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三十六章 【据为己有】

燕王朱棣 弋央 2364 2016-07-29 23:22:36

  听说自己还是不能回燕王府,纪纲就如兜头被浇了一盆冷水,满心的欢喜都被浇灭了,呆了呆,讷讷说不出话来:“这。。。。。。这。。。。。。”

朱棣摆了摆手:“你且莫性急,听本王说——”,说着四下看了看,纪纲意识到要入正题,也侧耳听了听,断然道:“殿下但说无妨,纪纲一对顺风耳,外面但有什么风吹草动,都逃不过我的耳朵的。”

“哦?哦。。。。。。哈哈哈,我倒把你的顺风耳给忘了”,朱棣笑了笑,旋即敛了笑容,压低了嗓音道:“你与徐贲山阳之行已然得罪了幕后之人,难道你还不知么?徐贲是堂堂朝廷正五品命官,无处躲避。可是你不一样,你是白身,况且。。。。。。此行又是代表着我燕王府。所以,无论是为了你自己,还是为了燕王府,如今咱们都不能不演这出戏了。这既可以保全你,也可以让燕王府免做箭靶。你可明白?”

“哦。。。。。。”,纪纲焕然大悟:“所以。。。。。。今日下午在燕王府也只是一出戏,是演给别人看的?”

“正是!”,朱棣含笑点了点头:“本王与道衍大师都已料定,你被逐出燕王府的事很快就会传到那幕后之人耳中的。只是。。。。。。光有那一出还不行,本王要你在接下来的几天将戏做足,越做得对燕王府不满越好,而后便收拾行囊回苏州老家!”

这前面的安排纪纲还可以明白,可要自己大闹一场之后就回苏州,这。。。。。。纪纲不禁没了头绪,复又问:“殿下真要我回乡?要我纪纲老死乡里?”

朱棣“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你是个文武奇才,道衍大师断言你将贵不可言,本王如何舍得就这么放了你?”

“那。。。。。。那是。。。。。。?”

“本王另有任务交与你”,朱棣闪着鬼火一样的目光,将跟前的烛火往外推了推,忽然问道:“本王且问你,如今茹太素愿意出来佐证,叶伯巨的冤屈必然会被洗去,太子也终于没了束缚,本王算是卖了他一个天大的人情了。可是皇上派给本王的差事还没了。到底谁是灭了杨怀宁满门的真凶?又是谁杀了右丞相汪广洋?”

这确是说到点子上了。纪纲原先只讲注意力放在茹太素身上,如今才醒悟过来,茹太素出来佐证,只是给叶伯巨洗脱了嫌疑罢了。到底谁是灭门的真凶,又是谁指使张画士毒杀了汪广洋?所有这些事情,实际上并没有半点进展。想了想,吃吃地道:“张画士不是供称说是受了栖霞山私邸的人地指使么?殿下何不顺着这个线索去查一查呢?”

“秦王的栖霞私邸最是可疑,这是谁都瞧得出来的。而且道衍大师和本王都料定,将杨怀宁灭门之人,恐怕也与栖霞私邸脱不了干系”,朱棣在灯下狞笑道:“哼哼,只是这栖霞私邸如今是个马蜂窝。。。。。。!要将他捅下来。。。。。。下手重了,免不了要反受它的攻讦,代价可是不小啊。可是若是下手轻了呢,不仅马蜂窝捅不破,只怕还要自身难保也是说不定的。”

纪纲听着沉吟了半响,迟疑着问道:“那。。。。。。捅这个马蜂窝,如何算是下手重了?如何又算是下手轻了?要该如何下手,才算是刚刚好呢?这里面的厉害关系,还请殿下言明!”

朱棣端详着纪纲,满意地点了点头:“本王已与道衍大师傅商量定了,捅这个马蜂窝,要分明暗两手。明的,是由如今在五军都督府任正二品都督佥事的张玉来做。暗的呢,便由你来做。所以你与燕王府决裂、决绝回乡这些都是假的。本王要你暗地里潜入栖霞山,暗地里捅一捅这个马蜂窝才是真的!”

“哦——”,纪纲恍然大悟:“在下明白了。殿下且看我的吧,准保儿把差事办得漂亮!”

“你先别立军令状”,朱棣摆了摆手:“这暗地里的厉害关系,只怕你还并不明白!”

纪纲脸上一红,尴尬一笑道:“这。。。。。。嘿嘿嘿,还请殿下明示!”

朱棣沉心将原定的计策又过了一遍,却并不理会纪纲的尴尬,一字一句地缓缓说道:“这几日柳升已经去栖霞山走了一走,据说在秦王私邸的四面八方,包括栖霞寺,可都安着许多的暗桩和护卫。常人要踏入私邸的地面儿,是万没有可能的。本王要你暗地里探察清楚私邸周围的布防、暗桩、线头,一个都不能落下。”

纪纲想了想,觉得事情虽然难办,可以自己的身手,多费些功夫,也不是不可能,便也沉吟着点了点头。

朱棣却淡淡一笑,伸出一根手指:“此其一也!”

“还有二?”纪纲愣愣问。

朱棣抿嘴笑了笑,神情旋即却暗淡下来,肃然道:“哼哼,这第二条才最要紧呢!你若能探察清楚私邸周围的布防、暗桩、线头,可给张玉省下不少麻烦,也可免得有些漏网之鱼。就算第一条你没办成,依着张玉的手段,要摧毁一些布防也并不是难事。”

“哦?”纪纲第一次听说张玉的名头,原以为只是一个勇猛的武将罢了,不想话里行间可以看出此人极深得朱棣信赖,看来这张玉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武夫的,便又问:“殿下,那。。。。。。不知纪纲此行最重要之事。。。。。。是什么呢?”

朱棣咬着细牙,嘴角若有若无地吊着一丝冷笑:“你此行最重要的。。。。。。是秦王遍布天下的密探网——‘红线头’!哼哼,当今天下十三行省所有的‘红线头’分别归十三人联络掌管,这十三人又称为‘木轱辘’。当今天下,能知晓‘红线头’底细的,嘿嘿,怕也就只有这十三个人了。”

“殿下是要我将他们一网打尽?”纪纲这才掂量出事情的份量来。

不想朱棣却摇了摇头:“道衍大师和本王都觉得这遍布天下的密探网络若是就此毁掉。。。。。。嘿嘿,就太过可惜了些!”,说着朱棣起身踱至窗口,推开木窗往外看了看,只见黑沉的天又下起了皑皑白雪。一阵冷风趁机吹了进来,冻得朱棣浑身一个激灵,这才反手又将窗户关上,转身凝视着纪纲,沉声道:“本王要你尽量收伏十三个‘木轱辘’,将天下的‘红线头’收入囊中。收不了的,嘿嘿,那也不要放走一个!哼,秦王骄横,多赖于此,本王要能收的则据为己用,不能收的则将其毁得干干净净!”

这手段,这心胸,这霸气,纪纲只听得呆住了。不妨朱棣忽然厉声道:“纪纲。。。。。。你可听清楚了?此事万万大意不得!哼哼,待栖霞山被破之日,便是你掌管‘红线头’这个天下第一密探的时候!这件差事,比山阳之行怕要难上百倍千倍。可是一旦你办成了,功名富贵——你自有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