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三十章 【群匪夺宝】

燕王朱棣 弋央 2576 2016-07-26 12:23:17

  朱棣一行人草草看了三清阁里供奉的玉清原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又到四御殿看了四大帝像。三清阁两侧有转角翼楼相通,东为藏经楼,西翼楼为朝天楼,后为云集园。

朱棣等人一间不落看了个遍。白云观的观主苗道一听说有贵人到来,早迎了出来。朱棣不愿显露身份,便让陈珪领头应对。

观主苗道一是个五十岁上下的干瘦老头,留着山羊胡子,穿一身洗得发白的青段道袍,举止彬彬有礼,一副乡下老学究的模样。

苗道一听说陈珪是北平府都指挥同知,十足的朝廷从二品高官,忙不敢怠慢,一步不落地紧随在陈珪身侧,又是引路,又是指着陈旧宅院一一解说,十分的殷勤。

但看那陈珪,却是红着脸,不住用眼角瞥向朱棣,一副比吃了苍蝇还难受的模样,郑和等人暗暗偷笑,笑着若是这位道士知道了朱棣身份,那就算不吓死也得寒碜死了。

朱棣却不以为意,抿嘴笑问:“苗道长,方才我等在三清阁前遇见一位唱歌的高士,不知道长是否认识?”

苗道一愣了愣,神情间有些忐忑:“他?他莫不是有什么失礼之处?”

朱能心直口快,恼火地冷哼道:“哼,那个杀才,忒是无礼作怪。明明看到我们这许多人要游那三清阁,偏用笤帚将灰尘扫得漫天都是,害我等吃了不少黑灰,哼,呸”,说着朱能兀自恶心地唾了一口。

见苗道一尴尬得额头浸出密密的细汗,朱棣暗笑这观主胆小矜持,便朝朱能摆了摆手,淡淡笑道:“道长不需惊慌,莫听这杀才胡言乱语。我等是听那道长方才所唱歌声中透出脱俗的高远之气,想着白云观乃是卧虎藏龙之地,便向观主你打听打听罢了,可没有丝毫见怪为难的意思,观主可莫要想左了才是呀。哈哈哈”。

苗道一将信将疑,怅然望着朱棣,但见朱棣行止雍容有威;言谈虽淡然,却犹如金石凿地,掷地有声,令人不敢等闲视之。叹了口气,这才道:“哎,他道名叫做火真,在前朝时乃是昌平一带的悍匪头目。洪武元年的时候,大帅徐达和长平王常遇春攻了大都,顺道也把北平周边的匪窝也给剿了,他也就没了着落。”

众人不想那相貌猥琐的火真曾经居然是个土匪头目,都吃了一惊。陈珪于道学也还知晓,便奇道:“火真?你是说他道名叫火真?那岂不是与火云真人有些同名?这也太狂妄了些罢?”

朱能也笑着插嘴打趣道:“我说观主啊,他一个土匪头头,亡命天涯、落魄江湖是他应得的。你们白云观乃是修身之地,怎的容了他这么个货色?莫不是你们白云观也有意干那些土匪勾当?”

朱棣听朱能说得过分,忙摆手制止,笑问道:“观主,莫听我这随从胡言乱语。在下想来,观主会给他以容身之地,可是这白云观受过他的恩惠、欠了他的人情?”

苗道一点了点头,慨然叹道:“大人所言是实,也不全是实。只因欠火真恩情的不止贫道一人,整个白云观都欠他恩情啊,若不是他,白云观只怕早就没了。想那年长春宫无端着了天火,被烧得干干净净。却不知道哪儿来传言说长春宫里藏着许多成吉思汗和忽必烈赏赐的金银珠宝,在大火中已经悄悄搬到了我白云观。哎,一时间,这北平四周的贼人都打起了我们的主意,防不胜防啊。”

众人不想当年还有这么一段故事,人人听得出了神。

苗道一想来也是个絮叨之人,见朱棣等人爱听,也就来了精神,便继续道:“那个时候,白云观苦于留言,担心贼人搅扰,只得夜夜派人把守道观,却终抵不过贼人人多势众。便在一天夜里,密云、延庆和门头沟几处的匪盗纠集一处攻进观来,四处杀人抢夺,要去找那些传言中的财宝。可我白云观又哪里来的财物啊?哎,那些个匪人也不问青红皂白,见人就杀。一时间我白云观血流成河,那个惨啊。”

说话间苗道一满面悲沧,落下泪来,似乎仍旧不愿也不敢再想起当年那个可怕的晚上。

苗道一用袖袍抹了抹泪,强自平复了新奇,这才接着道:“亏得当时一个乞丐杀了进来。说起这个乞丐,贫道也见过,那时分日日在白云观门口讨钱,贫道见他可怜便接济他一日三餐,不想找人武艺竟然如此高强。那些匪人若是单打独斗全然不是他的对手。可毕竟双拳难敌四手,约莫支撑了一顿饭功夫,那群匪人就已经砍中了他四刀。匪人眼见他力竭,便一股脑儿地去斗他,非得将他大卸八块似的。哎,可惜我白云观只修身不习武,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被人绞杀。”

见他又复伤怀,陈珪忙插嘴道:“莫不是那个乞丐便是如今的火真道长?他不是在长平做土匪么?怎的又会流落到这白云观做起乞丐来了?既然那群匪人如此强悍,那你们有事如何脱身的呢?”

苗道一经陈珪这么一问,果然从悲伤中缓过神来,叹道:“哎,亏得天尊护佑,正当我们束手待毙时,上天降下一个奇人将那些匪人击退了。”

“哦?奇人?那可是好几个寨的匪人啊,加起来得多少人呐,这人凭一己之力便可以将他们击退?”陈珪诧异道。

苗道长点了点头,蔚然道:“若是其他人,倒还罢了,兴许真的生死难料也不一定。可是此人出手,那天下是没有人能挡得住的。”

众人听苗道一口气如此之大,都吃了一惊,诧异地望向他:“当世有何人竟是不可阻挡的么?”

苗道一极为恭敬,朝南拱手道:“当世能有这么大本事的,除了武当山的张三丰张真人,别无其他。”

陈珪听得极为仔细,问道:“不是说当日火烧长春宫的时候张真人便在白云观的么?怎的忽然又来了?”

苗道一长吁了口气,叹道:“说来也是天意啊,那张真人本要绕道蜀地云游,却不想在雁荡山见了一名唤作俞莲舟的小童资质奇佳,流浪荒野,便收起为徒,打探之下才知这俞莲舟本是廊坊富户的少爷,不想雁荡山的匪人惦记他家家产,趁夜灭了他家满门。只有这俞莲舟藏着水缸里躲过一劫。张真人一怒之下便去而复返,要挑了那处寨子,不想上了雁荡山才知寨子的匪人都一窝蜂地奔白云观去了。张真人便又连夜赶往白云观,终于救得一观之人。”

众人不想个中如此曲折,都复嗟叹不已。

朱棣因问道:“那火真道长便就此留了下来?他一个江湖草莽逍遥自在惯了,怎的就愿意困在这白云观?”

苗道一不禁一笑:“他才不愿留在白云观修道呢。他呀,是看中了张真人,要拜张真人为师。哪里晓得张真人收徒甚严,救了白云观的第二日便悄然云游去了。那火真追至武当山,可张真人神龙见首不见尾,谁能觅得着他的行迹?火真一怒之下便来投了白云观做道士,还自己给自己取了火真的道名,自诩道行及得火云真人的一半,故而取火云真人中的两字为名。嘿嘿,他瞒得了别人却瞒不了贫道,贫道料他必是在这白云观等那张真人罢了。却不想一等数年,张真人竟然绝迹江湖,火真平日里闲来无事便唱那张真人的《上天梯》歌。哎,也是一个痴汉呀。”

一番话说完,众人不禁对那面貌丑陋的火真刮目相看,暗道这人竟是个痴迷的性情中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