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三十八章 【关城翘楚】

燕王朱棣 弋央 2003 2016-07-27 19:14:28

  听陈珪说昌平卫千户李彬名望极高,众人都暗暗吃惊揣度。

就连郑和都忍不住诧异道:“认识这李大人的人是陈将军的万倍?啧啧,这也太过了些吧?他怎的能有如此声望?”

朱能也嚷嚷起来:“这李彬也姓李,莫不是跟飞将军李广一样的人物吧?若真是如此,那他的武艺定然是不错的了,我倒要好好跟他讨教讨教!”

朱能话里虽说是讨教,可是谁都看得出朱能是要去挑战的。一旁的薛禄等昌平护卫都不禁侧目,暗想这些人一个个都透着贵气,且如此大的口气,怎么看也不像是北平卫的普通护卫,便不住拿眼看谭渊。

谭渊实则也在怀疑这群人的身份,可陈珪的官凭是造不得假的,毕竟是长官,也不便慢待,于是抿嘴一笑道:“看来陈大人对我们李大人知之甚深,诸位不妨问问陈大人不就清楚了么?”

陈珪此时仍是忍着笑,摆了摆手道:“诸位都莫胡猜乱想了,咱们这便入关见见这位李大人不就清楚了么?”说着便拿眼看那始终没有言语的柳升。

只见柳升瞧着近在前方的居庸关出了一会神,扭头朝谭渊微微点了点头。

谭渊会意,嘻嘻一笑,领着众人便往山下行去。只过了半柱香的功夫,谭渊一行便顺着一条山间小径来到了山下,只听“哗哗哗”水流声响,这山下居然是一条河沟横在当前。河沟并不宽大,可从水声听来其水流甚急,加之两侧山高林密,倒算是一处天险。

河沟的东西两向以一座狭窄的木廊桥相连一处,前方便是居庸关关城。廊桥上无不一哨,竟把守得什么严密。想来那薛禄等人只是这座廊桥的一个前哨罢了。

由于此时卯时还不到,天还未亮,桥上的哨岗也不设火把,这一处的景致也看不真切,只有郑和少年人眼力极好,忽然道:“快看,这河沟居然是从里面流出来的?前面是不是一个水阀?”

朱棣等人这才凝目看去,果见廊桥下不远处建有一个双孔圆拱水门,水门上还设有闸楼,内设水闸是肯定的,也不禁好奇,便问谭渊:“此处有河沟已属稀奇,这河沟居然穿关而过?不知当时建关时是故意为之呢还是巧合?莫非这也是徐大帅当年的手笔?”

谭渊一笑道:“这自然是徐大帅当年重修居庸关时有意为之了。据说徐大帅加固扩建居庸关时,因想着此处临近漠北,水源极是问题,便故意将关城的大部分建于河沟之上,并设闸楼和水闸,借此控制城内的水量。若遇到洪水季节则打开闸口泻洪。若是枯水季节,则储备河水以供城内使用。否则以这居庸关干涸偏僻之地,要养活一城军士,谈何容易?”

陈珪朝朱棣拱了拱手,也插话笑道:“谭兄弟怕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呢。这居庸关说起来可谓我大明越至漠北敌后的一处根据之地。若是站时,此地既是养兵屯兵之地,更是前方将士之后方保障。前方的粮草、水源皆出于此。此地若无存水之处,其功能怕要十减其八了。而且当年留下这么一座廊桥,想来也是为了与北平等地的一个暗口,派兵调兵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敌于错所不及便是自然之事了。”

朱棣万不想这么一座小小的偏僻关城,其设计、功用竟然如此重要和巧妙,也是暗暗咂舌,只面上却不露丝毫痕迹,一副冷峻沉思模样,心头却已对当初离开应天时道衍和尚和徐达千叮万嘱自己定要去巡视边防的意味更加了然。这种地形,这种战法的设计,若不亲身来看,是万不能知其一二的。

一行人说话间已是穿过了廊桥,来到关城之下,一座高大的石门映入眼帘。石门两侧插着火把,隐隐可以瞧见守卫的军士正搭弓备箭盯着这一群不速之客。就着火把的光亮可以看见这石门如台,下穿以梯形园劵道。券道两侧雕饰着繁缛,门道上有两笔浮雕,雕的是四天王像及各族文字经文咒语等,十分的精美。

柳升带着谭渊、薛禄等人当先而行,停在石门下。谭渊朝上望了望,问道:“今夜是何人把门?柳大哥回关来了,快开关门。”

石门上暗堡里的人眯着眼瞧了瞧,果见是一个刀疤汉子威严地立在门下,不是柳升又是谁?忙道:“哟,柳大哥终于回来了,兄弟们这就给您开门去!”说话间已经一溜小跑下了暗堡,只听“轰轰嘎嘎”一阵山响,石门渐开。

朱棣等人跟着柳升身后策马而入。穿过石门,这才看见这处关城竟然是一个“过街塔”的基座,基座用汉白玉石筑成,呈矩形,台顶四周建有石栏杆、望柱、栏板、滴水龙头等,十分的齐全精细。方才通过的石门实则是台基中央的一个门洞,通过门道可通行人、车、马等,于战时应付是绰绰有余的了。

“这座塔台倒是很壮观精美,不知可有名字?”朱棣骑在马上四下观望,越发觉得这居庸关设计得不是凡品。

“大人,这里名叫云台,取其‘远望如在云端’之意,在前元至正年间便已有了。原先在这处还建有一座寺庙,好像是叫泰安寺。当年战事一起,这泰安寺也已毁掉了”,谭渊也摸不清朱棣的身份,只能称之大人,礼貌应答道。

见朱棣等人左顾右盼,如观花善景一般,冷面柳升撇了撇嘴,越发的倨傲,沙哑着嗓音扭头冷冷朝一名军士问道:“李大人现在何处?”听这话的意思他便又要公干,去见上司了。

“李大人现歇息在南关瓮城”

听军士禀告,柳升点了点头,调转马头就要往南而去。

陈珪看了看朱棣,尴尬一笑,拦住柳升道:“一夜赶路,柳大人也不歇息?你这是要去见李彬李大人么?我与李大人也是旧识,不知可否同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