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二十一章 【夜闯茹府】

燕王朱棣 弋央 2121 2016-07-29 23:09:43

  因那徐贲是个急性子,加之骤然奉命,有些急功近利,因而在洪泽县一用过午饭便匆匆拉着纪纲赶往山阳。徐贲一路催促着船家摇撸,可水路毕竟是逆行,待行至山阳县口的码头镇时也已经到了戊时。由于是寒冬,天早已经黑得沉了,只有那春香楼附近仍旧火光漫天、喧闹得不成样子。

下了船徐贲便要直奔楚秀园外茹太素的府邸,纪纲看着他匆匆忙忙的模样真有些哭笑不得,忙一把拉住笑问:“徐大人,您这便要去办正事儿了?”因四周仍有些行人客商,纪纲便多了心眼,并不说正事是什么事。

岂料徐贲听了,竟愣了一下,虎着一对眼睛诧异道:“兵贵神速,不现在去还待怎的?”

纪纲看了看身后两名早已饿得头晕眼花的大理寺司务,想着这两人虽然位卑品低,可毕竟都是大理寺的同僚,这徐贲初次独当一面怎的就忘了同僚之谊?将别人的死活不当回事儿了呢?就这么一个人,他在府衙里能混得多好已是可想而知了!但这些话是万万说不得的,否则便有挑拨是非的嫌疑了。纪纲想了想,笑着说道:“徐大人可能有所不知,此时虽然已经天黑,可也正是买卖人收摊回家的时辰。那茹太素府邸临着承德街,现在街上路人稀少,可也免不了有几个晚归的主”,说着又指着徐贲身上上下看了看:“再说了,徐大人难道便要穿着这身便服去审堂堂的七品县令茹太素?大人的官威现在不摆起来,更待何时呢?”

“怎么?”徐贲一愣:“难道还要换官服不成?”

“那是自然”,纪纲胸有成竹的老道模样,笑着说:“大人是以大理寺寺丞的身份来审山阳县令的,这些方面岂能草率?否则以茹太素这等宦海老吏,如何能镇得住他?若是镇不住他,如何能审出个结果呢?”

徐贲是个急性子,忙拉着纪纲道:“那。。。。。。那咱们寻个地方把行头换一换,亏得我把官服随身带来了。否则可就误了燕王殿下的大事了!”

纪纲听他口无遮拦,心中暗骂,连忙摆手,悄声肃然道:“徐大人,徐大人,万万不可乱讲!大人此番是奉了太子均命,为大理寺所派属员,特地来此审问山阳县令茹太素!这一条,大人千万千万要记得啊!否则,可是要给燕王殿下惹祸的!”

徐贲听了一愣,万不料这个游手好闲的山野公子见识居然如此透彻,比之自己还要清楚明白得多,自己还要他不断点拨,心头又是羞又是愧,一时红着脸竟然没有言语。

纪纲知自己一时心急,话说得过了些,没有顾及到这个迂腐、虚伪的读书人的脸面,也不禁自失的一笑,岔开话题,故意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说道:“大人,嘻嘻嘻,反正时候还早,说实在的,在下委实也已饿得不行了。若是就现在这模样要我去公干,纪某人只怕会昏死在路边也说不定。嘻嘻嘻,大人就行行好,咱们先去找个地儿填填肚子、喝几杯水酒,再叫几个姑娘,听听曲儿。。。。。。”

“得了,得了”,徐贲原本一肚皮的不自在瞬间被纪纲搅闹得烟消云散,看他一副无赖相,暗暗笑自己方才怎么会与这么一个无赖计较?便也笑着无奈摆手:“你呀,以为咱们是来出游喝花酒的么?还叫几个姑娘听听曲儿,得了吧你。顶多啊,找个地方点几个小菜,喝杯清茶。其余的啊,你还是别多想了!”

这话一出,连那两个司务都跟着笑了起来。纪纲原本也没想去喝花酒,只要这个酸腐的书呆子能同意去饭馆饱餐一顿、不用在外面喝西北风,那就阿弥陀佛、心满意足了。既已说服徐贲,一行四人便信步走进春香馆,因纪纲与他们极为熟识,春香馆招待得极为丰盛,四人酒足饭饱后已是亥时,家家户户都熄灯入睡。

徐贲等人悄无声息地来到楚秀园外,点燃火折子,就着昏暗的光亮匆匆换上了官服,这才大摇大摆地踱至茹太素的府邸。这只是一处不大的院落,府门外也没有像其他官宦人家一眼摆上石狮子,只有门梁上悬挂着两盏罩着红纱的气死风灯,在着雪夜里摇摇晃晃,照着门前一点光亮。

“就这儿?”徐贲不可思议地看着纪纲,“不会没在家吧?”

“放心!”纪纲大大咧咧地一笑,上前敲门。“砰砰砰”,几声山响,在黑暗僻静的楚秀园格外清亮。果然,只过了片刻,里面便传来“咯吱咯吱”踩在雪地上的脚步声。“哐当”一声,大门应声而开,里面探出一颗人头来,却是一个六十岁上下的老者,须发皆白,正裹着棉衣、提着灯笼、眯着眼往外张望。只怪他光探一颗老人头出来,模样煞是吓人,门外的纪纲等人都没吓了一跳。

“你。。。。。。你们是谁啊?咳咳,这好早晚的,大冷天,有事不能明天说吗?”老人一边咳嗽一边埋怨。

出来这么一个人,倒把众人闹得有些措手不及。眼见徐贲穿着亮眼的官袍却愣在了当场,纪纲忙在身边用手捏了捏他。“哎哟”,徐贲吃疼叫了出来,转脸要怒,见纪纲不住朝他使眼色,这才反应过来,饶他这回倒还机智,接口道:“哎哟,原来是个老人家,这大冷天把你吵醒实在过意不去。只是本官为公务而来,不敢耽搁!”

“官?你们是官?”老头吃了一惊,却又有些不信,将灯笼提得高高的,走近几步眯着眼细细打量。

纪纲见他们兀自啰嗦,不禁无奈,便站了出来大声喝道:“瞎了你的眼么?照什么照?忒杀的无礼了。这是京师大理寺派来的寺丞徐大人,有事要找你们茹大人问话。还不叫他出来见客?”

老者经他一吓,手中灯笼差点跌了下来,却再不敢怀疑,喃喃道:“哎,真。。。。。。真是官呀?!我们家茹大人在书房看书呢,我这便去请他出来!”

徐贲见老者步履蹒跚,倒有些于心不忍,便摆了摆手道:“不必了,老人家,我们这便随你去见他!不用来回跑了,大雪天的,摔一跤可不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