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能物语

第六回 异能之始

异能物语 过期少年 2612 2016-09-26 23:11:54

  霜在一个冰窖里面,躺在一座精巧的冰棺里。

意识并没有中断。

围绕在霜身边的是一名银色长发的年轻少女。

霜知道,对方的异能,和自己其中一项一样——异能无效。拥有同样异能的双方,能起效的一方,为强者。很不幸,霜是弱者。

霜很早就知道,自己的异能并不是唯一的。因为,周焰银也拥有着一样的异能。但是阿银的能力不及自己,所以在自己的能力面前便无能为力。

霜很好奇,到底是什么原因,阿银才会有这个异能呢,跟自己一样吗?

自己为什么会拥有这样的异能呢,自己很清楚啊。仅仅是为了消除。异能无效是从她第三个鲜为人知的异能中延伸出来的——那是异能消除。

霜很明白异能消除的来历。

霜很清楚自己内心里那种蠢蠢欲动的意识,想要让所有人的异能都消除的意识。她亲眼看到姬家里炫耀异能的人们,以及那些将希望寄托在有异能身上的人们,这些人们有着奇妙的不对等。

而她的异能第一次爆发,是在三岁的时候,还是更小一些呢。

那时的她还很年幼,她看着一名温柔的女性紧紧抱着一个婴儿,乞求着一名拥有异能的男子为她的孩子重组左臂。

那是一个天生没有左边手臂的婴儿。那名男子大概是有着这样的异能。异能者很厉害,所以医生都得靠边。而那名男子却说着很难听的话,还有不怀好意的笑容。

虽然还不算很懂事,但是敏感的霜却知道,那名男子不是好人。

“别相信他……”

小小的霜说道,奶声奶气的话没有任何说服力。

“这个人没有能力帮助小宝宝。”

“霜,霜小姐?”那男子开始吃了一惊,却马上又镇定了,因为向来形影不离的守着霜的姬少凯没出现。这小叔获得姬家前四排名,而这个小奶娃,几乎是出生时就被内定定下了“仲”字的名号。特别是那个脾气火爆的臭小子姬少凯,要是招惹上了可就麻烦大了。

但如果只是这个小奶娃呢?

那男子对霜说:“我说,霜小姐没有异能吧,啧,虽然没有异能,但已经内定排上了‘仲’字,姬家的长老们都在想些什么东西啊。”

“就算我在这里打你,你都毫无还手之力吧。”

那男子的一巴掌就是这样落在霜的脸上。

“啊!你不能这样对霜小姐。”抱着娃娃的女人大声喊道。

“别乱说话,否则我就不管你那个宝贝疙瘩了。”男子说道,又是一巴掌落在霜的另一边面。他的力度很大,霜一张稚嫩的脸立马就变红了。

“这个是教训,明白吗?不要老是装着大小姐的模样,什么能力都没有的小姐有个屁用。”那男子骂骂咧咧的走了。

霜自然是告知了姬少凯,还问姬少凯,自己是不是很弱?还很年少的姬少凯一点都没察觉到霜微妙的变化,只是感觉到自己可爱到不得了的侄女被欺负了。

姬少凯马上去找那么男子一顿胖揍,却被那男子告上了长老会。虽然姬少凯说了事情的经过,但是长老会没有那男子伤害霜的证据

霜自然也指出了那名女子,然而,她保持了沉默。

之后,姬少凯被判家法,幽禁姬家黑森林六个月。霜人生第一次思考何谓正义。

力量就是正义吗?

人们就可以屈服别人的力量之下吗?因为需要得到对方的力量来救赎,所以哪怕是掩盖着真相也不愿意揭发吗?

霜看到那个女人可怜又躲闪的眼神,也看到了那个男人藏在眼中的洋洋自得和笑意。

愤怒诞生的那刻开始,霜抹杀了那个男人的异能,也抹杀了那个女人的希望。

她不知道自己有没使用了异能,她只知道那次审判回来之后,她脚下出现了圣痕。

之后听了很多故事,那个女人终究是失shen又失财于那个男人,却一直没有达成心愿。而那个男人,虽然后来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异能,但却一直隐瞒着,让那个女人被丈夫抛弃,被族人厌弃,受他的气,却还不得不用尽方法来讨好他。

霜直到次年,姬家现任家主被周焰银第一次刺杀的时候,才第二次使用了异能。

当所有异能对周焰银无效,姬家的人惶恐起来的时候,霜发现了对方的能力和自己一样。因为好奇心,她使用了针对对方的能力。

姬家的人们都以为,那才是霜第一次使用这个能力。

此后,圣痕被发现的霜不得不落实了“仲”字,她年轻的母亲恋恋不舍的抱着她,一直以来极力隐瞒着圣痕的母亲知道,一旦冠上“仲”,就意味着,霜不属于他们了,属于姬家的。那些原本反对给霜冠以“仲”字的人们,生怕自己的异能也消失,便纷纷缄默了。

因为霜是父系所出,其父亲甚至没有拥有“姬姓”,对于姓氏传女不传男的姬家来说,霜相当于是别家的人。姬少凯已经获得了“少”字,如果“仲”字再落到这一支上,他们就感觉到,姬家的势力会落到一系上。

但是,因为害怕力量被消除,没人再愿意公开反对了。霜开始觉得无趣了,那个时候开始,霜就越发清冷了起来,甚至还会恶作剧的卖弄着她那天真无邪的笑容。

那笑容,后来成了姬家三绝之一。

再后来,霜终于正式成了二小姐,而周焰银成了姬家的家臣,伴随霜的身边。姬家的做法很简单也很粗暴,大概是想,只有霜能克制住周焰银。

只是那男子终究找上了霜。

他指责着霜,说是霜让他的异能消失。虽然那是事实,但是霜却耿耿于怀当年的事,便犹豫着要不要公开真相。

恶作剧的心思起来的时候,霜对着那个男人说道:“你怎么证实你没有了异能呢?”

被叫来做公证的人们也愣住了,对啊,怎么知道他的异能是消除了,还是他自己不愿意用了。

刚好来的一个人因为试炼缺了一只小拇指,便自荐说拿他来做实验。

那男子很认真的为这个人恢复小拇指,看着他那副“反正都不会有效果”的样子,霜突然想,他的能力恢复了会怎么样呢。

然后那个人的小拇指就重组了出来。

霜很聪明,她知道她这个新的异能,和之前的异能合并起来,就可以组成一个新的异能,只让异能短暂消失的“异能无效”。

而她之所以比周焰银厉害的,便在于这点,周焰银只能让异能无效,却没法让异能消失。而霜却是直接消除了他的异能。

周焰银的异能后来也恢复了,因此姬家的人才“发现”一个事实,霜的异能只是无效化一段时间,不是消除。于是到了最后,霜为人所知的,便只有异能无效,以及异能恢复。

虽然他们并不知道,那只是霜想让他们知道的事实而已。

而那个男人兴高采烈的回去的时候,却不知道,他的异能再次被消除了。

圣痕只会长一次,随着异能出现而出现,但却不会随着异能消失而消失。那些有过异能的人如果没有了异能,有时会遭到无异能的人们的欺负。他们或者可以凭借圣痕狐假虎威,或者会因为圣痕带来麻烦。

霜知道自己很恶劣,所以才会拥有这样玩弄人心的异能。但是人们却还依赖着她,让她越发的感到孤独和无聊。

很多年后,霜再次听了那个男人和那个女人的故事,那个男人最后被杀了,被那个孱弱的女人。而女人后来去了哪儿,并不得知。

而霜现在觉得,这个银色长发的独臂年轻少女,和那个记忆中的女人,越来越相像了。

因为这张脸,霜甚至没法使用异能消除。短暂的无效不起作用之后,霜决定被绑架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