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二十五章 【功败垂成】

燕王朱棣 弋央 2213 2016-07-29 23:13:47

  以秦王栖霞私邸被破、徐旺乃“红线头”之事虚诈茹太素,从而将其逼入死境,这是道衍和尚和燕王针对早就议好了的。这些事交给了纪纲,饶他机智从容,此时也不免有些惴惴。这茹太素会不会上当?若是他不上当,那自己又该如何是好?可是这是燕王交给自己的第一个差事,总不能砸在自己的手里的。便是茹太素今夜没有上当,自己也是应该想尽办法把他的嘴撬开才行,既然自己接了这个差事那就是没有退路了的。

想到这儿纪纲心中反倒定了下来,若有若无说了起来:“嘿嘿,茹大人远在山阳,可能对京师的情形还不知道吧?如今太子和燕王殿下手里捏着两个巨案,一个呢便是杨怀宁灭门案,另一个则是前右丞相汪广洋暴毙岭南案。汪广洋案已经有了线索,下毒毒杀右丞相的是一名姓张的画士。如今那张画士也已被带回了京师,据他供称毒药是出自栖霞山的一处隐秘的宅院。。。。。。”

茹太素听至此已是大吃了一惊。栖霞山的隐秘宅院?秦王朱樉在栖霞山建有私邸这是朝野早就有的传闻了,只是这位秦王无论是在朝廷还是江湖都极有势力且手段阴毒,更建有极严密的情报网,名曰“红线头”,满天下的人畏于权势只做不知罢了。难道毒杀汪广洋的人会是秦王?可是他又为什么要置一个落魄的老迈宰相于死地?这些事又和自己会有什么干系呢?

纪纲见茹太素低着头望着碳盆出神,一对精明的小眼睛不住转个不停,神色已是极不寻常,暗觉道衍和尚倒弄的这一手兴许还真能成功,故而故意地顿了顿,只等茹太素察觉自己正被审视而显得不安时,纪纲方才若无其事、用极缓的语调、一字一句地说道:“日前。。。。。。。嘿嘿嘿,由太子殿下下令。。。。。。。这栖霞山已是被大军攻破了。宅院里头的一应人等。。。。。。。无一落网!而且还揪出了个叫。。。。。。。叫‘红线头’的什么玩意儿”,纪纲故意装傻充愣:“哎,茹大人见多识广,可曾听过这个‘红线头’的玩意儿?”

什么?栖霞山被破,红线头被剿?茹太素不禁大骇,这是何等惊天动地的事儿啊?这位二皇子秦王只怕要凶多吉少了?被这件事牵连,要家破人亡的人还不知会有多少?想想洪武皇帝朱元璋的手段,茹太素都暗暗心惊,却又悠然想起昨夜给自己送银票和夜明珠的那名小厮来。他虽没明说从哪里来?可茹太素毕竟宦海沉浮多年,已话里话外隐约知晓了他的来历。他又会不会是秦王手下的一根“红线头”?他如今可曾走远了?若是被牵扯出来,只怕。。。。。。只怕自己满门抄斩是免不了的了。

想着想着,茹太素脸色已是煞白,浑身冰冷,就连手指都不自禁地颤抖起来。

“茹大人,你怎么了?你冷么?”纪纲心头暗笑。

“嗯,嗯?”茹太素这才从思绪中醒了过来,兀自心头噗噗乱跳个不停,抬眼瞧见纪纲和徐贲正自狞笑着大量自己,忙掩饰着往碳盆靠了靠,干笑道:“嗨,茹某少年家贫,没有坐养个好身子,如今年纪大了,稍坐一会便觉得有些头晕了。不妨碍的,不妨碍的,只要在碳盆便烤上一烤、暖暖身子便好了。”

见他一副可怜模样儿,徐贲忽然觉得有些于心不忍起来。纪纲却不然,他生于富贵之家,而后家破人亡,受了不知多少腌臜气,见了不知多少势利眼,吊儿郎当的外表下早养得心如铁石,故而冷冷一笑,丝毫不留情面:“哦?那茹大人可得离碳盆近一点才好!也许茹大人会说不知这‘红线头’是个什么玩意儿。那在下便告诉大人,‘红线头’是个专司探听情报、敲诈勒索、杀人害命、买卖妇女、搜刮金银,一个干尽了伤天害理的事的一个鸟玩意儿、破玩意儿、臭玩意儿。”

听他越说越激动,连些脏话也口无遮拦地说了出来,徐贲和茹太素两个书生,都不禁皱眉,心生厌恶。

可他们厌恶纪纲,纪纲又何曾喜欢过他们这些虚伪狡诈的读书人?纪纲浑不在意地起身来回踱了两步,悠然回头盯着茹太素狞笑道:“茹大人,嘿嘿嘿,你手下那位曾经的山阳县令徐旺,便是一名‘红线头’。哼哼,他在山阳做些伤天害理、见不得人、见不得祖宗的事,你难道一点都不知道?”

“这。。。。。。这。。。。。。”茹太素至此方才品味出这位浪荡公子的手段来,徐旺是“红线头”,那自己这位上官是怎样也逃脱不了干系的,如若这些事情禀到当今皇帝那里,就算不能坐实,但依着朱元璋的性子,自己可又是一个抄家灭门的下场啊,心下不禁暗暗叫苦,吓得魂不守舍起来:“这些事儿,下官委实不知啊。下官为知府时,辖下十数个县,大小近百名属员,如何便能知晓得一清二楚呢?二位,还请一定为下官洗清清白啊!”

眼见一击得手,纪纲和徐贲心下都是大喜过望,万不想这事依着道衍和尚的布置做起来竟如此的顺手。

徐贲一直冷眼旁观这精彩绝伦的一幕,眼见大功告成,却不想功劳尽让纪纲得了去,忙抢先道:“嘿嘿,茹大人,你要我们替你洗脱清白。可你又何曾想过去为那可怜的叶伯巨洗脱清白呢?再说了。。。。。。。嘿嘿嘿,那徐旺不是已经是个死人了么?”

这话说得也太露骨了!这不是明摆着吗?只要他茹太素站出来佐证,为叶伯巨洗脱清白,那徐旺一个已死之人,他是不是“红线头”又有什么打紧?自然也就不会被挖出来,也就牵连不上他茹太素了!

这徐贲会忽然多口,却是纪纲没曾想到的。

诈人逼供的事,只需要将对方逼入死境绝境便行,对方一入死地自然会想尽办法求生,到那时候,他自然也会将身上所有的砝码拿出来交换。这类事情,最忌的就是说得太明,更忌自己先将底牌说了出来。如果只是逼降还好,可如果是在用虚使诈,那对方必定会生疑的!

徐贲此时口不择言,先就将己方的路数说了出来,只怕眼见上钩的茹太素便要多心了。想着纪纲真恨不得一个窝心拳将这个好大喜功、迂腐无脑的书呆子打翻在地!可如今却已经为时已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