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能物语

第十二回 真傀儡师

异能物语 过期少年 2573 2016-11-13 21:26:02

  霜在钟楼,坐在失落遗迹入口处。

雨已经停了好几天,霜甚至可以感觉到初夏的风正在远方传来。

她正在等待班德潘。他迟早会知道,姬伯湄的墓地消失,两位无常的禁术被解开。只要他还想做什么,就必定会来找自己。更何况,霜给他写了信。

黄昏的晚春有点凉意,但是因为没有雨,这凉意不寒,霜看着有点昏沉的天色,数着飞过的鸟儿,轻轻将脚边的一颗石子踢起。

班德潘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带着有点苍白的脸色。

“你的护花使者不在呢?”他揶揄的说道,若无其事的坐到了霜的身边。

“嗯,你不正好,也是一个人?”霜说道。

“所以,你想告诉我一些有趣的事是什么呢?”班德潘开门见山的说道。

霜歪着脑袋,看着还有行人路过,感觉不是说话的好地方,便站起来:“我们,到钟楼上面吧。”说着,轻轻一跃,便立马飞身离地,跳跃至数丈高的钟楼上面。

班德潘迟疑一下,便立马跟上,停落的时候,说道:“所以那是什么,你姬家的小式神?”

“正确来说是我,霜的式神。”霜说道,“说起来你是第一次赴约呢,赴我的约。”

班德潘一愣:“难道你都当真?”

“我只知道,暄会过去。那就行了。”霜说道,“潘现在,现在的心情如何呢?”

班德潘脸色诧异,却转为嘲讽。

“我想,你现在只是很讨厌我吧。”霜说道,看着天边的云朵,空空如也。

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也看不到星辰,因为阴天,但明明是空虚的天空,却因为积压着云朵而显得饱满。

“我的感觉对你来说重要吗?”班德潘笑着说,顺势坐了下来。难怪这小妮子这么喜欢坐在这,这里风景的确独好。

“温蒂杀了人,所以我不会原谅她,少女公会也不会再接纳她。我因为给了她断情水,也不配再做她的朋友……”霜独自说着,“这一切,是你为了报复我,把暄从你身边带走,对吗?”

班德潘咧了一下嘴:“他对我来说没那么重要。”

“那你为什么封印了他的记忆。”霜问道,回过头看着班德潘,“因为他是你重要的同伴,你想保护他。即便是他要离开你们公会,即便是你有些时候会嫉妒他,但你仍旧选择了保护他。”

班德潘语塞。

“我呢,是最近才想明白的,潘的心情。”霜说道,“想要有一个人和自己分担过去,又不忍让这个人和自己一样活在过去,这种矛盾的心情。潘是想要得到傀儡师的力量吧,改变那样的过去,大概自己也可以像暄一样,过稍微平常一些的生活……”

“说什么改变过去,我想的只是破坏啊。”潘打断了霜的话,“你别说什么自以为是的话了。像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明白我的心情啊,我的异能你知道的哦,是随意挑拨人内心黑暗的东西,但是你根本挑拨不了,是你用了异能无效化还是你根本没有那样的东西呢,我一直都很好奇。但是,比起改变什么,我只是破坏掉啊。”

“那就破坏掉吧。”霜说道,对潘举起了手。

“你想做什么?”潘警觉的站起来。

“我说,你想破坏什么的话,就去破坏吧。这份因为绝望而来的愤怒无处安放,你想要破坏的,是这个不能理解你的心情的世界,既然这样,那就破坏掉吧。”霜刚说完,班德潘就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迅速膨胀,很快他就撑破了钟楼,成了一个超级巨人。

他看着自己石头一般的手臂:“你对我做了什么?”

“赐予你,破坏的力量啊。”霜轻声说道。潘惊讶的发现,霜的眸光清冷,纤细的身形环绕在一团雾光之中。

“那真的是,感激不尽啊。”班德潘说道,一个手就握紧了霜。

“砰!”

人们开始尖叫,发出恐慌的叫声,以及不断向潘扔东西过来。班德潘犹豫一下,却仍伸出了脚,一下子就碾压了好几个人。

血液喷到到处都是。杀人的快感开始麻痹了班德潘的神经,他对手里的霜说道:“你知道,这都是你的过错。”

霜冷酷无情的看着莱茵都要变成了一座废墟,却说道:“是啊,是我的过错。”

班德潘开始兴奋的暴走,看着莱茵都的一座座建筑倒下,人们四处逃窜,火盘倒下燃烧起火焰,他却如同杀神一般,走过之处都是鲜血。

“潘,你知道神明为什么会堕落吗?”霜一边看着这人间炼狱一般的莱茵都,一边说道,“因为有了凡心。”

“谁想知道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哈哈哈,我只想把这些人都杀死,哈哈。”班德潘说道,开始加速奔跑了起来。

而霜的视线模糊。

“作为神明,你却什么也没做,即便那些信任你的信众把所有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你却让他们继续承受天灾人祸。”

那是十六岁的姬伯湄,对着失落遗迹的神说道。

“那样啊,那我赐你不死的力量,你试着拯救他们如何?”神说道。

姬伯湄才知道,即使拥有了接近神的生命和力量,她依然也拯救不了这些信众。人们活着,就有贪欲,就有愤怒,就有嫉妒。丑恶的人到处都是,而不管是善恶的人们都在寻求救赎,或者说,寻求庇佑。人类是很贪心的,哪怕做着坏事,也会希望神明庇佑着没人发现。姬伯湄终于厌倦了这一切,所以,她诱惑了周家。

周家家主如她所愿抵达了神迹,使用了最邪恶的方法——献祭。她明明知道有其他更好的方法,但是她不说。献祭的方法是亵神的方式进入神迹,神的领域因为被血液玷污,很快就失去了力量。

这种方法不是别人,是那位雪龙告诉她。雪龙作为神的坐骑,却背叛了神。雪龙和四大神兽想离开神迹,但却没想到,真的会用这种方式来到人间。

他们被周家的人杀死,元神落在了人间,或是寄在凡胎,或是自己修了人形。

但是神消失了。

而姬伯湄的不死,少女的祈祷的力量仍然在。

姬伯湄自知犯下了深重的罪孽,自请关在姬家的祠堂之中。

直到她发现了霜,那名出身就带着灵力的小女孩。

那清澈纯净的眼神也好,那人偶般的脸也好,姬伯湄一眼就能认出,她就是当年的那位失落遗迹的守护者,失落遗迹的神。

所以,那并不是把力量赠与,而是归还给她。

去找傀儡师吧,傀儡师就是你自己。你总有一天能发现,这世间所有的异能,都是因为你作为神,却被坐骑和守护兽背叛而产生了愤怒而生。你让人们使用着因为它们那些深层的潜意识而爆发至表面上的能力,来互相斗争。就像回应自己当年的质问,就随意给了自己接近永生的力量。

姬伯湄那时是这么想,但是当年还是孩童的霜,一无所知。

虽然不明白为何神也好,雪龙也好,都在几年间寄托到姬家后人的身上,但是姬伯湄自杀的时候,得知自己终于能死去的时候,内心是充满满足。

总算在死的时候,成为了一个人了啊。姬伯湄想。

傀儡师只是一个名号,姬伯湄为神做出的别号。直到姬伯湄死的时候,也不知道,这位失落遗迹的神明,叫做什么名字。

黑龙之冢的守护者,沙漠王者告诉了霜:“笑容,你是掌管笑容的神明,所以你的名字,叫做莞尔。”

可是,掌管笑容的神明,因为愤怒拥有了凡心,所以堕落了,终成了凡人,正在班德潘的手中,看着炼狱般的人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