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五章 【奉旨查案】

燕王朱棣 弋央 2197 2016-07-28 18:32:04

  听皇帝说要自己不懂的可以请教魏国公徐达,朱棣不禁一愣。

这徐达却是昨夜朱棣曾想到的人选:李文忠调任,论资历、德望、还是忠诚,魏国公徐达都是极为合适的接替人选。可道衍当时却笑道:“任是谁,也不可能让魏国公徐达接掌京畿卫戍的。只因徐达功劳太大,德望太高,故而猜忌多疑的洪武皇帝绝不会让他掌握权柄,若是带兵也只会是在京师以外,万万不会将护卫京师的军队交给他的。”

当时朱棣还半信不疑,此时听朱元璋的口气,在他心目中魏国公徐达确不会是掌管京城护卫的人选,因而也不多言。又想及这掌握兵权是昨夜道衍极力主张的事,所以也不再推辞,便应承下来道:“既然父皇如此说,那儿臣只有勉励去做,尽量替父皇分忧。”

见朱棣接下了差事,朱元璋满意地一笑,却悠然压低了声音,踱至朱棣跟前悄声道:“朕让你掌握京畿,还有一层意思。”

朱棣一愣,也不敢胡言,只得躬身道:“还请父皇明示”

朱元璋缓步来到案头,取出几本奏折递了过去:“你且看看,这都是这几日发生的大案,里面藤牵蔓绕,朕瞧着不少人都卷在其中啊。”

朱棣接过小心翻看,一本是奏报原中书省右丞相汪广洋死因的奏折,一本则是大理寺审讯杨英的回折,附带着杨英的口供。口供洋洋洒洒数万字,写得十分详细,朱棣来不及细看,只稍稍扫了一眼,已暗暗惊出一身冷汗。

这杨英竟然将太子近臣叶伯巨如何来访,自己如何去打酒巧遇暴雨耽误行程,如何回府见到黑衣人屠灭满门,如何报信,如何逃走,又是如何被人囚禁在太平堤外的土城,又如何被太子审问,如何被转至寺庙躲藏等等,这些牵连太子的事他竟然详详细细、毫不隐瞒地全部招供了出来。

这杨英看来是不要命了,否则不会如何毫无顾忌地吐露实情。

朱元璋看着脸色发白、正在发愣地朱棣,淡淡道:“你无需太过惊讶,哼哼,人心本就比狼还可怕。朕这病就是被气出来的。你若也气病了,朕还指望谁帮朕去将这些混账事查清楚呢?”

“什么?要儿臣查?”虽然这些安排道衍早已预料到了,可此时听朱元璋亲口说出来,朱棣仍旧不免有些心悸。

朱元璋黯然落了座,点头道:“这里面还有一件事你不知道。便是那下毒害死汪广洋的张画士已被擒住,据他的供称,此事怕与老二脱不了干系。”

“什么?跟二哥有关?”

“是啊,哎,此事已有人证。据这张画士供称老二在栖霞山好像还有一处私邸,里面有些大逆不道的东西还未为可知呢。若是再加上物证。。。。。。”

这些事朱棣实则早已胸中有数,不想朱元璋却是现在才知道,若是皇帝知道了秦王的其他混账事还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呢。

正思量间,朱元璋又沉声道:“哎,你看看吧,这一个案子与太子有关,一个案子与秦王有关。这些事若是交给其他人,查出来,朕的脸面往哪里搁?朕就算交出去,又有谁敢替朕去查这些事呢?”

朱元璋说得如此入情入理,眼见着事情是无法推脱的,朱棣想起道衍那“借力打力”的话来,稍一思忖,忙接口道:“父皇,这杨英口供虽然事涉太子,可太子的秉性父皇是知道的,最是仁厚的一个人的。既然这杨英太子都没有杀,又怎会做灭人满门的凶残事呢?这一点还请父皇明察,儿臣也敢担保,太子绝对与这些事情无关。”

朱棣一愣,怅然道:“这。。。。。。这朕倒是没有想到”,言语间却高兴起来,赞赏地瞧着朱棣。

朱棣忙趁机进言:“父皇要儿臣查清这些案情,儿臣不敢推脱,自当为父皇分忧。可查案儿臣一窍不通,又需大理寺等协理,儿臣是万难办到的。这六部素来是由太子总领,儿臣想着此事还是得由太子坐镇指点协调,儿臣顺着太子的意思去查便方便多了。不知父皇以为如何?”

朱元璋万万没想到朱棣一边替太子洗涮清白,一边还把太子请出来,全然没有半分僭越的念想,不禁十分高兴,整个人都容光焕发起来,含笑点头道:“经你一番剖析,朕也觉得太子当与这些事无关。既然你有此请求,可见你的忠心,也可见你们兄弟的齐心,朕岂有不准之理啊?哈哈哈。”

朱棣听得皇帝准了请求,心头也自高兴:今后但凡自己有何举措,可全都会算到太子朱标的头上,秦王等人要怪也不会怪到自己身上了。故而忙跪倒接旨:“若如此,儿臣便敢领下差事了。”

朱元璋赞许地点了点头:“你且去吧,也去见见太子,你们计议一下,看如何办才好。你们计议好了便放手去做便是,不用再来报朕。有你们兄弟二人齐心联手,朕是可以放心了的。”

朱棣出了西暖阁,顿时觉得轻松不少,想着数月不见,见过皇帝之后确也该去见见太子朱标,这才符合人臣之礼,故而便往东穿过乾清门,过奉天殿,来到太子朱标的柔仪殿。

宫里的消息素来传得飞快,燕王在西暖阁竭力替太子洗脱,并请太子坐镇查案的消息早已飞到了太子朱标的耳中。当朱棣来到柔仪殿时,太子正拿着一本三字经在教皇长孙朱允炆念字,仍旧一副儒雅端庄、其乐融融模样。

“大哥,哈哈哈”,朱棣远远地便喊道。

朱标见是朱棣,也自高兴,忙一把扶住要行礼的朱棣,上下打量了半响,感叹道:“四弟去了一趟北平,黑瘦了不少,为兄瞧着都心疼啊。”

说着朱标已暗暗噙着泪。若说朱标的伤感有假,却也不是。可若说全是因为心疼弟弟朱棣,也不尽然。只因当年随着空印一案,名不见转的燕王朱棣忽然一跃而起、崭露头角,宋濂等一干太子近臣觉得凭空崛起的这位燕王迟早会成了威胁,故而趁机在皇帝面前进言,将原本不需就藩的朱棣打发去了苦寒的北平府。可如今几个案子接连发生,皇帝对自己也起了疑心,朝臣们惧于洪武皇帝肆意杀伐的戾气竟没一人敢出来说话。不想最终还是这个被自己弄到燕北之地的四弟站出来替自己洗刷清白,此时见了他不禁又是羞愧又是欣喜,却又有几分感动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