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四十三章 【夜探灰山】

燕王朱棣 弋央 2040 2016-07-27 19:19:52

  眼见元兵备战如此周密,一出栖贤寺陈珪不禁踌躇起来:辽阳位处大宁以西,元兵既然已将粮草运到了大宁府的灰山,那定然在锦州、朝阳、葫芦岛、阜新等地布有重兵。若要到辽阳,就必然须穿过这些地界,万一被发现,元兵只需将锦州、朝阳、葫芦岛连成一线,便可切断归途。那时分,北有元兵,东有女真,西有高丽,南归之路又被切断,便只有束手待毙、任人宰割的份了。细想之下,委实太过危险。可相处许久,陈珪已然发现朱棣乃是一个极有决断、不容违拗的主,事到临头去劝其回头,只会激怒于他,故而张了张口,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陈将军有话要说?”朱棣也是细心之人,早瞧见陈珪模样,冷峻的脸上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忽然问道。

陈珪见朱棣眼神犀利如刀,心头莫名慌乱,也不敢抬头,只矮了矮身道:“殿下明察,下官是想问,此去辽阳路途艰险,且途中必然多有元兵,不知该如何选择这侦查线路?”

朱棣仍旧一副淡淡似笑模样,想了想便道:“陈将军不是已经说过了么?要探元兵,只宜夜行,如今天已亥时,没有多少时辰便会天亮了。既然方才那群匪人说元军粮草屯于灰山,那咱们便先去灰山瞧瞧吧!”

屯粮之地必有重兵把守,这是何等浅显之理,朱棣不会不知。可既然这位燕王已然决定去灰山,那自然不可违拗。且灰山在大宁境内,与遵化、永平相邻,若是有什么不测,调兵也是方便许多,比之去辽阳已安全了不知多少倍。故而陈珪也自无话,心头已是松泛不少。

大宁位于长城以北,紧邻残元和女真部落。当年徐达攻占大都,驱元兵于漠北,依着旧长城的山势建立防卫,却并未在大宁驻兵。只因大宁地势平坦,又在长城之外,乃是易攻难守之地。虽如此,可大明深知此地重要,虽不驻军,却时常派军出没大宁境内。多年以来,大宁便成了明军、元兵、女真以及燕山一带窜逃的山匪集结搅闹的混乱之地。只是随着李文忠调回应天,陈亨掌管燕山、北平防卫之后,只知谨守燕山,已少有派兵大宁了。因此,大宁此时实则已基本沦为元兵的地界。

说来也是稀奇,大宁地势平坦,却在中央耸立出一座高山,是为灰山。灰山下伴着些许山丘拱卫。加之大宁紧邻渤海,水气旺盛,这灰山一带竟然山高林密,极易藏兵。加之灰山地势高耸,俯瞰山海关,乃是进攻山海关的战略支撑之地。元兵屯粮于灰山,不可谓不是一着妙招。

朱棣一行趁夜而行,竟然极为顺利,刚过寅时便已抵达灰山南麓,却见林间黑沉沉的极为寂静,哪里像是个屯粮驻军之地?

众人都有些迟疑,陈珪却想了想,悄声道:“灰山南麓面朝山海关,极易被发现。若是元兵真要屯兵存粮,也决计不会是在南面。元兵驻守在辽阳一带,想来这屯粮之地会在灰山以东,直面辽阳才对。”

柳升却不以为然,沙哑着嗓音道:“哼哼,元兵的粮草必然从漠北运来,运粮讲究悄无声息,怎会绕道辽阳之后,再往东进灰山?岂不是故意暴露行踪?”

陈珪见他质疑自己,也是生气,冷冷回道:“灰山以北正面广宁,广宁可是女真部落的地界,岂容他们从北面运粮?”

“哼,容与不容,看了才知道”,谭渊已是加入战团,却明显是站在柳升一边。

见他们都动了意气,朱棣不禁失笑,摆了摆手,趁着谭渊的话头道:“便如谭渊所言,到底军粮藏于何处,咱们去看了不就知道了么?本王看来,咱们先绕到灰山以东瞧瞧辽阳守军,若是没有粮草,再绕到北面也不迟。”

听朱棣发话,众人都没了言语。便按着朱棣意思,从灰山南麓上山,却饶着山脉到了灰山以东,站在山腰间,远方辽阳军营火光如星,隐约可以看到军寨扎得整整齐齐,颇有规制,显然元兵主帅是个知兵之人。虽如此,这灰山以东的丛林里仍旧悄无声息,看来陈珪所料是错了,元兵并没有屯粮于正面辽阳的东面。

瞧着陈珪有些面红,谭渊不禁讪笑,柳升却似全然不知一般冷着脸朝灰山北面行去。只行了一炷香的功夫,便隐约可以听见嘈杂之音,众人都是一惊,看来柳升这回是料对了,灰山以北确是元兵存粮屯兵之地。

众人都噤了声,柳升已是抽出腰刀,矮着身子领着一队军士当先从丛林里摸了过去,谭渊、薛禄则紧随其后,陈珪、朱能、张武、郑和带着王府护卫护着朱棣走在最后。

到了灰山北面,探头从林间看去,朱棣不禁吃了一惊:但见灰山以北的山间火光漫天,火把一字排开犹如一条长龙直通山下,顺着小道通向广宁,元兵果然在将军粮运至这灰山。瞧着火光,到了灰山山腰间便断了,山下传来嘈杂闷哼之音,显然元兵在灰山的屯粮之地便在山腰处。

“殿下,卑职待人去查探一下。请殿下带着护卫留在此处等候消息”,柳升来到朱棣跟前忽然悄声道。

想着自己一行两百余行动起来动静委实太大,极易暴露,让柳升去探查屯粮之地确要保险一些,故而点头首肯。

得了朱棣将令,柳升朝谭渊、薛禄等人使了使眼色,因都是柳升的老部下,众人极有默契,顿时便有十数名军士悄声跟了过去,却并不带刀,只背着弓箭。如此夜深的林间,近战确是不便,腰刀在身容易妨碍且易发出声响,弓箭的作用比之要强了许多,也方便许多。

见柳升等人去远,朱棣、陈珪、朱能等便带着军士俯卧于地,远远戒备。也在此时,众人这才发现这灰山之上的竟全是灰色的沙石,而无泥土,也真是稀罕,难怪此山得名“灰山”,原来其中竟有这缘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