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能物语

第六回 少年之殇

异能物语 过期少年 2442 2016-11-03 21:06:12

  钟楼上。

三位少女并排而坐,听着钟楼内部的齿轮转动的声音。到处潮湿的空气氤氲,温蒂不禁有点烦躁。

“从哪说起呢?”古蕾说道,“这是从前我还是天女的时候,一位皇室人员被某些秘密压抑得喘不过气,然后向被他们认为是神明的我,告罪了。当然,那个时候也有很多其他的人,有着形形式式的事情无法独自承担,以为在我这就能得到净化,所以为我提供了很多的情报。我也没想过,情报之间是相互交织的,所以,这件事,我是在许多人的告罪中,得到个大概的猜测,也许是事实,也许离事实有很大差距。你们听了,要证实,还是得问当事人。”

“嗯,我明白,所以请你知无不言吧。”温蒂祈求的说道。

古蕾便缓缓道来。

……………………………………………………………………………………………………………………………………

告罪者甲:

“天女大人,我有罪。”

“我的罪过是沉默。但是我没有办法。虽然没有人知道我有参与这件事,但是,但是我快被这个秘密压垮了。”

“这已经发生在很久之前了。国王陛下带着年幼的王子去平反叛乱,但是遇到了丧尸。是的,那种禁忌的生物,呀,不是生物,那只是邪恶的魔法师的傀儡,它们袭击了军队。为了保住主力,国王陛下舍弃了殿下。”

“年仅六岁的殿下被作为诱饵留在那座城市里,叛军因为探测到殿下的存在,便大意的让国王陛下离开。国王陛下暗度陈仓,带着大部队逃离了丧尸的城市。但是殿下却被俘虏了。”

“为了羞辱国王陛下,叛军,叛军将殿下卖给了黑市,就是那些秘密的人口贩卖场所。我,我明明知道这件事,但是却因为害怕陛下怪罪,而只能报告陛下,殿下只是走失了。”

“如果我告诉陛下,陛下能及时派人过去,殿下,殿下也许就能更早找回来吧。”

告罪者乙:

“天女大人,我大概快要死了。”

“可是,这件事压在我的心头,我不想把它带进坟墓里去。那是好些年前的事了。我还在黑市的时候,曾经参与过一些买卖。”

“有一次,我参与了人口买卖。我真不知道哪些孩子怎么过来的。我以为,他们只是会被卖到一些偏远的国家,作为奴隶,或者是苦力。但是,那次,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那几个小孩,都长得很漂亮。”

“他们拥有漂亮的发色和很罕见的颜色的眼睛。大部分都是教养很好,性子也很高贵。一看就是那些大户家庭的孩子。”

“可是我那时,一心只想赚钱,我也老了,只想赚一笔钱能渡过最后的日子。我几乎做不了其他的工作,他们能让我看管一下孩子,已经很宽待我了,所以,我什么也没问。也没理会那些孩子说了什么。”

“您一定是觉得我在为自己开脱吧,是啊,就是这样,我这样的人,就该孤独终老,死了大概都不会有人察觉吧。因为我对这些孩子这么狠心,所以才活该不能好死啊。我得到了非常痛苦的疾病,到死之前心脏都会被虫子啃咬。”

“因为,因为那些孩子,全部都被卖给那个恶魔,那个可怕的人啊。”

告罪者丙:

“天女大人,您相信报应吗?”

“我原本是不相信的。像我这样铁石心肠的人,如果相信报应的话,要怎么活呢。哈哈。”

“可是,我受到诅咒了。”

“天女大人听说过吗,丧尸伯爵的事。那位擅长使用尸体做傀儡的人,被世人称呼为丧尸伯爵,大概是长期和尸体打交道,所以无法和常人一般有正常的爱恋。他深爱着美少年喔。”

“只是谁也不知道,他为了得到一位漂亮的孩子,就暗中挑动一位大臣发动叛乱,一边策划着让殿下,啊,就是那个他想要的孩子,成为俘虏。”

“然后,为了避免让人发现,还故意让他到黑市上一趟。”

“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买下那个孩子,但是其实一早知道孩子的真正身份是王子殿下。当然他还在那次得到了更多漂亮的孩子。最漂亮的一个,拥有双色的眼睛,真的是非常漂亮的鸳鸯眼。”

“我为什么会这么了解?因为,这一切都是我为那位大人策划的。虽然,那位大人死了。对,就是那次的‘恶魔诞生’的事件,他死掉了。不止是他,如果那天不是我有事离开,我也死掉了。整座公馆的人全部都死了,包括那些厨房的工人。”

“我自然是害怕的,但是我也偷偷庆幸过,我是逃过了一劫。但是,但是那之后的第三年,我听说了一件事。”

“殿下回去了。应该在公馆和其他人死掉的殿下出现了,并且回去了。我还特意假装成佣人去确认过,那的确是当年那个孩子。他没有死。”

“唯一的解释是他就是那个恶魔。可是,可是他身边,还有着那个漂亮的孩子,因为鸳鸯眼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漂亮的那个孩子,虽然是戴着面具和眼罩,但是我认出他了。”

“是这样的,我的异能是追踪。我能记忆每个人的气味,所以才会被那位大人留在身边。”

“所以我能辨认出这两个人,当时我真的吓坏了,还好没有暴露。”

“可是,之后,我就患了奇怪的疾病。我不能人道了。”

“到了后来,我感觉到胸闷,有东西在啃咬我的身体,从里面咬着。我去看了巫医,他告诉我,我是中了一种叫做怨恨的诅咒。我不能活超过十年,而那东西,死之前都会在啃咬着我,说不好死了之后也在啃食我的心脏吧。”

“天女大人,您能帮助我吗?啊,您也没办法啊,好吧,或者,或者我应该考虑,去跟那两位,道歉。但是我真的很害怕。”

……………………………………………………………………………………………………………………………………。。

古蕾的回忆告一段落。

温蒂和霜久久不言。

“那,那是,两人都经历了,那些可怕的事?”温蒂颤声说道。

“他们,在公馆里呆了三个月。”良久,古蕾说道。

霜隐忍的脸色不明。

“古蕾,这样的事情,很多吗?”霜终于说道,“拐卖孩子的事,还有,有特殊爱好的人。”

古蕾有点意外,回想起各种告罪的人,点头说道:“说不上很多,但是,存在着,各个地方。”

“我们,我们去消灭他们吧?”霜缓缓的说道,“不管是女孩,还是男孩,如果在某个地方受着折磨的话,那就太可怜了。”

是啊,如果,如果有人站出来,说不上能拯救,但是,至少能减轻受害者吧。

“你们先回去,我到联盟一趟。如果实在没有这方面的委托,那,就只能拜托古蕾你了,把知道的情报告诉我们。”

霜说道,直接从钟楼处跳了下去,一只微小的叶鸟在她脚下拍打着翅膀。

“咦,霜姐姐,用了式神……”

钟楼下面,姬季钰对姬伯璃说道。

霜很少使用式神,不过,每次使用都让姬季钰羡慕不已。还没见过别人比她使用得这么漂亮,仿似那神力和她源自一体,万物都能幻化成她的式神。如果没看错,那只鸟形的式神,是一片叶子吧。

“我觉得,小霜霜在生气。”姬伯璃眯着眼睛说道,“发生什么事了?”

“咦?”姬季钰疑惑的看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