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能物语

第十一回 涅槃死神

异能物语 过期少年 2290 2016-11-11 21:02:03

  霜醒来的时候,手上的戒指已经消失,还多了一个小玻璃瓶,里面装的便是那断情之水。

这个时候,人们才知道,其他人去不了黑沙漠的原因。因为黑沙漠是在梦境之中,要在梦中找到进入的入口。而霜,恰好知道这种方法。姬伯璃和姬季钰也终于明白当年为何除了霜没人愿意帮她们姐妹了,这是无能为力的事啊。

当然,霜也可以帮助其他人在梦里抵达黑沙漠,但是这样还不如霜自己来得快。从前的霜不知道,寻遍所有可能的黑沙漠,却在一座废弃的神庙入睡后,惊讶发现,黑沙漠不存在在现实世界。

陵园里,姬伯桅发现姬伯湄的整片墓地夷为平地,知道霜已经完成了任务,便放心的回去了。大概这个时候也有人在监视着她吧,但是有什么用,墓地已经消失了,消失到神的领域去了。谁都不知道就这一晚的时光,霜已经把姬家前任家主的墓地迁移到梦境的黑沙漠,还是神的领域里。这回,让你们再来挖人家的坟墓,到梦里面去挖吧,前提是还得找到,哈哈哈。姬伯桅心里暗爽的想道。一连好几天憋着的气终于消散,现在的她可以高歌一曲也完全没问题了。

……………………………………………………………………………………………………………………………………………

温蒂和雪儿醒来的时候,是古蕾守在身边。

温蒂红色的眸子一点光亮都没有,古蕾担心不已:“温蒂,温蒂,你能认出我吗?”

温蒂下意识的去摸胸口,熟悉的封印钉子正完好的在它所在的位置。

“霜呢?”温蒂干涩的声音嘶哑,古蕾马上递上一杯水。

“她说你应该会很生气,因为她无视你的意愿做了这事,所以她在你醒来之前就躲起来了。”

古蕾说道,察觉雪儿那边也有动静,赶紧也递过去一杯水。

雪儿坐了起来,接过古蕾的水,一口一口的喝起来,缓了过来之后问道:“为什么要救我?”

古蕾一怔。

这个问题,她们还真没想过,应该说,为什么不救?不说为了温蒂得取来这断情之水,就是雪儿再不好,她们也无法眼睁睁看着她沦为丧尸。虽然做不了好朋友,但是也不至于见死不救。

“你们根本没想过这么愚蠢的问题吧。”雪儿低声说道。

啊,她知道的。她自然是了解她们,从她们到莱茵都的时候,雪儿就关注着她们。没有人比雪儿更清楚这几个女孩的心思。但是她嫉妒啊,嫉妒得发狂。因为她们之间那些美好的情感,自己似乎从来不能有过。

“这里,是莱茵都?”温蒂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打开了窗户,看着外面的街道,猛然发现,自己处身于莱茵都,而不是姬家所在的皇都。

“嗯。”古蕾小心翼翼的说道,雪儿怎么想,古蕾还没有多少心思去想,但是温蒂的话,古蕾就非常担心她会生气。

“古蕾,我呢,杀了人。”温蒂把视线从窗外转回来,看着古蕾,面如死灰。

古蕾的手微不可见的抖了一下,想说什么,终究没说,只是紧紧握住了温蒂的手。她能说什么呢,温蒂杀了人是事实,他们早就在调查中知道了。

“我用这双手,用我的异能,杀了无辜的人。我……我成为恶魔了。”温蒂的声音越发颤抖,“怎么办,要怎么办才好,我要怎么做才能偿还这罪孽……”

“你那时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中了爱的魔法,那不是你的过错……”古蕾说道,轻轻抚着温蒂的后背。

“但是霜不会原谅我了。”温蒂绝望的说道。

温蒂了解霜,霜视人的生命为最大前提,所以即使她犯下了这些过错,仍为了她不至于丧命成真的丧尸,而为自己取来药物。但是身体虽然恢复了,失去控制的那些时候,记忆却完好无缺。温蒂清晰的记得自己做过的事情,是霜绝对不可能会原谅的事情。

古蕾语塞,是的,霜是这么说过,这次,她不会原谅温蒂了。

但是,霜还说了别的话。

“她说,你已经得到惩罚了。”古蕾说,“因为断情之水,你以后都不会爱上任何人。也就是说,你会丧失爱情。”

温蒂说:“那种愚蠢的东西怎么样都没关系了。我,我还能和你们在一起吗?”

古蕾不语。

“是这样啊,我明白了。”温蒂从古蕾的沉默中得到了答案。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呢?”古蕾问道。

温蒂摇摇头,一脸茫然。

“我可以和霜谈谈吗?”温蒂目光透露祈求。

古蕾不忍,却仍旧摇头。

“她说,不会再和你见面了。”古蕾轻声说道,“因为她葬送了你的爱情,所以,她也不配再做你的朋友了。”

“可是我没关系,我只想见她,我想她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怎么做才好。”温蒂说道。

“那是因为你已经不爱潘了。现在的你,现在的你已经不是那个爱着潘的你了。所以霜很内疚啊,她感觉毁了你的一半,现在的霜根本没办法来面对你,还有这位雪儿姑娘。如果你还爱着那位殿下的话,你会这么说吗,你还会依赖霜吗?”古蕾不禁说道,“霜她也很辛苦啊,你不知道,她在最后的那刻,也仍然很难做出决定,是否应该让你们喝这断情之水。不知道是应该让你们在虚假的爱的魔法中死去,还是在没有爱情的真实中醒来。你知道她有多难过吗,她多艰难才做出这样的决定吗?而到这个时候,你还在依赖着她。”

温蒂怔怔的看着古蕾,古蕾这么激动还是第一次。

“你给我醒一下吧,根本,根本不能依赖任何人啊。就算是霜,就算是她也没法保证我们能否过得幸福。你要怎么办,就不能自己好好想想,自己负责起来吗?”古蕾说道,“凭什么,凭什么霜这么辛苦取来了药,救了你们的性命,却还要对你们失去的爱情负责啊。如果一开始你就能清醒一些,我们根本不至于这种田地啊。”

温蒂轻轻咬了下唇。

是啊,自己依赖霜还不够多吗?霜在为杀死那个爱着潘的自己内疚吧,而逼迫她做出这种选择的自己,怎么可以继续依赖着她呢。古蕾说得没错啊,霜根本没有责任来肩负自己的人生啊。

“对不起。”古蕾说道,“我说得过分了。但是,这些都是我心里的真实想法。”

“谢谢你,古蕾。”温蒂说道,抬起了头,“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应该道歉的人是我,一直以来太任性了,失去你们也是理所当然。现在我,我该去找那些被我伤害的人们,去接受他们的惩罚,去努力偿还我的罪过。”

旁边的雪儿默默的说道:“你大概讨厌我,但是,但是我想跟你一起。”

温蒂友好的向她伸出手:“嗯。”

古蕾看着两人,松了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