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二十三章 【宫殿抉择】

燕王朱棣 弋央 2241 2016-07-26 12:14:40

  朱棣眼见着那力士也忙活得差不多了,便一笑,示意华云龙开道,策马直奔丽正门而去。

只听华云龙稍一整肃卫队,便高声叫道:“燕王驾到!”

门口那力士万不料朱棣忽然从天而至,也是慌了手脚,衣服也来不及穿便随其他人一起跪倒,旋即想起自己赤膊有些失礼,又要起身穿衣。

却在此时朱棣已然策马而至,看了看一脸慌乱茫然的力士,只见这人三十上下的年纪,皮肤黝黑,一张方脸棱角分明,浓浓的一字眉下虎目囧囧有神,鼻梁高挺,阔嘴薄唇,长臂大手犹如人猿,开阔的额头上兀自还在冒着热汗,憨厚中带着一股英气,不禁故意逗趣地笑问道:“这汉子,你是何人啊?怎的在本王面前赤膊啊?如此失礼,可知是要诛三族的?!”

那汉子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吓得煞白,呆了呆,连忙便往自己头上套衣服,只那一身硬邦邦的甲胄如何便能轻易地套进去。

众人见他滑稽都自失笑,朱棣也忍不住抿嘴偷笑,旋即正了正颜色,喝道:“行了,行了,现在才穿不迟了么?”

汉子一呆,便住了手,愣愣道:“那。。。。。。那要诛我三族?”

朱棣忍着笑,故意威喝道:“你在本王面前如此失礼,诛你三族是免不了的啦!”

“可。。。。。。可下官三族只。。。。。。只剩下下官一人了”,汉子皱眉搓手道。

“什么?三族之内只剩你一人?哈哈哈哈”,朱棣万不料竟会是这种结果,再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朱棣见那汉子痴痴的模样,比之朱能更甚,稍一沉吟,便道:“嗯。。。。。。瞧你竟是可怜人,那本王便恕了你,你就留在王府做个护卫罢!”

“王府护卫?那。。。。。。殿下还诛不诛下官三族?”汉子仍没反应过来,兀自问道。

华云龙暗骂了句“呆子”,没好气道:“让你做护卫那便是不杀你了啊,诛你三族?诛了还如何留你做护卫?”

汉子这才醒悟,浑身轻松了一下,磕头谢道:“谢殿下大恩,谢殿下大恩。。。。。。”兀自没完。

朱棣见又收了一名悍将,心中高兴,却不愿过多显露,只一笑下了马,领着王府众人便要入丽正门,又想起了什么,便驻足朝那汉子问道:“你且起来吧,兀自磕头做什么?你还没告诉本王你叫什么?”

“下官张武,浏阳人氏,乃是这宫城南门护卫。”

朱棣也不说话,只点了点头便穿门入了宫城,心中却在暗想这么一个人才居然被打发到这南门做看门的,委实太过屈才了,那北平都指挥使陈亨竟连一点识人之明都没有么?

这北平的宫城与应天的宫城倒有些相近,自丽正门而入,引入眼帘的便是一处千步廊,千步廊东面一处衙门则是元时的中书省,中书省再往东,紧挨着文明门是御史台和枢密院。沿着千步廊继续往北走,来到一处城门,名曰“灵皇门”。灵皇门以内便是内城的南边入口,唤作“荣天门”。进荣天门,便是元朝国君处理朝务的“大明殿”,大明殿往北则是“延春阁”,再往里则是御苑。这些规制与应天府的宫城极为相似,只规模小了很多。

下了千步廊,只见内城以西,紧挨着荣天门不远竟有一处湖水,比之应天的莫愁湖还要大出些许,湖水两岸青枝蔓藤,湖心则堆砌着假山玉石,或成门形,或成山形,或砌成石阶临于湖面,十分的清理秀雅,不下江南。

朱棣不想这北国居然也有如此江南秀园,不禁迎风驻足,只觉凉风扑面,很是惬意,便问华云龙道:“这大明殿以西却是何处?景致居然如此怡人?”

华云龙一笑,指着那处湖面道:“殿下,您不觉这湖面像个什么物件么?”

朱棣听了不禁一愣,仔细看去,确觉得有些眼熟,却又一时想不起来,不禁看向身旁跟随的郑和、丘福等人。

郑和毕竟眼尖,眯着眼瞧了瞧,忽然惊道:“呀,殿下,这湖面像个马蹄!您看。”

朱棣顺着郑和比划的模样看去,果然是这湖面护在宫城的西侧,成一马蹄形,不禁又是吃惊又是赞叹。

华云龙这才笑道:“嘿嘿嘿,这马蹄形的湖面名曰‘太液池’,取自唐代大明宫北部的蓬莱池的别称。”

朱棣见这池水规模恢弘,设计精妙,不禁蔚然叹道:“这郭守敬一介汉人,有鬼斧神工之能,奈何去投了元贼?真真是可惜了。”

说着朱棣又指着太液池西侧的一处叉梁雕案、青瓦红墙处问道:“那却是何处?瞧着倒也巍峨呀。”

“哦?那处么?”华云龙眯着眼瞧了瞧笑道:“嘿嘿,那处紧挨着太液池的是太子宫、隆福宫和兴圣宫,三处宫殿成一品字形摆开。从顺承门入宫城,过了大庆寿寺便到了。几处宫殿西有金永河环绕,东靠太液池,北有崇国寺,南是大庆寿寺,最是风水圣地。”

“这金朝皇帝老儿的宫殿怎的处处是水啊?莫不是怕渴的主?”朱能不禁诧异地打趣道。

众人听罢纷纷捂嘴而笑。

华云龙忙解说道:“哈哈哈,却不是皇帝老儿怕水。乃是他们金人从大漠草原而来,昔年游牧狩猎之时,往往安营于湖水之间,生活方便罢了。百年下来便成了习惯。所以有水之处对他们而言便是风水宝地了。”

众人听得新鲜,也都失笑。

却见华云龙想了想忽然问朱棣道:“殿下,您既然得了皇上旨意入住宫城,可宫城内殿宇太多,却不知您要居于何处?不知是大明殿还是太子宫呢?下官也好要兵士们将行李送过去。”

朱棣被问得一呆,这确是他从未想过的。原以为这金人的宫城必定简朴,岂料里面竟然巍峨壮观不下应天府的皇宫,如今住这何处倒成了问题,可一时间又该如何抉择呢?

华云龙见他举棋不定,便笑道:“殿下,依着下官看来,那必定是大明殿最好了,那可是以前皇帝的住处,想来是差不了的。”

一听华云龙要自己入住元朝皇帝的住处,朱棣也不禁吃了一惊,皱了皱眉,暗觉不妥。

华云龙见他神情犹豫,也料了个七八分,便道:“嘿嘿,其实殿下不必犹豫,万岁爷曾有旨意要您住在这皇宫里,整个皇宫都是您的,选哪处宫殿又有何区别呢?嘿嘿,若是殿下觉得住在大明殿不妥,那便住在太子宫吧,那个去处当年下官也曾到过,确也不差,且又临着太液池和大庆寿寺,景致也是极好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