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三十七章 【巡视居庸】

燕王朱棣 弋央 2074 2016-07-27 19:13:57

  北平以西复有燕山山脉和太行山山脉,故而此处崇山叠嶂,山高林密。燕山山脉与太行山脉又相交于一处,是为军都山。军都山东以古北口与燕山相邻,西界则为居庸关,同太行山相对。

军都山有一处峡谷,峡谷有西山夹峙,下有巨涧,四周都是悬崖峭壁,地形十分险要。当年徐达、常遇春为防元顺帝卷土重来,便在此处重修关隘,以强防御。这处关隘便是居庸关。

居庸关得名始于秦朝,相传始皇为修筑长城,将数十万囚犯、士卒、民夫徙居于此,而得“徙居庸徒”之意。此处长城东连卢龙、碣石,西属太行山、常山,乃是天下之险,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关城有南北两个关口,南名“南口”,北则称“居庸关”。

居庸关两旁的山势雄奇,中间却有一条溪谷,俗称“关沟”,居庸关也因此建起水陆两道关门,即南门和北门。南北关门之处都筑有瓮城,以供屯兵防御之用。

柳升虽然只是百户护卫,却正是这居庸关的守将,统领着这居庸关水陆两处的关防。

朱棣等人深夜在黄土山与柳升一场误会缠斗,又听了柳升的遭遇,早没了睡意,便夤夜随着柳升回居庸关的营寨。只柳升性格过于冷僻,一路无话,亏得那能言善道的年轻军士跟着解说路上的风土人情,才不至冷场,至此众人方知那青年军士名叫谭渊。

“此处关城是当年魏国公所建?”朱棣依着道衍和尚的谋划巡视边防,居庸关便是首站,且早闻雄名,因站在山腰望着这座在黑暗里影影绰绰的建筑问道。

谭渊能言善道,却并不读书,也不知太多典故,听朱棣想问,也只能嗯嗯啊啊应付一番,惹得朱棣一愣。

陈珪忙笑着接口:“那是洪武三年的事儿了。那年二月自华云龙攻破了云州,金朝兴又相继攻克东胜州,汪兴祖攻克武州和朔州,元兵在漠北的前哨就此荡平。这时徐大帅率大军出征直抵安定,元军最后一支精锐在大将库库的带领下原本正自围攻兰州,得信后遂撤围转赴安定迎战。嘿嘿,不想这正中了徐大帅的圈套。徐大帅早已遣李文忠副帅连夜抢占这居庸关,严密布防之后偷入大漠,经野狐岭至兴和,犹如天兵下凡,轻易便迫降当地元军守将,继而又经骆驼山进攻察罕诺尔,擒获了元将珠孟和沙达哈等。这年五月,逃至漠北的元惠宗经不住李文忠副帅的穷最猛打,活活累死在逃亡路上。嘿嘿,这居庸关便如逃到敌后的一处易守难攻的桥头堡,只要将小小的居庸关握在手里,至少可以牵制敌军十万兵呢。哈哈哈!”

听着这些典故,想着当年大军以吹古拉朽之势横扫曾经不可一世的元兵的景象,众人都啧啧称羡,恨不得早生几年投身沙场才过瘾。只有那柳升仍旧是石雕一样,可眼中却已冒出一道精光。

郑和吐了吐舌头,叹道:“陈将军知道得可真多啊,比书本上的都还齐全详细。”

陈珪听他称赞,谦虚地一笑,摆了摆手道:“这如何敢当?我只是记性好,平时又爱听那些老军务们讲讲当年的故事罢了。”

“来人站住”,正当众人闲谈之时,林中忽然传来一声断喝,众人忙勒住马绳举目望去,却只见这一带林密树多,哪里有人影?也不知这声音从何处传来。

却在这时,那名叫谭渊的年轻军士策马上前几步,忽然朝前方丛林道:“可是薛大哥?今晚是你们值夜?”

“谭兄弟?你们回来了?”

说话间从丛林中闪出几个人来,他们有的隐在草丛深处,有的藏身在浓密的枝叶里,一个个头上身上都用树枝环绕作为隐身之用。

只见一个有些消瘦的俊俏男子缓步来到众人跟前,仔细打量已是认出了谭渊和柳升,不禁一喜,快步上前拱手道:“你们可回来了。柳大哥,你可回来了,李大人前几日便来了,得知你带人出去巡防,着急得不行,如今还宿在南关瓮城的军营里呢。”

“李大人来了?还宿在军营里?”谭渊听了心头不禁一慌,转头去看柳升,刀疤脸在昏暗的火光下仍旧是一副冷傲模样,没有半点起伏。

“李大人?哪个李大人?”陈珪好奇地看了看哪个消瘦俊俏的男子,又转脸问谭渊道。恰此时那个男子也正上下打量着这群不速之客。

谭渊忙相互介绍,指着陈珪朝那俊俏男子道:“哦,还没来得及给大哥介绍,这位是北平卫都指挥同知陈将军。陈将军带着属下来此地公干,在路上遇上的!”

说完又指着俊俏男子朝陈珪等人道:“这位是我的结义大哥薛禄。”

薛禄听说是北平卫的将官,脸上不禁变了变颜色,态度明显冷了下来,可毕竟陈珪官阶在那里,薛禄也不敢怠慢,便插手弯腰行了军礼:“卑职薛禄参见陈将军!”

陈珪见这人俊秀得像个书生,可说话间却有断然之气,愣了愣忙伸手扶住,笑道:“原来是姓薛,哈哈哈,你们薛家可没少出将军啊?!哈哈哈”。

薛禄听罢也是一笑,见陈珪言谈间并不跋扈,心下的反感也少了几分。

陈珪却又问:“你们方才口中的李大人可是昌平卫千户李彬李将军?”

薛禄想他们都是高阶军官,相识也并不奇怪,只点头称是。

陈珪听了却高兴起来,扭头朝朱棣等人道:“这李彬李大人可是我燕山一带的‘名将’啊,当年其声望应该不在李文忠李副帅之下呢!”

众人听了都是一愣,朱棣也不禁皱眉,满腹想了想,仍是摇了摇头道:“能与李文忠齐名?我怎会没听说此人?”

陈珪却难得的诙谐,似乎一谈到此人心情都齐和随性了几分,忙摆了摆手道:“不不不,我可没说这个李将军能与李文忠副帅齐名啊?我只是说这个李将军名声不在李副帅之下。嘿嘿嘿,在这燕山一带,上自军官统领,下至下民百姓,认识李将军的怕比认识我的要多上万倍都不止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