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四十章 【二人斗法】

燕王朱棣 弋央 2079 2016-07-29 23:25:45

  “贾正?”沈荣笑容可掬地点了点头,心里却倒过来翻过去地也没想起贾正是何许人,沈荣毕竟是商场上混市面的人,稍一沉吟便抱拳客气地说道:“哦,原来是贾公子,真是久仰久仰,不想你居然来了扬州?哈哈哈,怎的也不通知为兄一声?让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沈家不懂规矩呢!来来来,你坐那边作甚,且来上首坐着——”,说着沈荣已然命人又在挨着“铜雀台”的一桌席面上加了一个暖座儿,却与那席婆子同桌。

见沈荣说得跟真的似的,“贾正”心里暗笑此人虚伪,也不客气,大摇大摆地便踱至上首,紧挨着席婆子就坐了下来。

看到“贾正”一副小人得意的模样儿,席婆子不禁来气,便又伸出一根手指竞价道:“再加一百两!”

可她话音刚落,正要落座儿地“贾正”接口便道:“两千三百两!”

席婆子此时脸都气白了。这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贾正”不是明摆着要来和自己过不去么?自己在这扬州府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尤其在风月场,那向来是说一不二的,谁见到自己不得让三分啊?今天倒好,遇到这么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青,一时间还真让自己下不来台。下不来台这也就算了,这原本两千两就能买下来的姑娘,就这么子竞价上去,还不知得多出多少银子呢?

席婆子越想越生气,哪里能咽得下着口气呢?细柳眉一挑,横了一眼“贾正”,一拍椅背,“腾”地站了起来,带着气道:“我出两千四百两——”

眼见二人相互斗气,底下人纷纷窃窃私语,瞧起了热闹。沈荣呢,却在捻须偷笑,这样子竞价上去的话,得利的,自然就是他“铜雀台”了。

“贾正”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儿,神情闲适地端起桌案上的一杯清茶饮了一口,缓缓地举了举手,轻飘飘地道:“两千五百两——”

这也太离谱了,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居然要两千五百两银子,这比抢劫还来得轻松啊。席婆子竟被“贾正”揶得说不出话来,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背过气去,干咳了几声才缓过劲儿,已是怒不可遏:“我——我,我出两千六百两!”

“两千七百两——”

。。。。。。

二人就像是唱戏似的,你一言我一语,不相上下地一路竞价,最后竟到了三千一百两。底下人早看呆了,就连站在“戏台”上原本有些羞怯的姑娘也愣在了当场,讷讷说不出话来,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可以卖到这么高的价钱。

历来出入风月场都势不可挡的席婆子脸色煞白,就像被霜打过得茄子似的瘫软在了椅子上,觑着若无其事的“贾正”,恨得直咬牙,真恨不得一脚踢死这个凭空冒出来的“孙行者”。虽如此,可这个“贾正”已经出价到了三千一百两了,再怎样自己也不能抬价了。万一自己叫到三千二百两,这个“贾正”却不跟价,那——自己这个冤大头可就当得太冤枉了。若说席婆子还有那么一点理智的话,那就是这么冒失的事她是不会干,也不敢干了。更何况这场“红市”又不是只有这么一个姑娘,以“铜雀台”的手段,后面出来的姑娘也决计不会差的,更没必要跟这么一个愣头青争一时之长短。

但是席婆子万万没想到,这位名不见经传的“贾正”竟似乎故意要跟自己为难似的,后面一共出来的八个姑娘竟无一不争着抢着和自己竞价,而且最终姑娘也都落入了这个“贾正”的手里。这大半天下来,想来无往而不胜的席婆子竟然一无所获,空手而回。

席婆子气得脸色铁青,讪讪出了“铜雀台”,不妨那“贾正”忽然追了出来,拉着席婆子躲到一处假山后。席婆子气急,却怎么也挣不脱,索性将半裸酥胸贴了上去,倒吓得“贾正”退了几步。席婆子怒目圆睁,双手叉腰,指着“贾正”的鼻子骂道:“怎么?你这哪个地面冒出来的腌臜鬼,专程来寻姑奶奶的晦气是不是?哼哼,今天红市上你已经赢了,姑奶奶承认没你手笔大,区区几个姑娘竟然花了两万两白银,哼哼,怎么,还嫌挤兑我还不够,要追到门外来寻我的开心么?来呀,来呀,姑奶奶就在这里跟你开心开心——”,说话间席婆子竟然拉开了衣襟,露出白花花的酥胸,往“贾正”身上使劲儿蹭去。

“贾正”本是江湖浪荡人,并不吃这一套,也不再往后退,反而上前一步,贴上席婆子面门,低头在她衣襟里看了看,嘻嘻一笑,便要伸手去摸,这反而把席婆子吓了一跳,瞬间就弹了开来,收起衣襟,憋了瘪嘴不屑地瞧着“贾正”:“哼,你果然是个下三路的货色,想碰老娘,想得美啊你——”

“贾正”含笑站在当地,看着席婆子一惊一乍,反嫌弃自己是个下三路,也不生气,嘻嘻一笑道:“席婆的大名我贾某人早有耳闻,如何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呢?方才还真以为你一时心痒,想要寻贾某解馋呢,这才——嘿嘿,这才——”

“解馋?”席婆子听着他这不要脸的话,又是羞又是气:“要解馋找你妈去”,言罢转身就走。

“贾正”一把拉住她,仍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儿:“席婆不要生气嘛,贾某一直仰慕于你,此番来这‘铜雀台’也只为结交于你——”

“结交?”席婆子听了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一把推开“贾正”:“跟姑奶奶我抬杠,砸场子,好小子,你就是这么与姑奶奶结交的么?去你妈的,以为我席婆子好欺么?”

见她真来了气,“贾正”笑了笑:“席婆,你且等等,让在下送你几件礼物,定必让你眉开眼笑,转怒为喜——”,言罢转身就走了。留下席婆子愣在当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心下也觉得好奇,想看看这个“贾正”到底在耍的什么花招?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贾正”匆匆赶回,眨着眼神秘兮兮地朝席婆笑道:“席婆,贾某送给您的礼物就在外面,出来看看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