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四章 【父子重逢】

燕王朱棣 弋央 2051 2016-07-28 18:31:23

  当朱棣到了春和宫时,却又说皇帝已经去了西暖阁。朱棣便又急急赶去西暖阁,在外请见得允后便整了整衣冠,悄声踱了进去,只见老太监赵成和惠妃郭氏正服侍着洪武皇帝朱元璋在用早膳。

朱元璋平民出身,早年因饥寒交迫、生计无着才投了军,最是知道生活不易,故而当了皇帝之后饮食仍是极为简朴。看那膳桌上,摆着也只三样秦淮吃食:两个永和园的黄侨烧饼,一碗奇芳阁的鸡丝浇面,还有一碟五色小糕。

朱棣虽然于吃穿并不讲究,也不在意,可也知道便是一般的富户官宦人家的早饭也要比当今皇帝的丰盛了许多的。

看着一边吃着鸡丝浇面一边仍拿着一本黄陵奏折翻看,面容明显憔悴不少的朱元璋,朱棣心中竟莫名泛起一股酸楚来,梗咽了一声叩下头去:“儿臣拜见父皇!”

“哦?!是我们的燕王回来啦?!”朱棣放下奏折抬眼看了看跪着的朱棣,眼中顿时放出光亮来,一边推了推碗筷一边笑谓一旁的惠妃郭氏道:“朕已用好了,把这些都撤下去吧!”

惠妃郭氏还不到三十的年纪,有着江南水乡女子特有的秀雅和风韵,近些年来是最得朱元璋宠信的一个妃嫔了,听朱元璋如此吩咐,情知他是要与燕王朱棣讨论政事,忙招呼几个宫女将膳食收拾出去,朝朱元璋福了福,悄声退了出去。

朱元璋看起来有些虚弱,可精神倒还齐和,因见朱棣眼圈发红,心下也颇为感动,指了指身旁的椅子笑道:“没想到在军营里厮打出来的燕王也有儿女情肠的时候啊?!哈哈哈。嗯,这一趟北平走下来,你看起瘦了些,却也沉稳了不少,看来燕北之地确是苦寒,让你去就藩是历练,也是让你受苦啊。”

说着朱元璋似乎颇为感慨:“有什么办法呢?大明江山打下来不易,可打江山难,守江山更难啊。但是守江山能靠谁呢?还不是只有靠我们自家人?朕也老了,身子越发的不济,可朕的那些儿子,你们那些兄弟,却有几个能让朕放下的呢?”

朱棣见此次觐见,洪武皇帝竟全然没了以前的煞气,心头暗暗诧异,莫非人老体弱时都要齐和平静一些?

朱元璋看了看端坐不语的朱棣,不禁笑道:“你不用这么忧心忡忡。你在你们兄弟中间,还是朕比较放心的一个了。此番召你回应天,你便在这里住些日子,也顺道儿养养身子。如今你王妃也娶了,朕还想多抱几个皇孙呢,哈哈哈。”

朱棣经与道衍筹谋计议了一夜,对朝局之事早已了如指掌,此时见朱元璋尽说些不痛不痒的话,也不知所以,难保不是皇帝有意试探什么呢?这位洪武皇帝的手段他不是不清楚。故而只得点头称是,其余的话一概不敢多说。

朱元璋随口说着,不住拿眼瞧朱棣,见他如此谨慎,似乎也颇为满意,端起早已预备的清茶饮了一口,神情瞬时便冷了下来,眯着眼盯视着门外烟云,许久方沉吟着:“近些日子以来,发生了一些事,颇令朕头疼。西番叛乱朕已经派沐英为征西将军,率领王弼前去讨伐,想来不日便可平复。只是西番秉性叛逆,多行不轨之事,不肯臣服。即便平了一时,想来今后此类事也不会少的。前些日子赈灾、修堤已经废了不少库银,再打几次仗,国库怕也没有存银了啊。”

朱棣想着这西番确是叛乱不断,征讨即便一时得胜,可方方得胜回京,没过几日又叛变了,极不愿臣服的一个地界。这些事朱棣与道衍闲聊时也曾计议过许多次,心中早有主张,故而沉吟着道:“父皇,儿臣想着这西番历来叛乱不断,非有人永世镇守不可,也可免朝廷一再长途出兵,劳民伤财。”

“嗯,嗯?”朱元璋眼光一跳,悠然起身,来回踱了起来,许久方道:“嗯,这确是一法。可你们兄弟都已被朕派往西线防备残元,其他人不是太过年幼,便是不能独当一面。这却是难办啊。”

朱棣见朱元璋起身,忙也不敢端坐,起身肃立:“父皇为何不让沐英留在西番一带镇守呢?沐英本就是勇将,征伐西番也不是首次,西番闻其名而肝胆俱裂,若他镇守在那里,叛乱之事想来便可以免掉大半。只要战事不起,耗银便少了。”

朱元璋悠然驻足,上下打量着朱棣许久忽然放声大笑起来,许久却又不置可否地道:“嗯,你的法子确也不错,只天下战事不断,朕的起兵老臣已经少之又少,留下来的像徐达、付友德都已年迈。能战的只剩下沐英、汤和、蓝玉几个。嗯。。。。。。哦,还有李文忠。”

说到李文忠朱元璋若有若无地又举茶饮了一口,方淡淡道:“只是天下尚未大定,说不准什么时候战事又起,可河州一带的城池呢,哎,只能用不堪一击来形容了。万一打起仗来怎么得了?所以,朕派李文忠去各地检修城池,也顺道儿督理一下军务。”

检修城池、督理军务这等琐事又何须派李文忠这等战场宿将?

朱棣心知肚明,却也不敢点破,只得点头称是,只等洪武皇帝将文章慢慢做下去。

果然朱元璋话锋一转便入了正题:“李文忠原本掌管大都督府,这五军都督府和京卫指挥使司全都由他统领。可如今他一调走,朕举目看去,竟然没有可以接掌之人。所以,朕细想之下,便将你从北平调回来接掌大都督府。这可是要紧的差事,放给其他人,只怕朕睡在京师都不踏实呢。哈哈哈。”

一切竟都如道衍所料。

朱棣吃惊之余忙谦辞道:“儿臣尚且年轻,这么重的担子,只怕儿臣难以承受!”

朱元璋却摆了摆手制止道:“你不需忙着辞。朕既然要你来做,你便放手去做。这京师的武官也只有你跟他们比较熟识一些。若是有什么不明白的,你也可以去请教魏国公嘛。哈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