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十二章 【才能出众】

燕王朱棣 弋央 2090 2016-07-28 18:46:51

  听纪纲说杨怀宁灭门一案像是有人故意栽赃嫁祸于叶伯巨,朱棣等人虽也抱此疑惑,但此话从纪纲口中这么轻飘飘地说出来,仍不由得吃了一惊。

纪纲见他们一副惊愕的模样,尴尬地笑了笑,解说起来:“诸位都是聪明人,且想上一想:光天化日之下能如此悄无声息地将一个当朝御史满门数十口诛戮殆尽,行凶之人必不在少数。而且。。。。。。行凶者施此杀招,不可能不精心筹划。在下因而料定灭门当日,杨府上下必在贼人的监视之下。”

众人听着都不住颔首,不没料到这纪纲竟然还有查案的天赋,比之大理寺卿也当有过之而无不及。

只见纪纲顿了顿,又接口道:“但贼人干如此大事,不选在夜间,却选在青天白日之下,还独独留下了叶伯巨这么一个天大的把柄,不太稀罕了些么?况且。。。。。。行凶贼人监视杨府,叶伯巨造访,他们不会不知,他们既能杀了杨府数十口人,又怎会漏掉叶伯巨这么一个活口?这。。。。。。嘿嘿嘿,不能不说是他们有意为之,故意设下这么一个陷阱的!或者说。。。。。。贼人本是打算夜间动手,偏偏来了叶伯巨,这才临时变阵,改在白昼将杨府灭门于闹市,然后故意走脱叶伯巨,让他来背这个天大的嫌疑、担不起的黑锅!嘿嘿嘿!”

眼见着纪纲眸子精光四溢,剖析得入情入理,性情耿直的朱能不禁骂道:“娘希匹的,不知那些贼子是些什么货色,心肠竟然如此歹毒!亏得殿下讯出了这幅字画,总算可以还那书呆子叶伯巨清白了。”

朱棣沉吟着却摆了摆手:“本王查了卷宗,又偷偷审问了前几日才缉拿到案的叶伯巨,哼哼,这叶伯巨对探访杨怀宁府的事倒是供认不讳,只是却并不认承合谋这灭门大案,且还供称当日来了这红朝阁寻欢作乐,故而本王才会由此一行罢了。不想还真在这飘雪居里面寻出了这么一副字画!只是。。。。。。只是依着大明律,光有物证是不够的!”

“还要人证?这红朝阁内还缺人证么?”

朱棣却苦笑着摇了摇头:“红朝阁乃是风月之地,风尘女子的供述是做不得准的。就算拿到大理寺,也会被那些堂官笑话的,更别提在当今万岁面前了。”

朱能听了不禁一呆:“那。。。。。。那可如何是好?这明摆着清白之身的叶伯巨岂不要蒙冤受屈,难逃一死了?”

“这却不尽然”,朱棣端详着杯中清酒出了会神,淡淡道:“据叶伯巨供述,当日他在红朝阁内还遇到一个人。只要那人肯出来佐证,那便没有妨碍了。”

“还有人?”众人都吃惊问道:“谁?”

朱棣瞧了瞧众人,忽然淡淡一笑,嘴间蹦出三个字来——“茹太素”!

“什么?山阳知县茹太素?”

朱棣也不无感慨:“哼哼,正是那文辞啰嗦被父皇打发出京做了知府,却因本王揪出山阳县赈灾不力、杀了山阳知县徐旺,这才被贬代替徐旺做了山阳知县的茹太素!哼哼,真是冤家路窄,不想这件事还得着落在他头上!”

朱能冷冷一笑:“原来是这龟孙子,殿下把他拿到应天问话便是了。”

朱棣却不以为然:“事情若是如此简单便好了。叶伯巨一锁拿进京,大理寺便派人去山阳寻他问过话了。哼哼,可是这茹太素只是推脱不知,又能奈何?”

“什么?这龟孙子,待老子去一趟山阳,瞧瞧是他的嘴硬还是我的拳头硬”,朱能始终对山阳旧事耿耿于怀,此时早已拍案而起。

朱棣摆了摆手:“这里头的事不是你能懂的。父皇历来厌恶官员奢侈放荡,他茹太素到这红朝阁喝花酒,先就已经有罪。况且。。。。。。他若站出来替叶伯巨说话,岂不得罪别人?”

“得罪别人?谁?”朱能兀自疑惑。

纪纲见朱能一副憨态可掬模样,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朱大哥好呆啊。茹太素站出来替叶伯巨洗脱清白,自然是得罪此案背后的主使之人了。他们费了这许多功夫,才将这天大的案子丢给了叶伯巨,岂容茹太素如此轻易地便洗了个干干净净?”

说着纪纲又瞧着朱棣,高深莫测地问道:“殿下,这两个千丝万缕的大案,殿下哪里不查,偏偏从这个叶伯巨下手,想来定有深意吧?!”

这本是朱棣与道衍计议定了的:两个大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像一团乱麻似的搅浑在一起。这叶伯巨便是这团乱麻里的一根线头,只要牵这根线头,替叶伯巨洗脱清白,那太子朱标也就没了嫌疑。这无异于卖给了太子一个天大的人情,也可令太子无后顾之忧。再往后,要借太子之力扫清秦、晋二王在应天府留下的藩篱,那就得心应手了。

只是这些心思竟然被这个吊儿郎当的纨绔子弟瞧出了端倪,倒大大出乎朱棣所料。这纪纲虽然人才出众,可毕竟只是初见,谁知道他后面会不会有什么人呢?又岂敢尽信于他?

故而朱棣也不置答,只是一笑起身道:“时辰已是不早了,呆久了免不了要生出事端来。既然证据已经寻得,朱能且取下字画带回王府吧。”言罢起身径出了飘雪居,来到红朝楼外解下马绳,便要上马。

眼见这一群人行色匆匆,竟然就要撇下自己径自去了,纪纲又是气又是急,也顾不得外面又晃晃悠悠地下起了白雪,敞着领口便追了出来:“等等,你们。。。。。。你们。。。。。。你们不能走!”

朱能等人原以为朱棣是定要收了这位武艺、才能俱都出众的浪荡公子,不想朱棣出了门就像与纪纲素未谋面似的,看也不多看一眼,牵着马缰就要上马而去。朱能等人跟在后面,却也不敢多话。

岂料便在这时,那纪纲想是急昏了头,竟然一个箭步抢了上去,竟然一把夺过朱棣手中的缰绳,身子一闪已是挡在朱棣身前,也不说话,只瞪着一双凤目瞧着朱棣,兀自不由自主地喘着粗气,显然已是气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