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二十四章 【别有他图】

燕王朱棣 弋央 2125 2016-07-29 23:12:25

  徐贲盯着茹太素,一边说出叶伯巨供述在杨府灭门当天曾与他在红朝阁醉饮,这可是极关键的事,徐贲他们此行其实也就为了茹太素对此事的一句认承话儿罢了。因而徐贲说完,众人都拿眼盯着茹太素,似乎不想放过他脸上的任何一点变化。

茹太素黑瘦的老脸上眉毛一挑,满是一副愕然的神情,环视众人不可思议地苦笑:“这。。。。。。这。。。。。。这真是荒唐,这真太荒唐了些。哈哈哈,下官。。。。。。下官何曾去过那龌蹉地方?下官又怎么会去那龌蹉地方?这。。。。。。叶君生,叶君生也真是。。。。。。下官与他无仇无怨,他为何要拉本官下水,做他的垫背的呢?哎。。。。。。。这话怎么说的?也太稀罕了些罢?!”说话间茹太素已不自禁地便起身,围着炭盆来回踱了起来,一副受了天大冤屈的模样,若是不知内情,只怕还真会被他给蒙混过去。

“茹大人不必急着抱怨”,纪纲忽然冷冷地说:“若是茹大人觉得受了冤屈,不必认承便是,没人会逼你的!”说着纪纲起身来到两个大理寺司务跟前耳语了几句,两个司务一路上都与纪纲交好,微微点头起身便出了书房。

茹太素见他模样儿,情知是有后招,不禁也噤了声,回到椅子上一靠,一副天不怕地不怕做派,盯着纪纲只等他言语。

“这才对嘛,茹大人宦海里的老人了,什么阵势没见过呢?怎么会为这一点子小事勃然变了颜色呢?在下说得不错吧?茹大人,啊?哈哈哈”,纪纲眯着眼盯着茹太素揶揄道。茹太素这才觉得自己方才的举动过了些,反倒显得心虚了,只没曾想会被这么一个吊儿郎当的年轻人看透,看来这人自己没有看错,果然是个比那五品大理寺寺丞徐贲要难对付得多的角色。

纪纲吊着笑,一眼瞥见老辣的茹太素嘴角呶了呶,似乎想说什么却又忍住了没敢说,纪纲心头更加得意:嘿嘿嘿,饶你老姜如铁也挡不住我快刀如风。想着纪纲若有若无的笑了笑,让人瞧不透他的心思,接着说道:“既然茹大人说不曾去过红朝阁,那我们也便不再多问了。这些事大理寺也曾派人来问过,只是担心茹大人公务太忙反而将一些紧要的事给忘了,给自己惹来祸端。不过看来我们倒是多此一举了。哈哈哈”,说着纪纲转脸瞧着徐贲自失地笑了起来。

茹太素情知纪纲是在暗示自己供述不实乃是有违大明律,按律当入狱一年、杖责五十。这些事,他身为一方知县,怎会不清楚?只是杨怀宁灭门一案委实牵连太大,自己若是卷进去,以当今洪武皇帝近年来多疑的性子,只怕下场会更加不堪。何况如今事态渐渐显露,也有大人物来送银子堵他的嘴,这样的大人物他可是不敢得罪。因而他早已是拿定了主意,一口咬定不曾去过红朝阁!

纪纲觑着茹太素,但见他面色铁青、双唇紧闭,并没有要说什么的意思,却也不觉得奇怪,淡淡地笑了笑,又十分惬意地深处手掌在碳盆上烤了烤,悠然抬眼直视茹太素,嘴角吊起一丝鄙夷地笑意,说道:“既然叶伯巨口供一事已了,那咱们便说说另一件事了!”

“怎么?二位此行还为其他事?”茹太素警觉起来,似乎这已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纪纲心头冷笑,却仍是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那是自然。嘿嘿嘿,叶伯巨之事大理寺不是已经找过茹大人一次了么?若是还为此事,又哪里还要太子殿下亲自下令,要咱们再来一趟嗯?”

“哦?哦,却不知何事?”茹太素满腹狐疑,脸上阴晴不定,显然是心中生出了怯意。

什么宦海老吏,哼,饶你心思再阴毒周密,也未见得就是铁板一块!纪纲心里想着,已是微笑着开了口问道:“大人,你可曾认得一个叫徐旺的人?”

茹太素不知怎的又牵扯出已经死了的原山阳知县徐旺来,但情知这是无法推诿狡辩的,而且事体不清,鲁莽抵赖的话反而说不定会弄巧成拙,故而愣愣地点了点头,皱眉盯着纪纲:说道:“徐旺?原山阳知县徐旺?下官自然认得。他不是被燕王殿下一刀杀了么?怎么?莫不成他还牵连着杨怀宁灭门案?”

纪纲知道这个茹太素又在故意将徐旺之事掰扯到杨怀宁案里面来,冷冷一笑,也不答他话,只揶揄着笑道:“哦,亏得茹大人还记得他?否则若是大人又是一推三不知,那在下后面的话还真不知如何说法了。哼哼。徐旺任山阳知县时,茹大人正是知府,乃是官长,自然应该记得的。不知茹大人与徐旺交情如何呢?”

茹太素端详着纪纲,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这个年轻人要将话头引到什么事情上,故而只稳稳地答道:“哦,都是公事上的交情,并没有什么私交!纪公子这句交情如何,一时倒令本官不知如何作答了。哈哈哈。”

见他干笑,纪纲理也不理,翘着二郎腿往椅背上一靠,眯着眼冷冷道:“既然大人与他有公事上的交情。那咱们也说公事吧。。。。。。。。那徐旺在山阳做知县时可做了不少见不得人的勾当啊,他那些破事,大人身为官长,总不能说也是闻所未闻,毫不知情吧?”

茹太素不禁迷糊了,难道又是为了山阳县赈灾不力的事要发难自己?自己不是已经被降职处分了,徐旺也被燕王一刀杀了么?想着只觉得不可思议,便忙摆手道:“二位,徐旺在山阳赈灾不力、纵容下属鱼肉百姓之事,在下委实不知啊。当时四面八方的灾民都涌入江苏境内,下官也是无头苍蝇似的四处灭火堵缺儿,哪里还有精神顾得上山阳?二位大人,下官也正是因为此事被降为七品知县了,徐旺也咎由自取被燕王殿下杀了头,这些事情,二位一定要替下官禀明说个清白啊。。。。。。”

见他兀自啰嗦,纪纲一摆手:“嘿嘿,茹大人不必惊慌,在下说的并不是此事。”

“哦?那。。。。。。那。。。。。。那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