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二十四章 【智取擂台】

燕王朱棣 弋央 2429 2016-07-21 11:13:52

  伴着台下众人铺天盖地的哄闹声,从人群里款步走出一名妙龄少女来。

少女身材窈窕,面容白皙,一张鹅蛋脸上双眉如柳,眼若弯月,秀挺的鼻梁下唇红齿白,端的眉目如画,宛如仙人。再看那穿着,却是身穿蓝色绣花凤尾长裙,上身套一件桃红色宽袖衫,头上梳一个桃心顶髻,戴着盘丝鼓,发尖上插一只白玉发簪,浑身上下收拾得齐齐整整。

随着少女踱步而出,所有人眼前都为之一亮,她就宛若落入喧闹凡尘里的一点花红,沁人心脾,引人瞩目,却又不可方物。

众人都不自禁地噤了声,早已是看得呆了,心中暗暗诧异这样神仙般的人物怎会来到这嘈杂的市集?又怎会来这擂台蹚这摊浑水呢?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她又到底会是谁呢?

如此大庭广众之下,被这许多人目不转睛地盯视着,少女似乎也有些羞怯,只见她鹅蛋脸上闪过一丝红晕,显是被这许多人看得极不自在。

虽如此,但见初秋的阳光下洒在她白皙的脸上,柳叶眉下水灵的大眼闪着夺目的光彩,竟有一种摄人心魄的魅力。

少女来到壮汉的跟前,稳稳地站住,福了福:“大哥臂力惊人,小女自知不敌,可也忍不住要上来试上一试。只规矩得改一改!不知大哥允否?”

少女声如莺啼,温婉动人,煞是好听。可说出的话却掷地有声,不容置疑。众人这才觉得这女子决不似看上去那般柔弱。

见那少女盈盈站在自己跟前,隐约少女清香悠悠地传来,壮汉脸上不自觉涨得通红,双目都不敢与少女对视,竟是极为羞怯。众人见了无不暗觉好笑,就连朱棣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嘿,那汉子,刚刚不是还要和天下英雄一较高下么?怎的现在像个娘们一样了?哈哈哈”

“你倒是应还是不应呀?说句话呀。低着头在那儿磨蹭什么呀?脸都红得跟个猴屁股似得。哈哈哈。”

台下众人见汉子兀自不言语,使劲揶揄起来,不禁纷纷起哄附和。

汉子一时间又是羞又是气,鼓了鼓勇气,这才抬了眼看向那少女,不想与那少女双目一对,汉子马上又低下了头去,脸更加红了起来,连舌头都打了结似的结结巴巴道:“姑。。。。。。姑娘要。。。。。。要如何改法?”

那少女越发地从容,走上前去在汉子四周画了一个一步见长的圆圈,将汉子圈在里面,这才微微巧笑道:“大哥在圈内,小女我在圈外。若我能将大哥拉出这个圈,就算我赢。若大哥如方才对阵那两位汉子一般,将绳子从我手中抽走便算是我输了。若能将我拉得跌倒在地,那便更加算我输了,如何?”

“那。。。。。。那如若你不能将我拉出圈外。。。。。。我也不能赢你,那该如何算法?”汉子不禁吱呜道。

“哟,瞧不出还怜香惜玉啊,哈哈哈”,台下众人听这汉子似乎有心相让,不禁起哄笑道。

少女脸上不禁一红,却很快镇定了下来,沉吟了片刻笑道:“若我们相持一刻钟,那也算小女我输,如何?”

“那。。。。。。那我岂不是。。。。。。岂不是太占便宜了?”汉子诧异地看了看少女,红着脸问道。

朱棣也没料到方才还威风八面的壮汉在这少女面前竟然会如此的扭捏不堪,真是单纯得可爱,也是忍不住发笑。

眼见台下又要起哄,少女忙正了正神色,肃然道:“哼哼,输赢还未可知呢,你莫要太小瞧于我。”

汉子见她如此说话便再不敢多言,犹豫了一下还是将绳子的一头递了过去。

少女稳稳地结果绳子,极干练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只听“铛”的一声,那少女开始发力,细汗也随之在她秀挺的鼻尖渗了出来。可兀自如此,她又怎能撼得动那壮汉呢?

台下众人都暗暗好奇,这么一个小女子怎会不自量力要去上擂台与那壮汉较量?莫不成是失心疯了?就连朱棣也蹙眉瞧着场上的形势,揣度着这女子难不成有什么暗招?

果不其然,少女眼见拉不动那壮汉,身形忽然绕着壮汉转动起来,直到后来越转越快。那壮汉身形高大,又怎能及得上这少女灵活?只转了几圈便已觉头晕。

少女见状忽然又矮了矮身子,可身形转得却一点没有减慢得意思,反而加快了步子,竟生生将一根数十尺的长绳尽数缠在了汉子的双腿上,令其动弹不得。

台下众人至此恍然大悟,纷纷叫起好来。

便在这时,少女猛地用力一拉,汉子应声倒地,被她活活地拉出了圈外。

台下顿时就像炸开锅了一样,叫好声、嬉笑声、对汉子的嘲讽声、甚至对少女的调侃声混在一起,此起彼伏,嘈杂得不成样子。

少女见一招得手,早已欢喜得了不得,拍着手跳了起来。转脸又见那汉子倒在地上撕扯着绳子,仍旧不能起身,极为狼狈,忙上前一步,解开缠在汉子身上的绳子,又福了福,歉然笑道:“多谢大哥关照,小女承让了。”

输在一个少女手里,汉子只是面红耳赤,脸羞红得不成样子,却不知为何心头并不觉得沮丧,反而越发地佩服起这位少女来。但今天输得一败涂地,眼见着这个擂台是摆不下去了的,不禁朝少女抱了抱拳,也不言语,转身便去收拾自己的摊位,又将瓦盆里的五两纹银递了过去。

少女用香巾擦了擦额头细汗,满心喜悦,伸手便要去接。便在这时,不知哪个街边无赖唯恐天下不乱,故意寻事似的喊道:“嘿,姑娘你的筹码都还没放呢,怎的就要将别人的银子取走呢?敢成你是要空手套白狼呀?哟哟哟,还真瞧不出来,这么好模样竟然是个江湖骗子?!”

“嘿嘿嘿,也许除了骗骗财,还会做其他的营生呢,哈哈哈。”

此话一出,少女不禁羞红了脸。

汉子见状,也是生气,忙要安慰少女,却因讷于言语辞。张了张口又不知道要说什么,便又将手中的纹银又推了推。

少女此时又岂敢去接?不住在身上搜寻,却又哪里寻得出五文钱的铜子做筹码?

台下众人见状便更来了精神,纷纷起哄。少女哪里受过这等委屈?不禁又是急又是羞,眼见着眼泪都要落下来了。

眼见着这些人嘴里越来越不干净,迟早那些个难听的话都要说了出来,朱棣不禁皱了皱眉,心中极是反感,暗骂众人无事生非,便摸了摸怀里。亏得昨夜与几名兵丁博钱,尚余下了十几个铜子儿,便一把掏了出来,有些气懑地朝擂台甩了上去,恨恨道:“这是她的筹码,兀自搅闹什么?!”

台下起哄的众人见他衣着华丽,气度雍容,仪态威严,都唬得一愣,忙噤了声,再不敢寻事。

朱棣四下看了看,眼见周围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想着父皇朱元璋最是忌讳皇子到民间生事,暗觉不能再看下去了,免得招来麻烦,便也不管众人各式各样奇怪的神色,转身快步挤入人群匆匆出了人圈,这才出了一口长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