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三十二章 【大功得成】

燕王朱棣 弋央 2565 2016-07-29 23:19:16

  陈瑛见茹太素兀自浑浑噩噩,还以为宿在自己书房里,不禁狞笑了起来:“嘿嘿嘿,茹大人,莫不成以为这是你的书房,要寻笔墨纸砚?哼哼,你是宿醉未醒呢,还是故意要在下官面前装蒜呀?”说着激动地在房内来回踱了踱,手指比划说道:“大人也不看看,你在的是什么地面儿?嘿嘿嘿,敢情是被这里的胭脂水粉气熏迷糊了吧?可惜呀可惜,可惜陈某人还是长了眼睛的。饶你神通广大,装傻充愣,也是跑不了了罢?!”

茹太素呆住眼四周看了看,这才发现自己并不在书房,看着周围的摆设和几名满面恐惧的姑娘正吃吃地看着自己,也不禁愣住了。兜头的冰水顺着脸颊、胡须不住往下滴,却擦也不擦:“这。。。。。。这是何处?本官怎会在这里?徐。。。。。。徐大人呢?徐大人——”

“徐大人?哪个徐大人?还有官员与你一起的么?”陈瑛刻薄心性,顿时警觉。

纪纲忙往前走了一步,堵住茹太素话头,冷冷道:“茹大人敢情做了一个春梦吧,说得叫人听不明白了,什么许大人、不许大人的?嘿嘿,这春香馆里。。。。。。可就只有您一位茹大人呐!哈哈哈。。。。。。”

“你?”茹太素乍见纪纲也是吃了一惊,呆了许久说不上话来,脑中却不住思索,前前后后连起来一想,已是明白过来,不禁又是生气又是懊丧:“好啊你,好。。。。。。好好好,干得漂亮,好阴毒的心肠!哈哈哈,果然是燕王府的人,手段就是高明,高明啊,啊?哈哈哈。。。。。。”

见他一惊一乍,莫名其妙地又笑了起来,陈瑛疑惑地看了看他,却并不留情面:“哼,茹大人,咱们毕竟在这山阳县同僚多年,下官也不至令你失了体面,这就随下官回去,等候参本吧!就不要在这腌臜之地喧闹丢丑了吧?!”

茹太素狂笑了一阵,闻声停了下来,盯着陈瑛眼珠子不住转动,似看到一根救命稻草似的,猛然指着纪纲道:“陈大人,本官是被他。。。。。。他们。。。。。。他和大理寺的徐贲两个奸邪小人设了局,诓骗至此的呀。陈大人虽然素来与本官不睦,可本官也知你是个正直清廉之人,断不至冤枉于我的。本官记得那大理寺徐贲提着酒来到本官府邸,说是要给本官赔罪。本官不敢违拗,便与他多喝了几杯,不想就醉了。后。。。。。。后面的事,本官委实无从得知,实。。。。。。实在不知为何会来了这里呀。。。。。。”

“什。。。。。。什么?什么大理寺的徐贲?”陈瑛听得一头雾水,瞧了瞧身旁神定气定微笑站着的纪纲,已隐约觉得里面必有内情。

“嗯?陈大人还不知道么?”茹太素似乎也有些愕然,指着纪纲说道:“他。。。。。。他是燕王府的人。还有一名大理寺寺丞徐贲。。。。。。。这二人是奉了朝廷均命来此审问本官。只因本官不肯曲从,他们便使出这等诡计陷害于我,真。。。。。。真真是阴毒,真真是可恶。。。。。。”

“哦?”陈瑛吃惊地看着纪纲:“你。。。。。。你是燕王殿下的人?”

纪纲淡淡一笑,也不答话,缓步踱至茹太素跟前,极其轻蔑地逼视冷笑道:“哦?在下是阴毒小人?在下陷害于茹大人你?哼哼哼。。。。。。”纪纲说话间从怀里轻飘飘地抽出一张信札,展开在茹太素跟前晃了晃:“茹大人好大的忘性啊。你在这风月之地喝花酒被监察御史撞见,便无端说是在下陷害于你。那茹大人收人钱财,这白纸黑字的,又该如何推脱呢?”

“这。。。。。。”茹太素见是自己收了银钱写的回凭,不禁大吃了一惊,就如平白挨了一个闷棍,呆了呆,随即便瘫软了下来。

“茹大人,没什么可说的么?”纪纲淡淡一笑,抬手就将信札递给了一旁的陈瑛。陈瑛接过展读,心头却另有一番滋味:好哇,原来你早就拿到了凭据?!那还引我去茹太素府邸搜出他的银钱来作甚?有这么一个凭据不就足够将茹太素制住了么?

陈瑛毕竟也是极精细聪明之人,料想里面还有文章,因接过信札看了看,也不接话,只站在一旁静观其变。

纪纲似乎胸有成竹,挥了挥手示意几个歌姬和随从都退了出去,这才拉了一张凳子大大咧咧地便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盯着一旁瘫倒的茹太素,极尽亲切地说:“茹大人,何必如此模样儿?你眼睁睁地看着叶伯巨身陷牢狱时,就没想到自己也会有几日?嘿嘿嘿,单凭收受贿赂、夜宿风月两条,茹大人家破人亡,怕是免不了的吧?”

茹太素见他此时又不着边际地提到了叶伯巨,心中一动,莫不成他们演了这么几出好戏全是冲着叶伯巨之事?一头是秦王,一头是太子和燕王,倒向任何一方其实都已经得罪了另一方,跟谁不是一样的么?况且,纪纲等人如此地大费周章,要的不就是要自己如实佐证么?这本是理所当然之事。

想着,茹太素一颗铁打的心肠也是瘫软了,却不无犹豫地瞧着纪纲:“事已至此,本官还有活路。。。。。。还有什么余地么?”

纪纲情知得逞,心头为之一松,嘴上不觉已是笑了起来,伸手扶起茹太素坐了下来,又拉了一直在旁边沉吟旁观的陈瑛,方淡淡道:“若是茹大人愿意菩萨心肠,救得叶伯巨。那在下自也当以茹大人为榜样,得方便时且方便嘛。”

茹太素却怀疑地看了看陈瑛。

纪纲已明其意,可这些都是他铺排定了的,便笑道:“这都不是什么大事。陈大人与你有同僚之谊,今夜巧遇罢了,未必就会当真。”

茹太素知道纪纲所言是夜宿风月之地的事,便扭头看了看陈瑛,只见他眉头紧锁,也摸不清他心中想法,便又指着陈瑛手中信札朝纪纲道:“那。。。。。。”

“收受贿赂?”纪纲眉毛一挑,却扭头朝陈瑛笑道:“何来收受贿赂?在下与陈大人已到你府里搜过了,并无发现啊。大人府中清贫得很,哪里收了什么贿赂嘛?”

这话,既解了茹太素疑虑,其实也是将那一叠银票和夜明珠间接地转送给了陈瑛。陈瑛何等精明,怎会听不出来?这确是太诱人了。如今东西和信札都在自己手里,任谁也是翻不了天的了。陈瑛心中暗暗佩服纪纲的心计之深,可却仍拿不定主意,想了想,无端地问道:“你。。。。。。果真是燕王殿下的人?”

纪纲情知他心中所想,暗骂了一句利益熏心的伪君子,却颔首而笑:“在下却是在燕王府做些差事,不过在下此行却是送了太子的均命的。嘿嘿嘿,若是差事办成了,陈大人也是大功一件,在下必当如实禀告的!”

至此,再愚钝的人也都听明白了,钱送给你了,功劳也有你的了,举荐到太子和燕王那里也是题中应有之意,这一通大礼送到陈瑛这么一个毫无背景、位卑品低的下级官员跟前,任谁也是不会推脱的。况且太子那就是将来的皇帝,就算燕王,在朝中也是声誉极隆,这些人是多少官员想巴结都巴结不上的,如今有这么一个现成的机会摆在眼前,陈瑛这么一个精细之人怎会错过?想着,陈瑛也不多言,只收信札入怀,就像没事人一样,转身就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