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二十七章 【客栈恶斗】

燕王朱棣 弋央 3354 2016-07-21 11:17:52

  这一夜朱棣始终不能入眠。

他向来深沉,但因心胸阔达,心中其实少有隔碍。只是不明白为何今夜会如此的心事重重,就像心头塞了一团棉絮一般难受,欲罢不能。

眼见着夜越发的深沉,朱棣翻来覆去却始终睡不着,脑海中一会儿是自己那已经亡故的生母碽妃。她怎么就不明不白的死了呢?难道真会是像传言中的那样是被自己的父亲洪武皇帝朱元璋赐死的吗?父亲又为什么要无缘无故赐死她呢?其中莫不成有什么隐情?

想到死因扑朔迷离的母亲,朱棣只觉得思绪越发的混乱起来,翻了个身,转念又想到自己那放浪不羁的同胞弟弟朱橚。想着他是否还在荒郊野外遍寻百草?他那放浪不羁的性子可时常惹得洪武皇帝不悦,他此番出去皇帝又会作何感想?是否又会惩处于他?

如此这般的剪不断理还乱,朱棣不禁想念起那怪和尚道衍来,想着若是这个无所不知、见地极深的和尚在身边的话,他定能解自己疑惑的。只是他那信笺里的“天网恢恢疏且漏,天纵之机不可候。若能拿得金箍棒,饶是天宫捅得破”诗句又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莫不成真的是要自己去找那杨怀宁府的管家杨英?可三法司衙门都找不到的人自己没有任何的权势,又怎么能找得到呢?

一会儿朱棣又想着这道衍到底是什么人呢?为什么好似没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似的,难道他真能掐会算,知晓过去未来?他又为什么要帮自己呢?他又将会把自己带到哪里,去做些什么大事?

正当朱棣思绪万千、烦扰不堪时,长安街外悠然传来更夫的三声更响。不知不觉,竟已是来到了三更时分。被更声一搅扰,朱棣猛然发现,不论自己脑海中想着谁,心中惦记着的其实都是白天遇见的那位逃婚少女罢了。细细回想,方才自己胡思乱想时其实每个人都是那少女的模样啊。她的一颦一笑,甚至一嗔一怒都是如此吸引自己,挥之不去。可她毕竟已经许了人家,自己又能怎样呢?

自己不是已经跟魏国公徐达长女定了亲吗?怎么还可以想这些呢?更怎么可以因为一个平民女子违拗皇帝的旨意、毁了自己的前程,甚至于毁了自己的身家性命?朱棣不禁警觉,心中暗骂自己愚蠢。

想到这儿,朱棣揉了揉有些发酸的双眼,起身在房里踱了两步。远远地,仍旧可以听见府里的仆役们的欢笑声,他们竟然还在嬉戏?!想着朱棣心中却又莫名的怅然若失起来,驻了步子,想着若是有那少女陪伴在侧,那该有多好啊?

自己如此剪不断理还乱,朱棣也不禁摇头苦笑。

可转念一想,又想到就算已经和徐达长女徐仪华定了亲,可是哪个男人没有三妻四妾呢?只要等着跟徐仪华完了婚,自己再伺机将那少女娶回来也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啊,想来不论是皇帝还是新娘徐仪华都应当不会有什么异议的。若如此,那少女也不需要在外流浪了啊。想着想着,朱棣又忽然高兴了起来。

如此反复思量,欲罢不能,朱棣竟然一夜都没合眼,眼见远方天际露出了一点腹白,朱棣便再也按捺不住一跃起身,匆匆洗漱了便打马赶往朝阳门码头。

此时虽然刚到辰时,朝阳门码头却已经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忙碌热闹了起来。

“悦来居”是在朝阳门码头东侧不远处最大的一家客店,常年都有走南闯北的客商到此投宿,最是三教九流的人杂之地,生意却也还红火。想不到那少女竟然要屈居在这鱼龙混杂的地方,以她的美貌还不知吸引了多少歹人在暗暗打着主意呢。

朱棣牵马来到“悦来居”门口时,正有一群汉子从里面搬货上船,想来是一些早起转运的客商。

朱棣迈进“悦来居”的大堂,只见堂内端正地摆着横竖各三张八仙桌,桌上清一色摆着一副白瓷茶具,煞是美观,再看堂内的桌椅板凳也都擦拭得干干净净,收拾得齐齐整整。大堂的东西两侧各有一个拉着帘布的小门通往内院,两侧小门中央的壁墙上则供着神龛。大堂进门的东侧是一处柜台,放着几本账册和几个空酒坛。饶过柜台,则是一个回廊木梯,直通到楼上客房。

只偌大的一个客店此时竟然空无一人,就连跑堂的店小二都没见着,朱棣不禁诧异,暗暗留了心,屏住呼吸仔细听去,竟隐约从楼上传来些许吵闹声。

朱棣邹了邹眉,暗觉不好,忙快了几步蹬上楼梯。一上楼梯便见西侧甬道上已经挤满了人。一个掌柜模样的中年胖汉捂着发红的脸正有些恼怒地悻悻退了出来,从朱棣身边走过时兀自喋喋不休、骂骂咧咧地下了楼去。

朱棣凝目往人堆里看去,忽然一惊,只见人群中央被围住一人,却不正是昨夜令自己辗转反侧一夜不眠的少女吗?但见只要那少女往前,便有几个家丁模样的汉子立刻围了过来,堵住去路。待那少女又要往后时,又有几个家丁将后路也堵了起来。只奇怪的是这些汉子只是围堵,却不动手。

少女的俏脸已然气得通红,瞪着那些家丁模样的汉子怒道:“你们可要想好了,当真要与本小姐为难不成?哼哼,到时可别怪我没手下留情!”

那些人也是奇怪,听到少女呵斥,竟都垂下头去,不敢回话,却只是不让路。

少女蹙了蹙眉,冷哼了一声,咬了咬牙作势要冲,家丁顿时紧张地围拢过来,不料少女要冲是假,待引得左右两侧的家丁身子一偏,少女双手猛地用力,竟将左侧的家丁一把推进右侧要冲过来的人堆里,人群跌撞在一起,十分的狼狈。东边的路也就此没了阻碍,少女正自高兴,却不妨家丁人数太多,前面的一群跌倒了,后面地立刻又补了过来,瞬间便又堵住了少女的去路。少女又是惊又是气,转身又朝后突围,却依旧如是,很快便又被堵了回去。

朱棣见了虽觉得奇怪,却忍不住大怒,冷笑了一声,高喝道:“哼哼,哪儿来的好汉欺负一个姑娘家,算得什么本事?嘿嘿,姑娘莫要惊慌,看我来救你!”

说话间,朱棣趁众人呆愣之际猛地冲进了人圈,左突右冲,仗着身壮力足,竟将人群撞得东倒西歪,很快便来到少女的身边。

朱棣一手拉了少女,一手挥舞,打倒几个近身的家丁便往外冲。少女身形灵巧,左推右踢,二人联手竟是势不可挡,很快便出得“悦来居”。

朱棣扶着少女翻身上马,也顾不得路人熙攘,打马直冲了出去。家丁慌乱了一阵,回过神追至门口,见门口正好有几匹贩货客商的骡马,几个会骑马的家丁十分蛮横地一把抢了过来,上马追了出去。

只路上行人委实太多,策马不便,朱棣在马背上回头看时,只见那几个家丁骑着骡马竟快要追了上来,也是吃了一惊。却在这时,少女拍了拍朱棣肩膀,指着一处巷子贴耳喊道:“快,快进去”。

亏得朱棣骑术甚精,猛的一拉马绳,便依言钻进了巷子,歇了马,紧张地盯视着少女急急问道:“怎么?可是我骑得太快了,你哪里不适么?”

少女见他紧张的模样,又是感动又是好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哈哈哈,我呀,好得很”,说着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神秘兮兮地指了指巷口,只听马蹄声渐近。少女警惕地拍了拍朱棣肩头,示意准备。

朱棣见她如此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要指挥自己,心里不禁暗暗好笑,却也不违拗。

忽然朱棣眼前人影一闪,身后紧跟的家丁果然不察,已然骑着骡马从巷口冲了过去。

眼见几名家丁组成的马队都要过去,朱棣暗想着躲在此处也可算是一手妙招了,只是那些人迟早不对,是要找回来的,到时候必然被他们前后夹击,再想逃就难了。这少女虽然聪明,可论行军之法仍旧是一个外行罢了。正想着,少女忽然又重重地拍了一下朱棣的后背:“快,冲出去往回走”。

朱棣一愣,忙双腿一夹,策马奔出,正好与马队殿后的家丁撞个正着,那家丁一愣,朱棣已是一把将其击下马来,哈哈笑着便要扬长而去。

偏在这时,少女隔着朱棣猛地一把拉住马缰,马嘶鸣着驻足,诧异地看了看主人。

“快,朝他们冲过去,将他们打下来”,少女指着刚刚冲过去的家丁笑道。

朱棣焕然大悟:此时那些家丁发现身后有异,正要调转马头,是立足未稳之时,正好击其中游。便再不犹豫,鼓足了气势打马朝他们冲了过去。那些家丁果然正忙着转身,身形不稳,朱棣轻易冲到他们跟前,一拳一个,轻而易举地就将他们打下马去。至此方才策马疾驰往西奔去,哈哈哈大笑着赞道:“好一个出其不意,击其中流啊。姑娘你真乃我大明的孙武子也,哈哈哈哈”。

说话间朱棣两人转眼已沿着太平里过了西永关,眼见着便要到莫愁湖,少女不禁着急:“你这是要一直逃下去不成?”

朱棣不禁一愣:“这后有追兵,不逃怎的?难道还要打回去?”

少女一讪:“我们一直往前逃,要逃到何处?又要逃到何时?总不成浪迹天涯吧?”

“浪迹天涯?”朱棣一愣,不禁蹙眉沉吟。

少女见他竟然当真,不禁忍俊不禁:“我们往东!”

“往东?”

“自然往东。他们料我们必定往西,我们当然要往东了”,少女闪着水灵的大眼瞅着朱棣笑道。

朱棣焕然,暗暗佩服,也不走原路,反而打马饶到石城门,走西安门外大街,再往北走太平门大街,过大理寺,直到应天城最东边的太平堤,方才扶着少女下了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