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三十六章 【阴谋算计】

燕王朱棣 弋央 2282 2016-07-27 19:12:56

  朱棣想着徐达为人正直仗义、外钝内明,自然不会责罚于权宜从事的柳升,因而差异相问。

那青年军士咧着嘴摇了摇头,又长长叹息了一声,俨然一副说书人的模样,这才解说起后话来:“若是有徐大帅在,柳大哥自然不会受到责罚,这是明眼人都看得清的事儿。哎,可怪只怪柳大哥霉星照命,徐大帅中军一败便被当今万岁召回了应天,这燕山的战事全部交给了李文忠副帅。当时徐大帅的中军也被逐个分割,柳大哥两千亲兵也被分了出去,自己被调到了北平任都指挥同知”,说着又指了指陈珪:“便是现在这位陈将军的官职了。”

陈珪不禁吃惊,不想跟前这位勇武的丑八怪竟然会是自己的前任,愣愣许久,口风却已是变了,问道:“那柳大哥又因何被降了职呢?”

“哎”,那青年军士重重地叹了口气:“那是洪武六年的秋天,正值那永平卫千户郭亮过寿,便请了北平的司官去永平赴宴,其中自然有北平卫北平都指挥使陈亨,他们本就是一丘之貉,哼哼!”

朱棣不想此事居然又与那北平都指挥使陈亨有关,也是一愣:想想此人真可谓神奸巨恶了,竟然处处可听得此人名头,此人也是处处耍弄权术、为非作歹,真欲除之而后快。不禁皱眉:“哦?!只是一个宴席罢了,莫不成里面有什么阴谋?是鸿门宴?”

“嗨,大人说哪里话?”青年军士一摆手冷笑道:“那郭亮与柳大哥有嫌隙,又怎会请柳大哥?”

“那是如何?”

“哼哼,这北平的防卫以北平都指挥使陈亨为首,陈亨若去了赴宴,那这防卫大事自然便落到了柳大哥身上。诸位可能不知:彼时李文忠李大帅正在燕山追击元兵,为防后院着火,李大帅早已命令北平守军不得他的帅令,万不能出城门一步的。哎,不想那陈亨走了的第二天夜里,一队十余人的残兵忽然来到北平城下,来报说是李大帅的亲兵,说李大帅在白登中了元朝太尉不花的陷阱,几近全军覆没,他们拼死杀出重围来北平求救的。”

“哦?”朱棣与陈珪对望了一眼,不禁都有些不置可否。战场上虚虚实实,实在不易把握。这十余人若是元兵伪装,那北平如果出兵救援,元兵必然乘虚而入占了北平。可若是这些残兵是真,那主帅危急,便该立刻救援才是。这一正一反,截然不同的结果,如何把握如何权衡,委实太难了。

青年军士默然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哀叹了一声继续道:“当时柳大哥也举棋不定,原想着拍几队哨兵前去侦查一番不迟。可又想到李大帅要奇袭白登是极机密之事,也就是这一两日的事,北平也是前日方得到的讯息,外人是万难知晓的,更何况是白登的元兵?故而柳大哥再无犹豫,料定这些人是李大帅的亲兵,便连夜点齐兵马出城救援。”

听至此,朱棣也忍不住凝眉沉思,一对眸子闪着金亮的光芒,忽然冷冷道:“哼哼,怕此中有诈吧?!”

陈珪也正沉吟,诧异问道:“不知殿。。。。。。何以见得呢?”陈珪原想称呼朱棣为殿下,因想着朱棣未曾言明身份,自己也万万是不能表露的,便硬生生将殿下的下字咽了回去。

朱棣淡淡一笑:“这有何难解的?若你是主帅,你被围困,要派军突围求援,会只派一些兵士?既然兵士都能突围出来,何以不见勇士裨将?”

“哦”,陈珪恍然,佩服地看了看朱棣:“主帅被围困之时,命全系于突围之人,故而必会选择忠勇无匹的将佐前去求援,而不会只派兵士。”

朱棣点了点头,沉吟道:“而且在被围困之时,也决不会,也不能只派一支精兵突围的。多派几只精兵既能分散敌军注意,易于突围,也不至于一支精兵被围歼则救援之事便尽毁于一旦。”

青年将士愣愣地看着这二人,呆了一呆,苦笑道:“哎,若是当时二位将军在的话,柳大哥也就不至中了别人圈套了。”

“这真是元兵的计策?”陈珪问道。

年轻军士却摇了摇头,冷冷一笑道:“哼,圈套是圈套,却不是元兵的,而是那永平卫郭亮和陈亨设的!”

“什么?”众人都吃了一惊。

青年军士盯着众人,黯然地点了点:“这自始至终都是陈亨和郭亮摆好的圈套,只等柳大哥带着军队一出城,便被埋伏好的陈亨和郭亮逮了个正着,他们不由分说便将柳大哥绑了起来,还诬陷柳大哥图谋造反,哼哼,真真心肠歹毒。”

朱棣暗暗想着整个事情原委,这陈亨与郭亮的计谋不可谓不周密,也不可谓不歹毒,眼中闪过一丝杀意,旋即却隐了过去,淡淡道:“那柳将军便是因此从正二品降成了一名百户护卫?”

青年军士点了点头,继续道:“那陈亨、郑亮二人诬蔑柳大哥造反,原是想置他于死地的,此事报到李大帅那里,亏得李大帅与徐元帅交情甚笃,念及柳大哥原先的功劳,便没有以谋反罪来上报朝廷,只治了个违反军纪。”

朱棣点了点头,暗赞李文忠处置得也算巧妙,原想着事情至此便算是终了了,可觑着那青年军士,神情见竟似含珠待吐,方知还有下文。

果不其然,青年军士舔了舔说得有些干涩的嘴唇,接着道:“柳大哥自此便被降至百户护卫,众弟虽然兄心中愤懑,可想着毕竟人是没事了,况且把柄又拽在人家手里,因而也无话可说。只不想那陈亨郭亮阴毒得与禽兽无异,竟定是要将柳大哥置于死地方才罢了!”

“哦?莫非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陈珪身为北平都指挥同知,乃是陈亨手下的第一副将,虽不耻其为人,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日日勤谨办事、小心应对,竟深得陈亨的信赖。此时听着陈亨的陈年恶事,也想多知晓些,有备无患,故而相问。

青年将士越发愤恨,咬了咬牙唾了一口唾沫,抹着嘴角的唾沫星子悻悻道:“哼,这是自然,只手段太见不得人罢了。那郭亮以为将柳大哥调到他永平卫的麾下便可以将他随意摆致死,哼,可不想柳大哥一身武艺、兼之硬气仗义,在军中颇有威望,几次下手都因有人通风报信给躲了过去。因想着如此长久下去,总有不慎踩空的时候,便由几名军士偷偷往外给柳大哥几个交好的将官报了信儿。几次周折,总算将柳大哥调出了永平,来到了昌平。虽说在昌平仍旧只是个百户护卫,可毕竟是自己的兄弟,睡觉也可以踏实一些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