二十二送小四;二十三祭灶官;二十四扫灰刺;二十五和煤土;二十六割下肉;二十七小圪挤;二十八握圪瘩;二十九打壶酒;三十贴胖孩;初一撅屁股”的说法。昨日是农历二十七,家家户户拥挤着去集市赶年货。到了二十八,路上街边都开始冷清起来,人们都关门躲在在家里握圪瘩。所谓“握圪瘩”,就是蒸年糕、年馍之类的除夕吃食罢了。

年关将近,雪也下得越发的大了起来。偏在这么一个大雪纷飞的天气,应天府栖霞山上一队人马迤逦而上,艰难地行走在山坡上。更奇怪的,还是这一行人放着大路不走,偏挑那些僻静无人却又十分陡峭的山路。再仔细看这群人,除了一人之外,其余人都披着昭君套,带着斗篷,显然都是女子。为首的是一名上了年纪的老妈子走在前面引路,身旁跟着一名衣着单薄的俊俏男子前后照应着,男子似乎并不怕冷,雪花落到他的身上很快就化了,他还兀自有兴致喋喋不休地陪着领头的老妈子说些笑话,逗得她不住捂嘴嬉笑。

“席妈妈,你方才说的那些有什么稀奇的?跟你说吧,天下之大,无奇不有,百样米,养百样人啊。纪某便有一位姓满的朋友,嘻嘻,这位仁兄啊,就跟他的姓一样,最是一个慢性子的人。记得那也是一个隆冬,咱们都聚在一处烤火吃酒,这位满兄台呢,看见另一位朋友的衣摆不小心被火烧着了,于是这位仁兄慢吞吞地说道‘兄台,今日烤火饮酒真是人生一大快事。。。。。。只是。。。。。。只是呢,有一件事,在下发现已有一阵子。说吧,又怕你性急。不说吧,又担心你受伤。哎。。。。。。在下真是为难。你说,这事,在下是说好呢,还是不说呢?’。众人听他说得神秘兮兮,都忍不住问他到底何事。哎,我的这位满仁兄这才支支吾吾地说‘火炉已经烧着了你衣服,小心’!”

席婆子和身后的一众姑娘听了都笑得打趔,纷纷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笑得都直不起腰来。席婆子眼泪都笑了出来:“这。。。。。。哈哈哈哈,这人性子也太慢了些。那他说了之后呢?想必那位被火烧的朋友非得跟他拼命不可吧?哈哈哈”。

纪纲却仍旧是一副认真模样儿,摆了摆手道:“非也,非也,他们都是读书人,怎会动手拼命呢?可饶是他们苦读了一辈子圣贤书,讲究一个克己的功夫,但那位被火烧的仁兄也早已是怒从心中起,竟不顾身上被火烧的衣摆,尽顾着起身生气怒斥道‘如此危急,那你为何不早说呢?’。你们猜怎的?那位慢性子的仁兄竟十分无奈地摊了摊手:‘你看吧,早说你性子急,果真如此。早知这样,我就不该告诉你的。哎,与你急性子的人同处一室,也真是难办啊’”。

众人刚刚止了笑,瞬间又被逗得前仰后合,席婆子一口气没接上来,竟自呛住了,不住咳嗽起来,忙摆着手道:“咳咳咳。。。。。。我。。。。。。我说纪公子啊,你要笑死我们么?你。。。。。。咳咳咳,你别说了,快别说了。哈哈哈。”

身后一个从“铜雀台”买来的姑娘这几日也与纪纲相处得好,此时也掩嘴轻声笑道:“纪公子真会说笑话,这大冷的天儿,要不是纪公子一个接一个的讲笑话,我们这些姐妹们早就忍受不住了。嘻嘻嘻。。。。。。”

席婆子这时也回过气,抚了抚胸口顺了顺,也笑着说:“哎,纪公子是伶俐人,也是善心人。我们谁又不是呢?可是啊,谁让咱们没寻个好时间投胎,偏要这个时候来到了这个乱世呢?哎,各有各的命,也各有各的苦楚,咱们赶紧赶路吧——”

纪纲情知她后面这些话是说给那几个姑娘听的,其实也是说给自己听的,淡然一笑,也不再多言,心下却对几个姑娘多有怜悯。

栖霞山原本遍山的红叶早已落了,干秃秃的树干上都积起了皑皑白雪,地上渐渐干枯的红叶也被一层厚厚的雪盖在了底下。纪纲等人一手挡着掩面吹来的雪花,一面小心翼翼地沿着陡峭的上路往上攀爬,已经潮湿的靴子踩在雪面上,发出“咯吱咯吱”声响。昨日里还热闹非凡的栖霞寺今天冷冷清清,远远看去,似乎早被大雪隔绝在了世界之外,只有隐约传来的木鱼声还在提醒着人们,这是如今天下香火最旺盛的一座寺院。

席婆子并没有带他们走栖霞寺,反而远远地就绕道东面,走了没多久就来到一处山谷断崖似的去处,只见上面刻着一块石碑,上面写着“青锋剑”三个字,倒是十分的贴切。青锋剑再往下,就像是另一个世界,山路更加陡峭崎岖,走在上面一个不小心便会滚落山下,性命难保。纪纲从旁边林子里折了十根木棍,拿给姑娘们做了手杖,之后才手拉手地沿着“青锋剑”的断纹试探着往里走。

短短的一段山路竟走了一个时辰,人人提心吊胆许久,早已虚脱也似的。可是雪花飞舞,越下越大,众人都不敢停步。一来是怕迟了会被大雪封道儿,想往前就难了,到时候进不得退不得,那才是绝境呢。二来呢,也是怕自己一口气松下来就难再提起了,在这冰天雪地里,若是没了那口气,只怕也是凶多吉少的、

席婆子显然时常走这条道儿,此时也如临大敌似的,声色俱厉地朝身后的姑娘们呼喊:“都别停,都别停。停下来作死么?再往前走走,过了试茶亭就好了。快,快,快,快走!”

众人打起精神,又行了大半个时辰,果然前面出现了一座矮矮的石亭,荷花瓣似的顶子早被白雪覆盖了起来。过了亭子再往里走,道路明显平坦得多了,树木也茂密得很。纪纲看着这里的地势,心头也啧啧称奇,暗赞秦王朱樉好眼力,居然找到这么好的一个避居之地。仔细看道路两旁的林子,却是极好埋伏的地方。任何人只要想过去,只怕都逃不脱被人监视,若是林中的人要伏击,那更是极为简单的事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