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二章 【王府护卫】

燕王朱棣 弋央 2943 2016-07-25 09:13:10

  秦王朱樉和晋王朱棡是洪武皇帝朱元璋的第二子和第三子,与太子朱标同为李妃所生,三人一母同胞,虽性格迥异,却都地位尊崇,其中尤以秦王朱樉的势力遍布朝野、手段阴毒,无人敢惹。

朱棣在诸皇子中素来位卑,虽经空印一案一跃而起,但也因此招来不少猜忌。若说燕王朱棣原先像个局外人、不引人注目的话,那现在的燕王可说是早已成了皇子中的眼中钉、肉中刺了。谁也不愿意看到这么一个曾经卑微之人跑到自己的头上,谁也不愿意看到这么一个人更得皇帝爱中、更受百官的推崇。

秦王朱樉和晋王朱棡奉命就藩的时间比自己足足早了半个多月,怎么还会在这里碰上?这兄弟二人又怎会凑在了一起?还挡了自己的去路?

朱棣撑着伞站在雨中,只雨势越发的大了起来,硕大的雨珠滴落在夹板上溅得老高,已将朱棣的长筒皂靴都淋湿了一半。朱棣却浑然不觉,只皱着眉沉思,却越想越觉得这里面透着蹊跷。自己虽无意惹事,可既然事已临头、避无可避,就算是龙潭虎穴也只有闯上一闯了。

想着朱棣踱回船舱,由王妃徐仪华服饰着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衫,整肃了衣冠,带着郑和便要出门。

徐仪华此时出落得越发的温婉动人,也没了婚前的刁蛮任性,只那一份将门虎女的精明气仍旧藏在眸子里遮掩不住,见朱棣就这么要走,不禁忽然叫住了:“殿下便只带郑和过去吗?要不将朱能也带在身边吧?”

从旁侍立的朱能因与王妃徐仪华有擂台比武的渊源,心中一直对这位王妃敬仰有加,甚至甚于朱棣,此时听王妃如此说,也上前一步道:“殿下,郑和虽然机灵,可毕竟瘦弱了些,带上下官也好替殿下划舟不是?”

朱棣微一沉吟,想着此番前去也不便带兵刃。而朱能一根长绳使得出神入化,与兵器无异,也不招眼。想着便点了点头,踏步进入雨中,一行三人登上小舟,招呼船夫向邗沟出口处秦、晋二王的船队划去。

江南的雨水历来丰溢,尤其在春夏之际,常有暴雨。只今年的暴雨下得过于出奇,自朱棣从应天出发北平就藩,接连一月都未有停歇,苏、松、嘉、湖四地洪涝过处,屋瓦、牲畜、田产无一幸免,死者无数。一时间江南这样的鱼米之乡竟然哀鸿遍野,灾民们纷纷背井离乡四处乞食,人数不下十万之众。

因小舟狭小,并不设船篷,朱棣由郑和撑着雨伞遮挡雨水,铁搭似的身子立在中央纹丝不动,只是皱着眉想着心事。

朱能则早脱去了衣衫,赤着膊,露出小山一样的黝黑身躯,身上肌肉横生,十分的唬人。朱能却是坐不住的性子,不住在船上踱来踱去,一会儿去指挥披着雨衣斗笠的船夫,一会又远远地看着另一侧正在忙碌着抛锚的船队不住比划,真个闲不下来。

郑和不禁瘪了瘪嘴:“朱能大哥,你能不能消停一会,别在这小舟上像头水牛一样的来回捣腾了?不见这小舟都快被你掀翻了么?若是惊了殿下,瞧你怎么担待?”

朱能听了一愣,觑了觑被郑和逗得嘴角含笑的朱棣,脸上一红,抹了抹眼角的水珠讪笑道:“这。。。。。。这。。。。。。嘿嘿嘿。。。。。。。我不是在看咱们船队怎么抛锚不是?”

“抛锚?这邗沟深得跟无底洞似的,怎么抛锚?”郑和瞪大了眼睛,好奇地望向船队。

朱棣也忍不住侧目。

朱能却是一笑:“嘿嘿嘿。。。。。。还不丘大哥想出来的主意!”

“哦?丘福?”朱棣不禁诧异:“他想出的什么好主意?”

“殿下您瞧”,朱能笑指船队上正在忙碌得侍卫和船夫,只见他们有的逆划着船桨阻着水势,有的正搭着木板跃入邗沟一侧的林中:“邗沟水虽深,可是两侧却林密树壮,他们这是用缆绳将船头绑在邗沟一侧的树上,再用竹篙抵住船尾。如此一来,便与抛锚无异了。只是眼见水势越发的急了,竹篙想来也只能支撑一时,撑不了太久。”

“哦”,朱棣赞许的一笑。

这丘福本是中都凤阳人,少年时便出家,却不念经,只是四处游历习武。直至洪武初年,朱棣独自游历禅窟寺时正遇着这丘福在禅窟寺门口跪了三天三夜,一心要拜一指禅的高手玉云和尚为师。玉云和尚因其俗念太重始终避而不见。朱棣见丘能年已而立,性子憨厚淳朴,心中顿生爱才之心,便收为门下,至今已然过去数年。而丘福也因其憨厚仁德、见多识广、勇武忠诚一直深得朱棣信赖,在应天府时,燕王府的内外护卫全在丘福一人身上。只此时的丘福早已位居燕王的中护卫千户了。

说到丘福,郑和不禁歪着脖子,诧异道:“丘大哥?!今日怎的好似没见到他?”

朱能一笑:“嘿嘿,怎的,是不是又在想。。。。。。丘大哥会不会给你带吃的?”

郑和年纪虽然越发大了,却仍旧是少年心性,听朱能揶揄,不禁脸上一红,嗔怒道:“哼,谁说的?我早就不贪嘴了!”

二人正字嬉笑,朱棣忽然摆了摆手。

朱能抬眼看去,只见小舟已是出了邗沟,水势从江都到山阳,便在此处汇聚一处往东直流入东海。因水势太急,且多有岩石河礁躲在暗处,若强行逆流,触礁的可能性极大。

果见那船夫一出邗沟便猛力往岸边靠去,好不容易落到在一处泥泞地,船夫便急急忙忙下了锚,朝朱棣等人躬身道:“殿下,此处水急多礁,强行太过危险。咱们且在此处下岸,秦王殿下的船队便在前面不远处,咱们从岸上过去只怕还方便些。”

朱棣等人听着船夫声音极为耳熟,不禁一愣,上前逼近上下瞧了瞧,却因船夫戴着斗笠,掩了大半张脸,加之雨势太大,却是瞧不清楚。

朱棣不禁皱了皱眉:“你把斗笠摘下来让本王瞧瞧!”

那人听朱棣言语威压,情不自禁地便摘了斗笠,露出一张黝黑的国字脸,脸上生着密密的络腮胡,鼻大口阔,浓眉大眼,十足村夫模样,十分的憨厚。

只朱棣等人见了都不禁吃了一惊。

郑和却忽然雀跃,扑了过去:“呀?!丘大哥,哈哈哈”。

这船夫不是别人,确是方才众人还在议论,掌握着燕王行辕护卫的燕山中护卫,最受朱棣信赖的武将丘福。

丘福一把抱起郑和,哈哈笑着转了一圈这才放了下来,抚了抚头,憨厚地朝朱棣和朱能笑了笑。

“哈哈哈,大哥?!你怎的做起这副船夫打扮来了?可苦了你给咱们划了半天的船了?你怎的不早说?这种活计怎能让你来做?”朱能想起方才在船上对他的颐指气使,红着脸拥了上去,歉然道。

“不妨,不妨”,丘福慌忙摆了摆手,抬眼见朱棣也正诧异地看着自己,忙上前一步拜倒:“中护卫丘福,参见燕王殿下”。

朱棣见了他也自高兴,一把扶了起来,上下打量着笑道:“起来,起来。只是。。。。。。你且说说,你怎的撇了船队跟到这里来了?”

“嘿嘿嘿”,丘福笑了笑:“下官得知殿下要去见秦王和晋王,想着此处水路甚险,让其他人领路下官委实不能放心,便自己来了。嘿嘿嘿”。

“所以你便自己来做了船夫?!”朱棣很是满意,含笑望着丘福。

见丘福惴惴点头,朱能不禁哈哈笑着插嘴道:“哈哈哈,有丘大哥在,咱们兄弟二人护着燕王殿下,别说是这秦王、晋王的船队了。便是在千军万马阵中,咱们也视之犹如草芥,定能护得殿下周全的。”

“咦,不知羞”,郑和最爱与朱能抬杠,不禁揶揄起来:“有丘大哥在,当然能护得殿下周全。只是你在不在有什么打紧的?非得往自己脸上贴金,羞不羞?”

朱能见郑和小瞧自己,脸“腾”的就红了,却碍于嘴笨,便动手要去捉郑和。

郑和少年人身形轻巧,哪儿容得朱能便将自己捉了?只是躲在朱棣身后绕着打转,饶朱能勇武也奈何不了他一丝半点。

朱棣见这二人又要嬉闹,也觉好笑,不禁朝郑和嗔道:“你个小鬼头兀自顽皮,再绕着本王走,瞧本王到了北平不鞭笞你。副千户和千户是本王的秦叔宝和尉迟敬德,岂容你取笑?”

见朱棣斥责,郑和不禁吐了吐舌头,站在朱棣身侧不敢动弹,却仍旧偷偷朝朱能做了做鬼脸。

朱能和丘福心底其实都十分喜爱这郑和的机灵,不禁也是相视一笑,不再玩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