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十四章 【佐证之人】

燕王朱棣 弋央 2192 2016-07-28 18:48:32

  吟风楼内,朱棣与道衍秉烛而坐,正论着一本五代宰相冯道所著的《荣枯鉴》。

道衍和尚挨着朱棣,指着篇目笑道:“此书共有圆通、闻达、解厄、交结、节义、明鉴、谤言、示伪、降心、揣知十卷,卷卷不离‘小人’二字。”

因见朱棣疑惑,道衍复又解说:“《荣枯鉴》一书本是冯道于如何辨析小人、如何勾斗小人的谋略之作,随手翻看还过得去,但却是登不得大雅之堂的。当今皇子均以儒学为根本,无论学文还是义理均师从宋濂等一干方正大家。像《荣枯鉴》这等出自冯道这样不贞之士的诡诈谋略,是入不得他们法眼的,又岂会拿出来给殿下们讲解呢?”

朱棣想了想,却有些憾然道:“天下总有小人作祟,学些诡诈谋略未尝不可,否则岂不总是好人遭罪,小人得逞?只要不入小人之道便好了。”

“非也,殿下”,道衍眸中闪着精光盯着朱棣,摇头道:“与小人辈撕斗得久了,就算是君子也会逐渐堕入魔道的,这一点殿下不可不知。与小人辈斗,当以正义凛然胜之,这才是大道。况且当今万岁教育皇子,自然是要皇子们做个仁人君子,无论为君还是为臣,都有方正忠诚之气。如《荣枯鉴》这等偏狭之作,是不会让殿下们去触碰的。”

朱棣心中并不苟同道衍的这番说辞,可觉得如此清谈无益,便一笑转了话头:“方才大师问本王夤夜才回,是否有所收获?嘿嘿嘿,本王此行确如那叶伯巨所供述的,在红朝阁得了他洪武九年八月初三的画作。”

“哦?洪武九年八月初三,他出了杨怀宁府果真就去了红朝阁?”道衍眉毛一挑,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异样。

朱棣见他模样,不禁有些吃惊,颔首道:“这本是大师料定了的呀?为何大师得了信反倒如此不可思议的模样?”

道衍身子顿时松弛下来,转脸透过木窗的薄纱呆呆望着外面出了一会神,许久方回转了头,捻着念珠怅然道:“这些事贫僧早猜到是秦王所为,只是他果真如此心狠手辣,实在太伤阴德。阿弥陀佛,与此人做耗,殿下不可不小心谨慎才是。将来他还会做出什么,真是难以预料。”

朱棣听了也是为之动容,忽然道:“二哥。。。。。。总不至于谋反吧?”

“不会”,道衍断然冷笑起来:“秦王乃是阴鸷之人,耍权弄术的阴招是有的。谋反这等公诸于众的天大事,他没那个胆量也没那个气魄。嘿嘿,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才最难防啊。秦王如此,殿下须得尽快剪除其羽翼!否则拖延越久,变故越多,殿下和太子就越危险。”

“可是光有一副字画有什么用?那茹太素矢口否认,咱们又能如之奈何?”朱棣不禁蹙眉沉吟起来。

唯一的人证不愿惹火烧身出来佐证,确是极为棘手!

道衍不自禁地起身踱了起来,吟风楼内复归沉寂,只有一根香烛的“吱吱”灼烧之声。直过了许久,道衍方回来坐定,瞧着案上《荣枯鉴》自语起来:“这茹太素乃是小人心性确属无疑。。。。。。小人。。。。。。小人?。。。。。。”

忽然道衍双眸一闪,觑着朱棣念叨:“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小人喻于利!殿下?!”

朱棣也正自沉思,听他如此说不禁一愣:“大师莫非是要本王用银钱收买于他,让他出来佐证?这。。。。。。”

这确并不怎么高明?也并不一定管用!

这些话朱棣却并没有说出口,可道衍却摇了摇头:“殿下,贫僧所指之利并非银钱之利,乃是利害之利!”

“利害之利?大师何意?”

道衍一手扶额,一手念珠捻得飞快:“于小人辈,若是用银钱之利不能收买,那便以利害之事威压于他。小人多色厉内荏,心性无骨,以威压之法迫其妥协,必能奏效!”

“可是。。。。。。又该如何威压于他?这茹太素所畏者又是什么?”朱棣端详着道衍,只觉得弄不明白这和尚这打什么哑谜。

“嘿嘿嘿。。。。。。用一个死人”,道衍忽然笑道,苍白的面色这昏暗的灯光下显得尤为诡异。

“什么?用一个死人?什么死人?”朱棣愕然,吃惊道。

道衍却不答话,起身踱了几步,忽然回转过身盯着朱棣,齿间蹦出一个人名来——“徐旺!”

“原山阳知县徐旺?就是被本王杀了的徐旺?”朱棣有些不可思议地瞧着道衍。

道衍高深莫测地点了点头:“不错,殿下不需怀疑,就是被殿下一刀割了头的山阳知县徐旺!”

“这。。。。。。如何能迫得了茹太素?”

“殿下难道忘了,您初次见那徐旺是这何地?”道衍闪着鬼火一样的眼睛笑问朱棣。

初次见徐旺?

那却是朱棣带着朱能、丘福、郑和从邗沟而上,拜访这淮水挡道的秦王行舟时遇见的。那日秦王朱樉正在摆着酒宴,在座的人里面除了几个异能之士,还有就是永嘉候朱亮祖、四川卫指挥使丁玉,以及这山阳知县徐旺了。

“怎么?二哥?秦王?”朱棣诧异道。

道衍眯着眼,点了点头:“不错,这徐旺一介小吏,如何上了秦王的酒宴。况且,从徐旺选女入秦王府这些事。。。。。。。。嘿嘿,贫道断定这徐旺乃是秦王的一根‘红线头’!”

红线头是秦王多年营建的暗桩组织,分布各地,专一为秦王朱樉探听消息、收罗美女、堆积珠宝。当年空印一案的始作俑者,山东济宁府下曹县知事程贡,便是秦王手下的一根“红线头”罢了。

“这并不出奇,本王也是料定那徐旺是二哥的一个耳目。只是,这有何关碍?二哥的红线头遍布天下,这有什么出奇之处?”朱棣仍是不明就理。

道衍闪着眼诡异一笑:“嘿嘿嘿,殿下难道忘了,秦王这栖霞山的私邸如今也是瓮中之鳖,殿下早晚是要除掉的。秦王的红线头归哪里掌管?还不是栖霞私邸么?殿下一旦剿除栖霞山,将秦王的红线头公之于众,以当今万岁的深沉克忌性子,还不知要疑心到何种地步?那些个红线头,或是那些个与红线头有什么牵连之人,只怕都难逃一死啊!”

“你是说。。。。。。”朱棣眼中精光“霍”的一跳,已若有若无地明白了这道衍和尚的用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