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二十二章 【无双力士】

燕王朱棣 弋央 2400 2016-07-26 12:13:51

  朱棣领着燕王府一行队伍策马进了北平城。亏得华云龙心细,在通州备下了不少官轿,王府的女眷这才不用在这北平府地面上的三教九流跟前抛头露面。

从永定门入外城,出正阳门,来到新旧两城夹着的关厢地带,比之外城门外又不知热闹了多少倍。什么车市、果市、菜市、草市、穷汉市,全都汇集于此。加之此处乃是水陆交通总汇,新城门下不远便是永定河,什么商市、居民全都纠集到了这里,十分的热闹、繁华的地面。

南方的应天府虽也热闹,却与这北平全然不同。南方街市多是嬉闹之声,这北平却更加嘈杂,吆喝声此起彼伏,南来北往的人又多又杂。什么骡子、马匹、新奇的女真服饰、甚至骆驼,真个是应有尽有。

朱棣骑在马背上瞧着不禁稀奇,指着跪伏在地偷偷瞄自己的百姓笑道:“原以为这北平只是苦寒、征战之地,却不想如此热闹。”

华云龙笑着凑了上来,解说道:“嘿嘿,殿下,这南城还不算什么。北平最繁华的地界莫过于东城和北城两处。改日殿下去瞧瞧便知晓了。”

“哦?东城和北城有什么不同之处么?”朱棣不禁诧异。

“嘿嘿,东城是前元时候衙署和有钱人住的地面,那里的商市可要好得多了,什么东市、角市、文籍市、纸札市、靴市等等,应有尽有”

“那北城呢?有何热闹去处?”郑和少年人心性,一听也来了精神,猴急着打听起来。

华云龙一笑道:“北城啊,那就更热闹了。北城因当年郭守敬通了惠河,使得海子成了南北大运河的终点码头。沿着海子一带,最是繁华的商区,什么米市、面市、帽市、缎子市、皮帽市、金银珠宝市、铁器市、鹅鸭市等等一应俱全。尤其以北岸的斜街最是热闹,什么歌台、酒馆都在北岸。再稍北的钟楼大街也是热闹的。嘿嘿。”

华云龙一边比划,将个北平城的热闹去处说得唾沫横飞,听得朱棣、郑和、朱能、丘福一行人都心痒难耐,恨不得马上去见识一番。

眼见要到丽正门,在前面开路的华云龙带来的将士却都驻了步子,围在一处瞧起了热闹。华云龙原本说笑,见了不禁腾得怒从心中起,抽了下马鞭便冲了过去,喝道:“前面都做什么吃的?在燕王殿下跟前也跟偷懒?瞧老子不抽你们。”

朱棣见这华云龙火爆脾气又要发作,又是气又觉得好笑,忙一夹马背也跟了上去。

却是丽正门外一名将官站在两座石狮子跟前正劈头盖脸地训斥几十名兵士:“奶奶个雄,谁他娘的叫你们搬狮子到这丽正门外的?这可倒好,府衙的石狮子没了还不说,偏在这燕王殿下的门口多了两座?”

“这不是您叫我们都给预备齐了么?我们按照您的吩咐,一样也没少啊?”一名兵士兀自不服,嘟囔着道。

那将官一听更是来气,举手便要打,可又忍住了,气呼呼地骂道:“他娘的,老子说了要石狮子吗?爷爷的,老子没念过书的都晓得皇子是龙,只有衙门口才放石狮子,哪儿有皇子门前摆石狮子的?”

那兵士一听就傻眼了,讷讷道:“我们上哪儿找龙去?”

华云龙带来的军士一听便乐了,有的打趣道:“嘿,兄弟,找龙得到东海知道不?哈哈哈”。

就连躲在兵士身后的朱棣也是忍俊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华云龙也是嘿嘿一笑,却又忍不住凑到朱棣跟前悄声问道:“殿下,您府门口真的要摆龙么?”

朱棣正接过郑和递来的水壶喝了一口,听了华云龙的话一时忍不住,一口喷了出来,直喷得华云龙个满脸花,一边咳嗽一边不住摆手:“哈哈哈,华。。。。。。华老将军莫要胡说,雕龙那是只有皇帝和太子才能有的,其他皇子门口雕龙那是僭越大罪,哈哈哈。”

华云龙不禁睁大了眼睛,吃惊道:“啊?敢情皇子府门外是不能雕龙的?!”

却在这时,那将官见瞧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已是不耐烦,催促几个兵士道:“他娘的,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搬走?”

几个兵士一听便傻了眼了。这石狮子每个足足有一人来高,十个兵士一齐用力方可以勉强将它往外挪一挪。当日从府衙门口运过来时,那可是请了数十名精壮的人夫,用粗绳将狮子团团捆住,再用三根极粗的木棍挑着,十名人夫抚着,才将它搬上特制的大马车上。六匹马拉一辆马车,足足用了十二匹军马才将这两座石狮子运到了丽正门外。现在倒好,要这么几个人赤手空拳将石狮子挪开,这是再怎样也是办不到的呀。

见那些兵士兀自呆愣当地,将官又要发火,华云龙军中几个好事的兵士便起哄道:“嘿嘿嘿,兄弟,燕王殿下已经到了定安门了,你们怎的还愣在这里啊?还不快将石狮子挪开?若是殿下见了,还不得剁了你们?!”

那将官一听顿时慌了神:“什么?真的?燕王殿下已经来了?”

“唬你做甚?咱们都是华将军手下的兵士,便是替燕王开道来的,你们总不能一直挡在这吧?”

那将官看了看他们的服饰,已然深信不疑,不禁气呼呼地上前几步,一把推开兀自站在石狮子跟前搓手跺脚的兵士:“去去去,奶奶的,燕王都来了,还他娘的愣在这里,作死么?去去去,我来!”

言罢,只见那将官扒下自己的上衣,露出铁塔一般的身子,环手在石狮子上抱了抱,众人这才知道这人是要去一个人抱石狮子,不禁呆了呆,旋即偷笑起来,暗骂这莽夫原来是个憨子。

就连素来力大的朱能也不禁上前两步,瞪大了眼睛瞧着,满脸不可思议的模样。

却在这时,那汉子猛地呼啸一声,犹如凭空炸开了一个惊雷。众人看去,只见汉子抱住石狮子的脖颈处晃了晃,猛地右脚使力踏进泥里去,那石狮子居然应声而起。众人一时都看得呆了,旋即一片叫起好来。

那石狮子兀自太重,汉子满脸憋得通红,双手抱住脖颈,又将石狮子大半个身子顶在肩膀,颤颤巍巍地走了几步,随时都要摔倒的模样。

想是难以承受这石狮子的重量,汉子眼睛四下瞟了瞟,见门口便几株老槐树边的墙根上长着一片浓密的灌木丛,便慢慢挪了过去,猛地将石狮子摔进灌木丛中藏了起来。

众人见这样的猛汉居然如此能弄鬼,都不禁捂嘴偷笑。

岂料那汉子倒极为认真,又来到丽正门口另一只石狮子跟前,如法炮制,将这只石狮子也丢进了灌木丛里。这才抹了抹满头的汗,兀自气呼呼地来到那些早已看得呆住了的兵士跟前,白了一眼,嚷道:“燕王殿下马上就要到了,这只是权宜之计,懂不懂?你们今晚趁着没人,便给老子将那两只石狮子从灌木丛里挪出来,搬回府衙去。听到了没有?再他娘的给老子惹麻烦,瞧我不揍你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