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三十八章 【大厅搅闹】

燕王朱棣 弋央 2027 2016-07-29 23:24:08

  纪纲正自打量着这位天下首富沈万三的小公子沈荣,不妨那个打岔的老头话还没说完呢,干咳了两声,翘着胡子,瞥着装模作样的沈荣,忽然又不阴不阳地继续道:“哼哼,只可惜。。。。。。沈老财神年岁已老。如今的年轻人呀,越发的混账不讲规矩了,哼哼,只怕要把老子积蓄大半辈子的信誉都给毁了哟?!你说呢?沈三公子——”

沈荣这才觉得这糟老头子是要来拆台的,白嫩的脸颊悠然泛起了些许红晕,显是在强压着心头的怒火,上下打量了那老头半响,忽然又笑容可掬地拱手笑了起来:“哦,原来是‘万帛纺’的胡掌柜胡世叔。嘿嘿,你们‘万帛纺’在前朝就专一给鞑子纺布织纱,也富贵了有百年了吧?!嘿嘿,我沈家在世叔跟前,又岂敢拿大呢?胡世叔有什么话,但说无妨,侄儿有什么不是之处,自然会给你一个交代的。嘿嘿!”

和气生财,这是生意人都知道的道理。沈荣这个财神爷的儿子,又怎会不明白?何况这个“万帛纺”的胡掌柜与沈家生意往来也并不少,不得罪总比得罪要好。

“哦?是么?三公子能有如此风度?”胡掌柜翻了翻白眼,冷冷笑道:“那我就倚老卖老,把说直说了,说得不好听,三公子别见怪才是!”

众人不想半路杀出一个胡掌柜,而且听他话里行间竟说得十分玄乎,也都十分好奇,齐齐看向了他。

胡掌柜潇洒地起身,朝众人抱了抱拳,拉开了嗓子说道:“胡某来这‘铜雀台’也是多次了,买回去的女子也有十数个。嘿嘿嘿,我也知道,这‘铜雀台’有一条规矩——出去的姑娘都是清白无暇的雏儿。是也不是呀?”说着竟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黄板牙,神情十分的猥琐恶心。

众人都知他是个沉迷女子的老混账,闹出来的笑话、段子在扬州城人人皆知,此时见他又往这方面扯,后面的故事可想而知,也都不禁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嘿嘿嘿”,胡掌柜一笑,转身觑着沈荣,继续道:“可是沈三公子,怎么老胡我买回去的姑娘,一多半都让人破了瓜了?莫不是沈三公子瞧着老胡我好欺负,让我来捡你的破烂儿?嘿,那可是老胡付了真金白银买回来的。既然不合‘铜雀台’的规矩,那我是不是可以把那些姑娘都退回给沈三公子,您把钱还我?用这些钱,我去秦淮河可够找几百个姑娘了。啊?哈哈哈。”

众人听罢,尽皆哈哈大笑,有的附和,有的叫好,有的讽刺,顿时原本贵气逼人的大厅犹如市井集市,搅闹得开锅稀粥似的。

“有一多半的破了瓜了?老胡,你买回去才几天啊,十几个姑娘你都试过了?哈哈哈!”

“老胡啊,就你那身板,还去秦淮河找几百个姑娘?得了吧你,骗谁呢?咱们可是听说你新娶的十三姨太,到如今都还是处子之甚呢。哈哈哈,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让咱们哥们儿帮帮你吧?啊?哈哈哈!”

“老胡你个半死的老黄狗,就你这德性,你耍弄过的姑娘还想推给沈三公子,呸,亏你想得出来哟。”

。。。。。。

听着这些混账话,站在“戏台”上的沈荣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又是尴尬又是气恼。这胡掌柜买回去的姑娘有些不是处子,倒是真的。只是里面却有很深的情由:胡掌柜为人好色、吝啬,“万帛纺”这些年也都渐渐没落。每次“铜雀台”开市,这胡掌柜都是常客,可是却舍不得付银子。每次都是客人们将姑娘都快买完了,就要散去时,才来偷偷找到沈荣,问沈荣有没有“次品”。所谓“次品”就是一些瑕疵的女子,比如有的女子因是乡下买来,虽然调教了多年,可诗书画才气总是有些不足,这些便算次品。再比如有些女子因为性格刚烈,免不了会被教训,在一些瞧不见的地方都留下了一些伤痕,这也算次品。沈荣因与“万帛纺”有些生意往来,又是前辈,因而就以半价将一些“次品”卖与了胡掌柜。这里面,有一些被沈荣破了瓜的,也是有的。只不过胡掌柜以一半的价钱,买的本来就是次品,这本无可厚非。只没想到他会拿这个出来做法。沈荣想驳却又没法驳,想妥协吧,这胡掌柜如此腌臜低劣做派,又实在是太过气人,沈荣又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眼见两厢僵持不下,上首一个泼辣的声音忽然替沈荣抱打不平,一个年近四旬,身材略胖的女子忽然站起来指着胡掌柜骂道:“胡死狗,你是个什么德性,其他人不知道,我还不晓得么?莫要在这里搅闹咱们做生意。就你那个死相,人家沈公子会做你的生意,那是抬举了你。如今倒好,喂饱了的财狼要来咬恩人不成?忒杀的无耻下作了。去去去,滚回家折腾你的姨太太去,少在这里搅闹!”

众人见胡掌柜被骂得狗血淋头,暗暗觉得好笑,抬头看去,只见那泼辣的女子虽然年近四旬,可身材却也算得上凹凸有致——里面穿着一件淡绿色裹胸长裙,外套一件透明薄莎四方衫。衣衫很薄,加之里面长裙又穿得太低,胸口若隐若现,一览无余。整个人站那里,十分的妖媚,只是脸上的皱纹和叉眉横目的五官与她的装束有些格格不入,反倒显得有几分怪异。

这个人,众人都认得,乃是扬州城风月场最有权势的老妈妈,人称席婆子。传说席婆子背后有极大的靠山,一般的官府衙吏都得让她三分,加之她为人泼辣,又财大气粗,若论起地位来,只怕还不在沈荣之下呢。只是这席婆子从不开店,也从不招客,买了姑娘也不知送到哪里,十分的神秘。

胡掌柜听席婆子一讥讽揶揄,脸涨得通红,张了张口竟不敢反驳,一时没了言语!大厅里的气氛这才安静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