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三十五章 【忠心耿耿】

燕王朱棣 弋央 2281 2016-07-29 23:22:10

  被燕王府扫地出门的纪纲身无分文,正在红朝阁与店小二龃龉,这时却走进一个人来,竟是燕王的贴身太监郑和。

听他说要替纪纲付定银,原本两难的店小二顿时就笑开了花,堆着笑就迎了上去。纪纲心高气傲,待要拒绝时,郑和已随手丢了一个银锭过去。店小二托在手里掂了掂,这里何止五十两?一时便乐开了花了,捧着银锭子点头哈腰地躲到柜台后面偷乐去了。郑和淡淡一笑,也不再理他,望着纪纲笑问道:“纪公子,如何就不愿去‘飘雪居’了?今日银子我出了,但是还是去‘飘雪居’,如何?”

纪纲骤然看见他只觉得吃惊,此时反应过来不禁怒从中起,再也遏制不住,怒道:“哼哼,‘飘雪居’?别再跟老子提‘飘雪居’!你们害得我好苦,还有脸来见我?”纪纲越说怒气越盛,嗓门也就越大:“我纪某人虽然只是一介草民,可也是铁铮铮的汉子,由不得你们任意耍弄!刚刚把我赶出来,怎么?又要来这里装好人?回去告诉你主子,就说纪纲我不伺候了。”

说着纪纲扭头就要往楼上走,不妨小郑和“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纪纲刚刚抬起的脚便又忍不住缩了回来,扭头愠道:“小毛孩子你懂什么?竟敢取笑我?”

郑和可不吃他这一套,兀自笑吟吟地瞧着纪纲,用手指指着头上的脑门儿笑道:“妄你多吃了几年米,平日里只说自己经历有多苦,嘻嘻嘻,我瞧着你啊,那些苦竟是白吃了,脑袋瓜子一点不长进。说起来啊,还未必及得上我这个小毛孩子呢。”

纪纲本就已经生了一肚子闷气了,哪里还受得住郑和这么一个孩子的奚落,顿时满脸涨得通红,却不敢动手,只猛地一拍身旁的扶廊,“砰”的一声,指着郑和:“你。。。。。。你。。。。。。你。。。。。。”,竟气得说出话来。

郑和见他如此,情知自己是撸了他的虎须了,不禁吐了吐舌头,却已换了口气,再不敢拿他打趣:“嘻嘻嘻,好好好,纪大公子,是小郑和我失言了。咱们且进‘飘雪居’吧,到时候自会给你交代!”说着便拾步上前,拉着纪纲便往上走。

“什么?”纪纲顿生疑惑,却硬着不肯走:“你。。。。。。你说什么?你说清楚!”

“郑和不得无礼!”

便在这时,又从外面踱进几个人来。纪纲抬眼看去,来人方脸凤目、隆鼻阔嘴,内着一声丈青色圆领窄袖袍、外套一件黑色狐貂皮敞、脚踩黑色千层底布鞋,步履沉稳,面色冷峻威严,竟然正是将自己扫地出门的当今四皇子朱棣。朱棣身后跟着两个铁塔似的壮汉,一个黑脸,一个白脸,白脸汉子脸上还带着一道深长的刀疤,这两人竟是燕王的贴身护卫朱能和柳升。

“燕。。。。。。燕。。。。。。。。”,纪纲早吃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下午方才冷酷无情地将自己扫地出门,晚间却又在这里遇上。这是巧合?还是有什么文章呢?

郑和生怕他一时大意说出“燕王”二字,将朱棣的身份泄露出去,那可就麻烦了,忙接口笑道:“嘻嘻嘻,我就说你是个呆子嘛,你还不信。若不是我家严公子在,我敢独自出门么?你有什么话啊,别叫我来传,你自己跟我的主子说罢!嘻嘻嘻。”

朱棣十分警觉地四下看了看,见四周没人,只有店小二躲在柜台后面诧异地看着自己,径自来到纪纲身边,微微点了点头,便直奔“飘雪居”。

纪纲呆了呆,忙跟了过去。郑和聪明机警,便撇了众人踱下楼梯,陪着店小二有的没的闲聊了起来。朱能和柳升跟在后面,却不进“飘雪居”,只在门外站定警戒。

见了这阵势,纪纲就算再傻也猜到这位燕王定然是有极要紧、极机密的事要跟自己说了。便也不说话,反手便将“飘雪居”的门带上,又到窗口四下张望,见并无异样,方才紧紧地将窗户也都上了梢。

朱棣坐在旁边满意地看着他,忽然笑了起来:“怎么?纪大公子今日受的委屈不小啊,是不是啊?便连这‘飘雪居’都不肯进了?!”

纪纲满腹狐疑,白皙俊俏的脸被朱棣这话调侃得“腾”地就红了起来。

朱棣指了指旁边一张椅子,示意坐下,叹了一口气,方不紧不慢道:“哎,原本道衍大师傅还想让你再苦上几天的。可是。。。。。。见英才受此委屈,本王实在于心不忍啊。你一出王府,本王便遣柳升随在你身后,看看你的反应。哎,不想你竟落寞如此,本王本该以酒谢罪的,只是这几天公务太多,只怕喝了酒明天上午便去不得大理寺了,耽搁了差事。所以啊,今夜便只有跟你清谈一番便要回府了。”

“这。。。。。。这。。。。。。草民何等人,如何担得殿下如此厚待?”纪纲只觉头晕脑胀,满脑子的思绪乱成了一团乱麻了。

朱棣摆了摆手,笑道:“厚待?这是你的心里话?嘿嘿嘿,本王看着未必吧。。。。。。本王如此待你,只要你不恨本王就算万幸了。”

听他揶揄,却说中了心事,纪纲脸不禁尴尬地一笑:“这。。。。。。嘿嘿嘿,只要燕王不弃,纪纲岂敢有怨恨之心?”

朱棣上下打量了他,满意地点了点头:“嗯。。。。。。徐贲确在背后说了你的不是。只是却瞒不过本王和道衍大师。本王岂会让人蒙蔽,而令有功之人受此委屈?只不过。。。。。。徐贲一介书生,也只是功利心盛了些,对本王而言,却也是忠心耿耿。这一条你得明白,不能心生嫌隙。”

纪纲闻言已是大喜,原先心头的沉郁早消失得干干净净,忽然拜倒,声音竟有些哽咽:“殿下要重新收我回燕王府么?我。。。。。。我。。。。。。殿下既然有言在先,我岂会怨恨徐大人?”

朱棣见状也颇为感慨,伸手扶起纪纲,慨然道:“本王虽然身为皇子,可历来其实也并不受人待见,受的苦、受的委屈,只怕并不必你少啊。只是,堂堂男儿,若不受委屈,不受一些苦,如何能博取功名,名留青史呢?所以。。。。。。受些委屈,未必是坏事!”

如此贴心体己的话,这位高高在上的燕王竟都说给了自己,纪纲满心的感动,紧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朱棣沉吟了片刻,起身又来回踱了踱,许久方回身决然道:“难得你一片忠心于本王这个落魄王爷。哎,只是。。。。。。你如今。。。。。。还是不能回燕王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