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能物语

第七回 正义之惑

异能物语 过期少年 2230 2016-09-27 21:58:02

  在被带来的第一天,霜就被这银发年轻少女剥光了身子。对方检验着自己身上的圣痕,这手法和那个叫雪儿的女孩一模一样。

后来,她让霜穿上了这像是某个部落的巫女服装,布料很舒适,但是很少,只有抹胸和短裙,手脚套上了铃铛和银环,霜感到不适。

但是,对方一言不发,霜不知为何也不愿意打破沉默。

直到这天,霜终于被对方控制了行动,无法动弹的时候,被放进了冰棺。

但霜的眼睛可以动,以及,意识没有中断。

这个时候霜终于看到了银发少女之外的第二个人了。

那是一张饱经沧桑的脸,但霜认出来,她正是那位杀人后带着孩子逃跑的女人。

“霜小姐,啊,不,二小姐……”女人趴在冰棺上,仔细的看着冰棺里的霜,“你还记得我吗?我被你害惨了啊……”

霜其实并不能听见,冰棺隔音效果还算不错。霜只能勉强的通过唇语来读出一部分,也看到了另一张脸上的不屑。

“你为什么要毁掉我的希望,就因为我不愿为你叔叔作证吗?你叔叔那么厉害,去黑森林半年算什么?你让我的孩儿没有了手臂要怎么生活!我什么都忍受了,那个男人,不管做什么我都忍受了,而你却毁掉了他的能力,毁掉了我的孩子恢复健全的可能……”

“母亲你又魔怔了,我说了,这女孩没有圣痕。你被那男人骗了。”银发少女终于开口说话了。

“或许她的圣痕在心脏上呢,你不把她挖出来看看……”女人摸着冰棺喃喃的说道。

“母亲!你不要乱来,我们只是用她来打开遗迹入口,其他的事情你不要插手。她始终是二小姐。”银发少女似乎愤怒了。

真难看。

真的很难看。

霜的心一点点的沉下去了。

这个女人一直是霜心头的一根刺,因为她自己才爆发的异能,因为她霜才质疑着什么是真正的正义,因为她霜才疑惑,弱者就可以不管真实,弱者就可以受到偏袒了吗?

如果重新见到她,她过得很悲惨却很善良,好好的守护着孩子,自己会怎么办,会内疚吧,因为自己导致她丧失了希望。

可是,她这样,算是什么呢?还是自己的错,是自己把她逼迫到这样的程度,让她终于魔怔了?

那么,再毁她一次如何?

这个念头越发强烈,霜几乎下意识的就挥开了冰棺的棺盖。

“怎么可能。”银发少女惊呼,“你应该没有所有力量才对啊,难道你真的有异能?”

霜坐了起来,轻轻扭动一下脖子,肩膀,感受到这僵硬一点点的柔软下来,然后,对着目瞪口呆的母女,猝不及防的露出了她那治愈无敌的笑容。

怎么样都没关系了,真想沉溺在这温柔美好的笑颜中啊。

“你是,㬔玟?”

这么多年,霜一点也没有遗忘这个名字。

要说对什么最介怀,就是这个名字的小婴儿。不管霜如何讨厌那男子的恃强凌弱,讨厌那女人的懦弱,霜对这小婴儿,有着内疚。

㬔玟一怔:“你知道我?”

霜伸出手,搭在她身上。

“你想打开遗迹,是为了这条手臂吗?”霜一边说着,一边闭上了眼睛。

啊,这么多年了,霜学习过无数异能,终于遇到古蕾,才获得这个可以使用一次的异能。要是在哪里遇到那个小婴儿,就这样做吧。

“啊!!!”随着一条手臂逐渐在㬔玟的断臂处出现,那个女人却疯了一般大喊了出来。

“是你,是你夺取那个人的异能吧,你毁了我这辈子,你这虚伪的大小姐。”她疯狂的扑向霜,撕扯着霜的衣服。

“从前我以为,你是为了孩子。”霜歪着脑袋,丝毫不理会对方的疯狂,“现在我才终于明白,你是为了那个男人啊。”

“哈,哈哈哈。”㬔玟突然大笑了起来,“总算有个明白人了,那男人是我杀的。这个女人以我的名义跟在那男人身边,却一点也不顾忌我的感受。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杀了他吗,因为他想对只有十岁的我出手。”

“要是他没有异能,母亲就不会为了我委身于他了吧,我一直这么想的。虽然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开始获得异能消除的能力,但是,我发现哪怕他没有能力,母亲也不愿意离开他,哪怕他那肮脏的手要伸向我,母亲也打算视而不见……所以,在他终于向我出手的时候,我砍了他。”㬔玟说道,“有没有这条手臂根本不重要,我只是想向姬家证明,我才是最强的!”说着,忽然一个手刀打向霜。

霜悲哀的抬起眼睑,却瞬间弹出数米之外。

“对,杀了她,杀了她。”那女人又魔怔起来,拍着手掌又哭又笑。

“梁姝汶,十八岁婚,产一缺臂女,遍寻名医不果。遇张阳,却遭骗。”霜说道,“你起初,大概只是想完成一个圣母的角色,来填补你被歧视的空虚。因为产下独臂女,你被族人认为不详,所以你想干脆连名声也不要的去扮演圣母。”

“但是这个角色失败了,你不愿意去承认这个事实,你欺骗着自己,继续沉迷着。”

霜悲哀的说道。

“为什么你就从来没有想过,去接受孩子独臂的现实,去给予她寻常的母爱呢?”

“啊,啊啊啊啊!我不听,你这个恶魔,你玩弄着我的人生感到很有趣吧,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梁姝汶大声的喊着。

㬔玟呵斥道:“母亲别喊了,吵死了。她说的丝毫没有错。不过,这个世界就是强者玩弄弱者的,你自己不够强,还指望着那样愚蠢没用的男人,混成这样有什么好责怪别人的。”

说着,她又看着霜:“我呢,只要用你打开了失落遗迹,获得了更强大的力量,姬家就一定要我们回去,我要获得姬姓,我要排在伯字!所以,对不起了,我对你过往做的事情没有任何意见,现在我只想用你来打开遗迹!”

霜又陷入了沉思。

是这样吗,如果弱者不是正义,那么,强者就是正义?

这和那个时候表现出来的力量就是正义有什么分别?

“霜!”

还没反应过来,霜迅速落进一个人的怀抱。斗篷把她包的密密实实。

“对不起,我来晚了。”

那是,武暄?

他裸露在外面的独眼有点发红,双手紧紧抱着怀中的女孩。

霜从他怀中抬起头,忽然说道。

“看日出的那个时候,是你吧?”

这怀里的感觉,和那个时候太相似,霜都没办法不去比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