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十三章 【人间地狱】

燕王朱棣 弋央 2400 2016-07-25 23:29:30

  朱棣一行来到承德街口,这里却是另一番景象,全然不似鹅卵石道般宁静优雅。

只见月季园门口的街道两侧跪满了的灾民,只这些灾民与慈云禅寺门口抢粥的灾民不同,他们清一色都是老弱妇孺,衣衫褴褛,面无人色,有的已经饿昏在地,留下孩子趴在身上哭闹。有的则盖着一领烂草席,留下光光的脚丫子露了出来,显已是死了。

不时有一些穿着体面的人游走于灾民中间,东瞧西看,偶尔还扒开几个孩童的嘴上下打量什么。再看那些灾民,却都个个头上插着一根金黄的稻草。

这里竟然是一个人市!

朱棣等人就像钉子一样钉在了当地,怅怅望着。朱棣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却硬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黄淮、金幼孜、夏元吉是书生本色,见了这番凄惨景象不自觉便落下泪来。

“这。。。。。。这哪里是人间?这。。。。。。这明明是地狱呀”,黄淮已按耐不住,满脸愤恨地叹道。

饶朱能这样打杀的汉子,都不禁呆住了,旋即咬牙切齿,转身就走:“我。。。。。。我去宰了那山阳县令!”

丘福走南闯北惯了,这种场面也不是第一次见了,虽觉得不忍直视,却还定得住心神,连忙一把抓住朱能,狠狠道:“你如今去哪里寻那山阳知县?要杀也不急于一时。你如此冲动,莫要给少爷惹出麻烦来”。因朱棣并未露出身份,故而丘福也不便在黄淮等人面前道出,只称呼朱棣为少爷。

朱能一愣,已是醒悟过来,冷哼了一声,恨恨地驻了足。

朱棣沉着脸,眼中悠然闪过一丝摄人心魄的冷光,沉吟了半响方低声断喝道:“走”,声音竟已沙哑。

丘福、朱能等人不敢违拗,忙跟了上去,踱进人市,顿觉一股扑鼻的怪味儿袭来,令人作呕。

却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大爷,大爷,您看看我这闺女,您就行行好,买了去吧?!”

朱棣等人一愣,循声看去,那呼喊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在恒辉接口丘福救下的母子三人。只见那女人兀自流泪磕着头,祈求着几个衙吏模样的男子。

为首的男子留着一对老鼠须,精瘦的身子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倒,却仍旧摇着一把折扇,摆着风度。男子身后的几名男子却都眼中放着光,打量着那女子破衣裳里隐约露出来的白肉。

为首的精瘦男子嘻嘻笑着,露出一口黄板牙:“嘻嘻嘻,瞧着你们可怜,我便看看罢”。言罢俯身看了看早已吓得面无人色的女童的面目,又伸出双手,一手捏着女童的脑袋,一手掰开她的嘴巴,上下看了看,嘴上兀自不休,洋洋自得地对身后的汉子说道:“嘻嘻嘻,我告诉你们啊,这买人也是有学问的。你们瞧,这女娃儿口齿齐整洁白,可见骨质不错。面貌嘛,也就脏了点,洗洗干净定是个清秀可人的主。”

说着又提溜着女童的头发看了看,又闻了闻,“呸”地一声吐了一口唾沫,皱眉道:“呸呸呸,臭死你爷爷我了。”

“哈哈哈,洪师爷,既然臭,您干嘛去闻呀?咱们兄弟瞧着您啊,是不是便好这一口,就喜欢这少女头发上的臭味儿?啊?哈哈哈哈!”

伴着一阵哄笑,那领头男子正色道:“你们懂个逑毛啊?这看骨要看齿,看血要看发,里头的学问大着呢。嘿嘿,再说了,这哪儿算是少女?我瞧着吧,六岁都还不到,女娃罢了。哼,就你们鬼心思多,不怕作孽么?”

却在这时,一名汉子跨步出来,嘻嘻嘻笑道:“洪师爷,既然这女娃年纪太小,咱们还买她作甚?买了还得喂养个几年呢!”

“这。。。。。。倒是在理”,洪师爷似乎被说动,起身就要走。

那女人却急了,一把拖住洪师爷的腿,哭道:“老爷老爷,您就买了吧?!我这闺女虽然年纪小,可是懂事不是?什么活都能干的”,说着女人又推了推那女童,怒道:“闺女,你说是不是?你说啊,是不是?”

那女童早已吓得呆住了,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却抽抽噎噎不敢哭出来,哪里还能说出话来?

“哎,我说大妹子”,洪师爷忽然好奇地问道:“你说你带着两个娃儿,为什么偏偏要卖这个女娃儿?男娃儿我瞧着也不错,为什么你不卖男娃儿呢?”

女人一听要卖男童,不禁急了,一把搂男童进怀,警惕地看着洪师爷等人:“不不不。。。。。。这是我杨家唯一的血脉,我若将他卖了,怎么见我那死去的丈夫?不不不。。。。。。不能卖!”

“得嘞得嘞”,一汉子忽然不耐烦道:“那小要饭的咱们也不会要的,嘿嘿,咱们只买女娃,不要男娃,你慌个什么劲啊?再说了,咱们不买,你们不也得迟早饿死呀?什么血脉不血脉的,还不一样都得断了?”

“那。。。。。。您就买了我的闺女吧,求求您了”,女人被说得心急,又哭闹起来。

那男子稍一沉吟,忽然俯下身来,贼眼盯着女人嘻嘻笑道:“你那闺女太小,咱们不买。你嘛,嗯,我瞧着不错。怎样?你卖不卖呀?嘻嘻嘻。”

女人一听要买自己,不禁愣住了。

洪师爷似乎也来了兴致,插嘴道:“嗯。。。。。。这样吧,若你也卖与我们,那我便连你闺女一起买了。这样你闺女也可以由你带着,省得我们操心不是?况且,你们都卖了,换来的钱不是也够你那男娃多活一阵子么?”

女人似乎被洪师爷说动,转身看了看男童,却又不舍,不禁噙着泪将男童搂进怀里:“儿呀,以后。。。。。。以后你要自己照顾自己了。。。。。。娘不能陪着你了,呜呜呜”。说着女人再也忍耐不住,放声哭了起来。

男童年纪甚小,并不晓事,见母亲哭,也跟着“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洪师爷似乎很不耐烦,从怀里掏出三吊钱在女人面前晃了晃:“哎,到底卖是不卖?若是卖,这钱便是你的了。若是不卖,那咱们也少费功夫不是?”

见洪师爷要走,女人忙道:“卖,卖,卖”,说着便伸手去取那钱串子。

洪师爷却悠然缩了缩手,女人拿了个空,惹得众人一阵哄笑。

洪师爷咧嘴一笑,小眼睛里放出贼光,盯着女人道:“嘿嘿嘿,买你啊是为了献给达官贵人的,可不是咱爷们用。你呀,也算有福呢。不过。。。。。。不过既然要献给贵人,那爷们也不能随随便便就将你买了,万一买回去货不对路,那岂不是吃亏?”

女人哪里知道这些人打的什么主意?愣愣地问道:“那。。。。。。那你们要怎的?”

洪师爷嘿嘿一笑:“嘿嘿嘿,很简单,咱们付钱之前先得验验货”,说着洪师爷便将手伸了过去,透过女人的破烂衣服缝模了进去。

女人惊得一呆,想叫又不敢,想拒又是不能,只能任由洪师爷在自己身上揉捏,泪水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