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二十七章 【巧言设谋】

燕王朱棣 弋央 2485 2016-07-26 12:20:19

  深秋天气,北平入冬极早。

这日朱棣起了个大早,天降下大雾,白蒙蒙的,见不足五尺。郑和知道朱棣卯时即起的铁律,因早早地便入了隆福宫正殿,招呼着丫鬟老婆子给朱棣预备起洗浴的温水、细盐和早点。

朱棣也不用早点,出了宫门来到前苑,招呼朱能以及新收的护卫张武等人陪着练了一趟拳脚,又使了半个时辰兵器,这才发现那张武除了力大无穷,武艺竟也精湛。眼见着天已过辰时,南边顺承门口的大庆寿寺隐约传来僧人早课的念经声,朱棣因叫来郑和,吩咐着去寻那北平府都指挥同知陈珪。

郑和不禁为难:“去寻陈珪?这个时辰?却不知该去衙署还是他的府邸?”

朱棣这才想起自己这一行的手下都是初到北平,于城区都不熟识。

一旁的张武因笑道:“殿下,北平府的都指挥同知并不坐衙的,陈将军想来是在城东的府邸。嘿嘿,郑和不识路,下官陪他走一遭如何?”

想着也只有张武一人是北平的旧将,朱棣也自无话,只点了点头,自迈入隆福宫里去用早膳。因在应天府的伙夫也都随着入了北平,能做得一手好徽菜,朱棣于膳食倒并不成问题。且一路奔波,食材有限,终于能上得一手好菜了,故而朱棣也进得香甜。

刚用过早膳,沏上一杯艳艳的普洱,朱棣在正殿正要翻那本没有读完的《资治通鉴》,抬眼却见郑和领着一个将领已然匆匆回来复命,细细瞧去,来人圆胖脸上一对小眼如豆,正是那北平府都指挥同知陈珪,正扎手搓脚地在门外要行礼,便放下书笑道:“是陈将军来了?快请进吧,大清早地扰你,真真过意不去。不知陈将军可用过了早膳?若是没有,本王这里有现成的吃食,只都是南方口味,若你吃得习惯便在本王这里将就着用些。”

陈珪却不知朱棣历来喜欢与武将一处搅闹、不太讲究规矩,虽然明明仍是饿着肚子也不敢到燕王府蹭饭,因撒谎笑道:“下官早饭向来用得少,方才在府里已经用过了,岂敢搅扰殿下?”

朱棣一笑,也不勉强,指着下首一张椅子让他就座,稍一沉吟便依着昨夜的计议,试探着道:“本王请陈将军前来,乃是有事相求的。”

陈珪心中诧异堂堂燕王有什么药制剂帮忙的,却不敢做大,忙躬身道:“殿下但有吩咐,下官岂敢不从?殿下尽管说来便是。”

朱棣觑着陈珪,见他神色真诚,满意地点了点头,也不拐弯抹角,笑道:“说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只因本王在邗沟时曾得了父皇的旨意,加了本王五千七百七十名护卫。燕赵之地多义士,本王便想着在这北平地面选一些精干之士来充溢我燕王府。”

听说这大清早把自己喊来只是要选护卫,陈珪不禁放下心来,可听得洪武皇帝居然加了燕王五千七百七十名护卫,也是暗暗吃惊。要知在洪武朝,皇子的护卫均有定制,一般也就千余人,这燕王府居然可以多招五千多护卫,比之太子怕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这燕王得到的宠信也真是吓人。因道:“这燕山之地确多勇士,只不知殿下要如何选法?”

朱棣从丫鬟手中接过送进来的清茶,似有似无地踱了下去,朝陈珪递了过去。陈珪慌忙起身接了过来,朱棣却摆了摆手示意其坐下,这才挨着陈珪捡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想了想,沉吟着道:“本王想着若是从百姓中来选也是可以,只训练要费了功夫,一时半会儿他们也派不上用场。嗯。。。。。。本王来时,父皇便吩咐本王要好生留意燕山一带的防卫。本王看。。。。。。便去燕山一带的军中选一些身手还过得去的士卒吧,本王也好乘机看看防卫军阵什么的,免得父皇问起,若是本王答不上来怕又免不了挨一顿训斥。了哈哈哈,不知陈将军以为如何呢?”

陈珪却是个精细之人,听朱棣提出要去军营选士卒,已隐隐觉得不妥。可后来又听说是当今皇上的意思,那却是也无推脱的道理了,略想了想,便恭敬道:“殿下但有所需,自当效劳。燕山一带的将佐下官都还熟识,若是见了殿下也必高兴。却不知殿下何时启程?下官也好从营里抽调人手前来护卫。”

朱棣听陈珪答应下来,心中也自高兴,哈哈笑道:“好,有陈将军协助,本王轻松不少。至于护卫嘛,本王看便免了吧,各营的兵士都有驻防要务,不便调动。只需从我燕王府带上几十名护卫就行了,想来在这北平、燕山一带也不至就出什么差子。”

陈珪待要劝,朱棣却已起身大踏步来到门外,唤来郑和吩咐高声道:“且去传本王令,要朱能、张武从护卫里选出一百名精壮些的到隆福宫外集结,一会儿随本王去一趟燕山。这燕王府的护卫嘛,便交由丘福打点,告诉他,若是本王不在期间燕王府出了什么差错,本王定会拿他是问。”

郑和应声要走,却又站住了,转身沉吟着问道:“殿下,此去燕王不知要多久?若是时间长是否该禀王妃一声?”

朱棣一笑:“兀自啰嗦,不需你去禀王妃,你要随本王一同前去,本王身边没个侍候的也是不行的。王妃昨夜睡得沉,且不去扰她,一会叫丫鬟转告一声便是。就说本王快则十天,最迟不过一月便回。若是一个月还没回来,便让王妃去请华云龙华老将军来寻我便是。”

郑和原就是试探自己是否能够同行,此时听了朱棣话,情知自己可以同去燕山,心中顿时高兴,嘻嘻笑着便去传令去了。

陈珪见朱棣举手投足间便已分派停当,且攻守兼备,心中也暗暗佩服,因问道:“殿下,燕山防卫极多,恐怕一月时间也看不过来的。不知殿下要如何看法?走何线路?”

朱棣原只想着先入军营便是,不妨有此一问,也不禁一愣,想了想便道:“本王来时,魏国公徐达多有嘱咐要本王将北平、燕山一带他留下的防卫多加修缮。可魏国公当年到底留下了哪些工事本王倒也并不明了,不知陈将军可否知晓一二。”

陈珪知徐达乃是朱棣的岳丈,因恭维地笑道:“这北平、燕山的防护可都是尽出自魏国公之手,后来无论是何人为帅,也只修缮加固罢了,无人能选出更佳之地。当年魏国公除了改建北平的多处城防、设了卫所之外,还在北平以北、燕山以南的夹壁处屯田,以做缓冲之用。此外魏国公还沿着平谷、密云、怀柔、延庆、昌平及门头沟一带,以燕山和军都山内侧的山脊为屏障筑修筑居庸关、古北口、喜峰口等处关城,最终成了拱卫北平的态势,元兵自此不敢南下。若说起来,花上一天一夜怕也说不完呢。”

朱棣不想徐达在北平构筑了如此多的工事,也是一呆,想了想便道:“那我们便沿着燕山山脊,走走那些关隘吧,若是遇上了元兵,也可以杀他几个,让我燕王府的护卫也练练身手。哈哈哈。”

见朱棣全然不似其他天潢贵胄一般娇嫩,反倒勇武豪气、气魄非常,陈珪不禁打心底里佩服起这个年轻的燕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