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三十八章 【洪武变局】

燕王朱棣 弋央 2803 2016-07-22 17:26:17

  正当满朝上下都在为皇长孙的诞生而欢欣雀跃时,前方又传来捷报,却是卫国公邓愈破了吐蕃,大明又往西开拓了大片版图,已隐隐有跟李唐盛世一教高下的势头。洪武皇帝得了捷报后难得的高兴,立刻快马传旨加封邓愈为右柱国。双喜临门,朱元璋难得地召集群臣在御花园举行了洪武朝第一次盛大的朝宴。

想来是因朱元璋历来便不善饮,此番在御花园多饮了几杯,加之晚间风凉,第二日便病倒了,停朝十日,这在洪武皇帝登基以来可是从来没有的事。

直到了第十一日,朱元璋重开早朝,身体却已明显大不如前。偏这第一日早朝收到一本奏折,竟是中书省右丞相汪广洋、御史大夫陈宁联名弹劾翰林学士宋濂侍宠而骄,且皇帝病时也未有入宫问候,乃是大不敬之罪。

奉天殿内,历来深沉的朱元璋拿着这本奏折也不禁犯了踌躇。这御史大夫陈宁向来是与左丞相胡惟庸走得近。胡惟庸又与李善长颇有渊源。而李善长则与宋濂是莫逆之交。如此按常理推断,这陈宁本不当与宋濂为难才是,怎的会忽然弹劾起宋濂来了?更何况是跟胡惟庸曾经的死对头汪广洋联名上奏?

右丞相汪广洋早年倒有清名,很是正直不阿。只是近年来突然不理朝堂政事,浑浑噩噩以度日。如今他又怎么会跟陈宁联合起来了?而且还是去弹劾一个与自己毫无恩怨的有功老臣呢?这太不像汪广洋那装疯卖傻、明哲保身的做派了。

“莫非他们是针对淮西势力下手了?”朱元璋心中一动,眉棱骨跳了跳。

淮西势力多是朱元璋早年打天下时留下的功臣旧部,其中文以李善长为首,武则以徐达为首,势力极大,随时都可以左右朝局。近年来见太子羸弱,为了扶助太子能顺利即位,朱元璋狠下杀手,已经铲除了不少淮西势力。淮西旧臣们死的死,走的走,只留下邓愈等一些忠勇武臣仍旧在四处征伐,守边拓土。而朝内势力则多被胡惟庸所把持,谋权有余,办事不足。且如此一支独大,并非长安之策,更非朝廷之福。

今日这事,怕便是这胡惟庸暗中使的手脚,要将宋濂参倒。只是碍于李善长才让曾经的死敌汪广洋出头,如此胡惟庸则完全可以撇清嫌疑了。

但是只要知情底的人都知道,汪广洋与胡惟庸斗了三年,在两年前忽然就泄了气似的,日日装疯卖傻起来。人人都揣测着怕是这汪广洋的什么把柄落入了胡惟庸的手中。如果真是如此,胡惟庸能支使汪广洋上一个奏折就不是什么稀奇事了。

想及此,朱元璋已是有了主意,合上奏折交给一旁侍立的太监庆童,冷冷一笑道:“拿给翰林学士看看罢”。

宋濂接过奏章一看,顿时气得血气上涌、须发乱颤,横了一眼站在一旁的中书省右丞相汪广洋和御史大夫陈宁,上前一步跪倒怒道:“请陛下明鉴,不要听信小人谗言。微臣去岁奉命修著《洪武圣政记》,至今初成,然则尚有余暇有待考证。十日前微臣便已告了一月的假赶赴中都考据。微臣近日并不在京,待在中都得知陛下卧病、龙体欠安后便立即连夜赶回京师请安。微臣如此行为,难道尚属大不敬么?”

“十日前就告假了?朕怎会不知?”朱元璋不禁诧异。

宋濂听皇帝说不知情,也是一愣,怅然望了望太子。

太子朱标忙上前叩首,冷汗不自觉便往外冒,满脸紧张:“父皇恕罪,翰林学士十日前确曾。。。。。。确曾至儿臣处告假,儿臣当时也是准了的。只那些日子吕妃待产,儿子心乱如麻,忘了禀告父皇,还请父皇治罪!”

眼见这事最后竟又牵扯到太子头上,众人不禁都是一愣。朱元璋一双阴鸷的眸子闪了闪,想要发作,却又是忍了,端起案上的那杯六安瓜片喝了一口,强压着怒火淡淡道:“太子担心朕的皇孙,一时乱了分寸,处事稍欠周密,这是人之常情。情有可原。。。。。。。情有可原。太子不需自责,你且起来罢。”

眼看蓄谋多时的一本奏折又要轻飘飘地过去,御史大夫陈宁岂会甘心?想着如若对宋濂这个老臣一击不倒,那等他回过颜色来,加上太子为他撑腰,哪里还会有自己的好果子吃?连忙上前又奏,不依不饶道:“皇上明鉴,大学时所言不禁令微臣疑惑。微臣且请问大学时,为何陛下偶感小恙,消息便会立刻传到远在中都的翰林学士耳中?微臣疑惑。。。。。。微臣惶恐。。。。。。莫不成翰林学士在暗中探听宫闱消息?”

此话一出,朝堂顿时哗然。朱元璋也是心中一动,嘴角不易察觉地抽动一下,却不说话,只死死盯着宋濂。

宋濂情知不好,暗暗叫苦不迭,又是急又是气:“陛。。。。。。陛下。。。。。。微臣岂敢?微臣岂敢啊?只因微臣次子宋璲位居中书舍人,在朝中得知陛下龙体不适,心中焦急,方快马报我啊。微臣并无不轨之举,陛下明鉴。。。。。。。陛下明鉴啊。。。。。。。。”

说话间,历来以谨慎缜密著称的一代老臣宋濂竟嚎啕而泣,场面凄惶,满朝人人心中都觉不忍,暗骂陈宁过于恶毒、无端攀咬。

“既然老学士的次子宋璲知道陛下身体有恙,为何不见他代父探望?”御史大夫陈宁忽然冷笑起来:“哼哼,就算老学士家教不严,宋璲不知礼数。可他既为中书舍人,朝廷命官,为何也不见他以臣子之道应有的忠敬之心前来探视?如此。。。。。。那便是宋璲大不敬了。”

说着陈宁又朝朱元璋重重磕了磕头:“请皇上治宋璲大不敬之罪!”

宋濂见事情竟又牵连到自己的幼子身上,已是急气攻心,老泪纵横,竟忽然有些癫狂地站了起来,指着在一旁幸灾乐祸的陈宁,颤声道:“你。。。。。。你。。。。。。”言未及出,已是昏厥了过去,搅闹得朝堂一片慌乱。

看着一代老臣竟被气得如此不堪,众人都暗暗心痛,对陈宁也不禁怨恨。

朱元璋神情间颇为伤感,一副怅然若失的模样,沉吟了许久,断然道:“翰林学士乃是有功之臣,奈何年迈。立即除宋濂翰林学士承旨、太子府赞议大夫等职,贬为庶民,永不叙用,交其孙宋慎送回金华赡养。每年。。。。。。每年入宫觐见一次,抚朕思念之情。”

众人听了旨意,忙叩首称是,心中却都五味杂陈。宋濂作为开国功臣,却遭陈宁这等宵小糟践,本来是一件令人嗟叹之事。可皇帝如此处置于他,已经是许多功臣梦寐以求的退身之法了,也算得上有一个极好的结果。更何况皇帝每年要他入宫觐见一次,这可是多大的交情才能有的荣宠?人人都想着若是自己能得到皇帝这般眷顾,那便是死了也是值得的,不禁又艳羡起来。

正当人人以为早朝便要此事终了而结束时,朱元璋却闪着眼打量着一直沉默不语的中书省左丞相胡惟庸,忽然又复下旨道:“朕已年迈,朝务纷杂,精力不济矣。国公李善长、曹国公李文忠皆是朝廷功臣,素来贤明、人品端方,乃朕之股肱之臣也。自即日起宣李善长、李文忠入朝,但凡军国重事,与中书省共同协理处置。”

正当朝臣们都在品味这道圣旨的深意时,朱元璋圣旨又下:“燕王修书曹国公李文忠修缮北平燕王府以备来日驻守北平、抗击北元之用,朕已自曹国公处获悉。燕王忠诚沉稳,朕心甚慰。望诸王皆能效仿燕王,以为我大明江山的柱石之臣。即日起加燕王护卫、侍从一千五百人,以示荣宠。”

如此当着满朝百官被皇帝夸奖恩赏,诸皇子中尚无先例。朱棣顿时激动得满脸通红,跪倒叩首,高声谢道:“谢父皇隆恩!”心中却不禁对那道衍和尚又添了几分敬畏,似乎自己每次依他计谋行事便无有不中,每每必得皇帝赏识,也真是奇了,莫不成这道衍真是个能掐会算的神仙?否则他怎能如此洞悉皇帝的思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