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九章 【纨绔子弟】

燕王朱棣 弋央 2048 2016-07-28 18:43:47

  朱棣一行人强闯飘雪居,令阁中男子一愣,横眉已是一挑,已是“豁”得站了起来,眼见是动了怒气。老鸨此时也慌得赶紧了几步闯进来打圆场:“哟,纪公子,您别动气,别动气。误会,误会啊,呵呵呵呵。”

纪姓男子显然从没遇到这种打上门来的事,看了看朱棣等人衣着富贵、气度不凡,心中也暗暗觉得诧异,便紧盯着老鸨,双手握拳,眼中泛着不容侵犯的煞气,似乎只等一言不合便要上来动武。

老鸨脸色吓得煞白,舔了舔干涉的嘴唇,暗暗吞了吞唾沫,强自定了定心神,这才勉强从脸上挤出一丝笑意,故作轻松地指了指朱棣道:“嘻嘻嘻,这位老爷呀,是我们红朝阁的熟客。他呀,就喜欢我们这儿的绮罗姑娘。今儿来啊,也是冲着绮罗来的,嘻嘻嘻,可是个痴情种子呢。”

说着扭头朝朱棣嗔道:“瞧,我便说罢:绮罗今儿不在飘雪居,您偏不信。如今你也瞧见了,没有罢?!绮罗绮罗,成天便知道念叨绮罗,其他的姑娘都死绝了么?咱们赶紧走罢?还愣着做什么?别再扰了纪公子的酒兴。走。。。。。。走。。。。。。走!”

说着老鸨便作势要走,只朱棣却纹丝不动,冷峻的脸上闪着轻轻的笑意,也正上下打量着这位兀自凝视自己、怒气冲冲的纪姓青年。

青年似乎觉得受到了挑衅,俏脸上闪过一丝阴冷的笑,慢慢地踱了上去:“哼哼,我瞧着他们不像是冲着绮罗来的,倒像是冲着我来的罢?!”

朱能等人见来者不善,都在一旁暗暗警戒,心里却也拿不准朱棣为何要硬闯这飘雪居,又是否真的就是冲着这青年来的?

朱棣稳稳地站在当地,觑着那已然像斗牛一样的青年,冷冷道:“我并不知你姓甚名谁,更不是冲你来。而且。。。。。。哼哼,你也不够格!”

青年被这霸道的话语激得一愣,那老鸨也是呆住了。原以为朱棣等人必会服软,找个台阶便退了出来,不想这人骨头竟如此硬气,且有几分沉稳霸气,一时也拿不准朱棣等人的来历。可这老鸨毕竟是在龙蛇混杂的风月之地厮混多年的老人了,情知苗头不对,也只得硬着头皮上前劝解,谁让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呢?

“哟,说来二位也是不打不相识呢,嘻嘻嘻。我这做惯了红娘的人呀都忘了给爷们介绍了”,老鸨一声拦在了二人中间,指着青年男子朝朱棣道:“爷,这位可是原苏州首富纪廷兰的公子,姓纪名纲。这位纪公子呀,如今在我们应天府那可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呢”。

纪廷兰原是江浙一带的大户,因资助张士诚军粮有功,被封为参军,当时也算小有名气。后来张士诚被如今的洪武皇帝所灭,纪廷兰全家便失了踪,传闻说是已经死于战乱,纪家的家产也被明军抢的抢,偷的偷,剩下的也都被充了公,家道也就此败落下来。

这些事朱棣都曾耳闻,只没想到纪廷兰还留下这么一个儿子在应天府厮混,一副吊儿郎当的纨绔子弟做派。

只思忖间纪纲已是一把推开老鸨:“打都没打呢,哪儿来的不打不相识?老妈妈一边去,这儿没你的事儿,免得伤了你。”

说话间纪纲揉身攻了过去,使的竟然是少林寺的外家功夫“伏魔掌”。一旁的朱能早就在戒备,见状也迎了上去,左手伸手去隔纪纲当头劈来的硬掌,右手化掌为拳,凶狠地朝纪纲胸口便打了过去。不想纪纲那一掌乃是虚招,不待触及朱能便顺势而下,化掌为钳,正好拿住朱能右手手腕,往后便是一拉,竟将朱能甩到了身后。

电光火石间看得张武也是一愣,万不料以朱能的身手竟然一招之间便被甩开,忙上前一步却不主动攻击,只稳稳站定下盘等着纪纲来攻。不想纪纲轻蔑地一笑,骂了句“莽夫”,身子一倾,双手在地上一撑起,双脚竟直攻张武的下盘。

张武天生神力,臂力惊人,下盘自也十分扎实,见纪纲要攻下盘,慢猛心一口真气沉下丹田,心头并不畏惧。但那纪纲似乎在这瞬间已瞧出张武下盘出众,难以撼动,立时双脚一并,从张武胯间穿了过去。

张武也没料到此人变招如此之快,慢一转身,一把抓住正要起身的纪纲双肩往后甩去。张武何等样人?经他一甩,饶你千斤重也得飞了出去。岂料纪纲双手也顺势拉着张武肩甲,便像陀螺一样轻飘飘地落在张武身后。

张武情知有变,慢又转身要攻,不料纪纲故技重施,竟又一次从张武胯间穿了过去。这一变故,张武顾及不暇,待再转身要攻时,纪纲已直奔朱棣去了。

郑和年纪尚幼,武艺也并不精湛,可眼见情势危急,忙也上前挡在朱棣身前。纪纲似乎也没料到这几人竟然如此忠心护主,呆了一呆,旋即狞笑着便冲了上去。郑和拳打脚踢,岂料纪纲左手轻轻一格,已将郑和挥来的拳头挡开,顺势便抓住肩甲,接着身子一侧绕开郑和踢来的飞脚,右手又顺势抓向郑和胯间,将他整个人举了起来便要往外丢。

朱棣等人见状都是一惊,可这纪纲手法委实太快,要救已是不及。眼见着小郑和便要被重摔了出去,不摔个伤筋动骨也得皮开肉绽了,却在这时那纪纲居然忽然呆住了,举着郑和立在当地没了动静,只闪着一对凤目愣愣地盯着朱棣等人。

眼见机不可失,朱能、张武一前一后立时便抢了上去,却不料武艺高强的纪纲竟丝毫没有反抗,任由朱能等人将郑和救了下去,不妨胸口还挨了一脚直跌了出去。只是这一招如此轻易得手,倒吓了朱能等人一跳,实在想不明白这纪纲为何不躲不闪,像着了魔一样立在当地不动,硬生生挨了一脚。

待再去看时,那纪纲嘴角已是流出了鲜血,但神情间却满是愕然,竟似丝毫没有觉得疼痛一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