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燕王朱棣

第四章 【兄弟相争】

燕王朱棣 弋央 3194 2016-07-20 18:12:45

  朱棣朱橚兄弟二人一路打马狂奔,直到次日的正午时分总算在临淮关赶上了太子朱标等人的仪仗。朱标一行此次轻车简从,奉旨不能扰民不能扰乱地方,故而太子朱标带着老二秦王朱樉,老三晋王朱棡,年仅十一岁的老六楚王朱桢和老七齐王朱榑,以及年仅六岁的老八朱梓和年仅五岁的老十鲁王朱檀,一行人专捡偏僻之路走,也不敢进城,只在临淮关扎营歇脚。

朱棣朱橚兄弟匆匆赶去跟太子见礼。二人下马掀开帘帐,只见太子正与老二、老三坐地吃茶闲聊。

太子朱标此时年仅二十四岁,却深得朝野上下人心。只见他穿着一身暗红色的袍服,并不穿披风,头戴黑色六合一统帽,长脸长眉,挺鼻阔嘴,一对凤目炯炯有神,面貌像极了洪武皇帝朱元璋,只皮肤白皙些,衣饰严谨细致了些。想是因为潜心儒家,朱标的气度比之朱元璋要雍容安静了许多,十分的端庄儒雅,全然不似洪武皇帝那样浑身上下透着强悍和煞气。

朱标见他们二人进来,起身站定作礼,体贴地笑道:“两位弟弟脚程可真够快啊,原想着如若今日你们赶不上,我们晚些时候便要去九华山安营等你们了。既然来了,我们今日便在此歇息,免得你们又要跟着我们赶路受苦。”

朱棣沉稳地一笑:“不妨不妨”,说着拉着朱橚就要给太子行礼。

朱标扶住他兄弟二人,还未及说话,二皇子秦王朱樉嘻嘻笑着走了过来插嘴道:“哎呀哎呀,我们兄弟几个,就数你老四最是多礼”,说着起身来到朱棣身边毫无顾忌地拍着他的肩膀笑道:“说,说,你们此番去径山寺可是求姻缘去了?哈哈哈哈。说,老四你今儿必须老实交待才行。否则怎的你一去径山寺,姻缘便自己送上门来了呢?哈哈哈哈。”

秦王朱樉与太子一母同胞,只比太子小一岁,容貌像极了他的母亲李妃,挺鼻细嘴,柳长眉下双目清亮有神,穿着一身白色圆领窄袖袍,腰系黑丝带,外套华服披风,披风也不扣,很随意地披着,浓密黝黑的头发很随意地束在一起,也不戴冠,看去十分的俊秀潇洒。可朱樉却不似太子朱标那般崇尚儒学、正直端庄,为人轻浮,很不讨皇帝朱元璋的喜欢。可是此人十分诡诈,极有心机,暗地里积蓄了极大的势力,本事通天。朝野内外人人都知这秦王是个最不好沾惹的一个角色。

朱棣朱橚听了秦王的话都相顾愕然,摸不准这秦王是否是知晓了径山寺的事,可他口中所说‘姻缘就送上门来了’又是何意呢?莫不成那怪和尚道衍是秦王的人?秦王向来耳目遍天下,若说道衍是秦王的人,也并不是什么出奇的事。

正当朱棣沉思时,太子朱标微微摆手制止嬉笑的秦王朱樉道:“老四你莫要听他胡言乱语。不过.。。。。。不过今天还真得恭喜四弟你了。”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份明黄的卷纸递了过去。

朱棣诧异地接过卷纸展开一看,只见字迹娟秀,上面竟写着许多的人名,不禁疑惑。

秦王朱樉回步到了茶几前,挨着一直喝茶不语的三皇子晋王朱棡坐了,二人对望了一眼,一副莫测高深的模样,朱樉忽然又嘻嘻笑着插嘴道:“哎,老四你发什么愣呀?这可是母后要给你选妃呢,哈哈哈哈。你可好生看啊,莫要选了只母老虎,哈哈哈,那可就有你受的咯,哈哈哈”。

晋王朱棡年纪要比太子小了三岁,却比朱棣大了两岁,身材很颀长,方脸修目,为人十分冷傲,顾盼之间多有威严。朱棡天分极高,无论诗文书法还是骑射智谋,在朱元璋的几个儿子中都是一等一的人物。由于无论相貌、才学、武艺,还是脾性,朱棡都跟《汉书》里的关羽关云长有几分相似,因而被朱元璋戏称“晋王乃我朱家之关云长也”,最受皇帝的喜爱与器重,被朝臣们敬畏。

只见晋王朱棡抬头微觑了一眼朱棣,若有若无地冷冷一笑,又低头自顾自地喝茶,也不插话。

朱棣情知朱棡在太子朱标面前尚且倨傲,何况自己?因而也不以为意,低头打量这那纸黄娟,只见上面写着“常氏,开平王常遇春二女,年十七;吕氏,太常寺卿吕本长女,年十七;邓氏,卫国公邓愈二女,年十六;冯氏,宋国公冯胜长女,年十四;徐氏,魏国公徐达长女,年十六。。。。。。”竟足足有三十人之多。

朱橚在一旁凑近了看了看,不禁咋舌:“哇,母后真是为四哥费了不少心思,这许多人名也不知母后怎么搜罗齐了的?”

朱棣听他说话没有禁忌,瞥了瞥一旁的秦王朱樉和晋王朱棡,怒嗔道:“五弟不要胡言!母后爱我深重,真真万死难报万一。”

朱橚听哥哥暗警自己,虽觉得他过于谨慎,也不禁吐了吐舌头退到一旁不再多言。

太子朱标依旧一副恬淡模样:“名单我们兄弟几个已经替你看过一遍了。都觉得常氏、吕氏和邓氏三位最是不错。那常氏我也知道的,正是元妃的妹妹,时常来我处走动,容貌便不消说了,性情也是极为温婉端庄的,是上佳之选。四弟你可要留意了!”

自己选妃的名单居然被他们擅自过目?这不仅于礼不合,更有些欺人太甚了。朱棣朱橚二人都觉得恼怒。然朱棣很快便平复了下来,皱眉咬着牙转念一想:太子所说的元妃不正是当今的太子妃、太子朱标的正室妻子常氏吗?以太子的为人,其所言断然不会有假。虽然常遇春现在已经身亡,可是与其说是与常家结亲不如说是与太子、与太子妃结亲,若能娶了当今太子妃的嫡亲妹妹,攀上太子这门亲,那必将是有百般好处无疑的。

老五朱橚也暗暗朝朱棣使了使眼色,示意允下这门亲事。如今连太子都来说媒,那可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朱棣不禁也有些心动。

这时秦王朱樉悠然起身踱了过来,舔着嘴笑嘻嘻的一副不学无术神情:“嘻嘻嘻,其实吧,说来也是机缘巧合。有一日我正要去见父皇,不想突降暴雨,那些个不长眼的奴才也没个打伞的,害我淋了个落汤鸡似的。本想着去母后那里讨一件干净衣衫穿穿,却不想正遇着母后在宫里设着家宴,宴上不是一些公主就是功臣府里的女眷。嘿嘿嘿,说来也是巧了,当时我还真瞧着一位妙龄姑娘,哈哈哈,那叫一个娇艳欲滴、宛若天人啊,啧啧啧。沉鱼落雁我是没见过,但是我想即便西子再生,也是不过如此的,哈哈哈哈。后来我跟母后一打听,嘿,你们猜怎的?那个美人可不是别人,正是这名册里位开平王邓愈的二女儿,哈哈哈。”

说着朱樉很是意味深长地朝朱棣眨眼笑道:“这么美的女子,若四弟不要,可别怪三哥我横刀夺爱了。哈哈哈”。

老五朱橚见朱樉越说越是过分,噘嘴凝眉很是不悦。

三皇子晋王朱棡却像个局外人一般看热闹似的,觑着朱棣只是冷笑,永远都是那一副不屑的模样。

太子隐隐觉得秦王朱樉话中有些不妥,一时间却寻思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正自犹豫,眼见气氛不对,想要来劝却又不知如何下手?

朱棣却沉稳地笑了笑:“多谢太子和三哥提醒,婚姻大事还请容我三思。”说着又是一稽手,朝太子朱标道:“不知我做出决定之后是向太子殿下禀告还是修书给母后回禀呢?”

一句话绵里藏针,将老三朱樉全然丢在了一边,朱樉不禁尴尬一笑,不再多言。

太子听提到皇后,忙也恭敬道:“此事是母后旨意,我们兄弟只是替你参详,若四弟有了结果直接回复母后就好,并不需要向我回复。”

见气氛越发尴尬,朱棣也不敢做绝,不失沉稳地笑着故意转了话题:“咦?怎么没见几位弟弟呢?莫不成他们又出去逗那匹‘黑狮骢’了?”

‘黑狮骢’是常遇春生前最爱的一匹战马,极通人性。常遇春死后,‘黑狮骢’被士卒带回应天。说来也是奇怪,这‘黑狮骢’极为桀骜,上自洪武皇帝朱元璋下至各营将官,竟然没有一人能驾驭得了它。偏一日这‘黑狮骢’脱了缰绳逃了出去,没有一人能拦得住它,也没有一匹马能追得上它,转眼便没了踪影。待再寻得它时,‘黑狮骢’已然在太子府,与太子妃常氏极为亲近,犹如至亲。众人啧啧称奇,洪武皇帝朱元璋追思常遇春的功劳也暗暗垂泪,想着‘黑狮骢’必定是有了常遇春的灵性才会如此,便下旨将‘黑狮骢’赏给了太子朱标,以便时常陪伴太子妃常氏左右。

此时听朱棣询问,朱标一笑:“那倒不是,几位弟弟一路倒还安分,只是路上太累了,年纪又太小,一歇脚便都入了自己的帐篷睡过去了。哈哈哈,说来也真是苦了他们几个孩子”,说着朱标又沉思着变了颜色:“也不知父皇怎么想的,要他们几个孩子来中都讲武受训做什么呢?他们年纪尚幼,又能懂得什么呢?哎!”

一句话透着对当今皇帝的不满和无奈,惹得一旁的秦王朱樉和晋王朱棡都看了过来,朱棣心中忽然一紧,不再多言,只一笑带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