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能物语

第十一回 日出

异能物语 过期少年 4481 2016-09-04 21:00:02

  少女的祈祷与诅咒更早到达约定的地点。这莱茵都里唯一一座能算得上是高山的明若山,有霜最近喜欢上的雪萤,也是观赏日出的不二选择的去处。

霜一反常态,有点发呆,自己都不明白为何这个时候想起武暄。想起第一次在这里等班德潘的时候,到达的却是小丑先生和他那温暖的斗篷。

温蒂还在熟睡,姬少凯背着她。这个时候的温蒂和个普通的少女没什么两样,倒不如说比普通的少女更孩子气一点。古蕾时不时的看着盖在温蒂上的衣服有没掉下,一旦掉下就马上补上。

任谁看见也想不出那个熟睡似天使脸孔的少女,醒来却媚似狐狸。

潘的马戏班倒也没迟到多久。班德潘一脸惺忪的模样,还是勉强着走了过来:“小霜霜……”

似乎没看到温蒂有点惊讶,潘一边搂了霜过自己的身边,一边问道:“你们家有人缺席了么?”

“没,在我背上。”姬少凯说道,“这孩子起床气大,不敢叫醒她……”

嬴峯把潘从霜身边拉开:“殿下,您这样会让霜小姐困扰的。”

潘有点意外,嬴峯从来没有忤逆过他不说,也甚少过问他的私生活,更不会当面阻止他做某事。

霜得以解围,感激的看着嬴峯:“管家大人真是明白事理呢。”

潘眉头稍微扬了一下。

“小,小丑先生没来吗?”霜问道,虽然一早就发现他不在的事实,但是还是到这时才问起。

“啊,他啊,因为跟我说了小霜霜的坏话,我不让他过来了。”班德潘说道,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

霜皱了一下眉头,目光越过班德潘,看着他身后的双子。

双子困窘,默不作声。

“是这样呢。”霜展开笑颜,“潘还真小气呢。”说着,转过身,若无其事的说道,“既然大家都齐了,我们出发吧?”

于是一行人便开始向山上走去。

霜一脸的心事重重,班德潘却依旧一如往常在她身边开着玩笑。霜像是被吸引了过来般,渐渐的回应起班德潘起来。两人说说笑笑着走在前面,倒也和谐。

古蕾安心了下来,也试着和沉默的西虎打招呼。

“那个,武暄先生他真的被禁止过来了吗?”古蕾问道。

西虎为难了起来。班德潘要做的事,他们从来不能过问。至于小丑被安排了什么任务,即使是他的伙伴,他也无法得知。再说,哪怕是得知了,也不能告知他人。

东龙解围道:“这个就真的不知道了。他存在感那么低,不是你们的霜问起,我们还没察觉他不在呢。”

说起来似乎也是这样,西虎松了口气。

“话说回来,你们家的会长,最近好像和我们家的会长走得很近啊。”东龙笑说道,“我们会不会合并成为一个公会啊?”

“这绝不可能。”背后跟着的嬴峯和姬少凯几乎齐声道。

然后两人为共识而松了口气。

“怎么不可能呢,管家大人?”班德潘似乎听到后面的议论,突然停下来问道,一张笑脸不怒而威。

“我觉得殿下对待此事一定非常谨慎。”嬴峯倒吸了一口冷气,说道。

“那是,不过我喜欢小霜霜是事实。”班德潘说道,“万一一天我们结婚了,两个公会合并也不是不可能的啊。”

“前提是霜会嫁给你。”姬少凯马上追加道。

“咦?”看到问题抛到自己身上,霜不禁笑道,“潘又年轻又能干,是个很适合结婚的理想对象啊。我记得他是整个莱茵都的少女最想嫁的人之一吧?”

喂。姬少凯心里叫道,用眼神示意霜:你不是认真的吧。

背后一阵炙热。温蒂分明早就醒了,只是碍于喜欢的人在跟自己要好的朋友聊天,不愿真的醒来而已。姬少凯却分明感觉到她体温和情绪一起变化着。

“小霜霜这么说真的令我很感动呢,不如我们马上就订婚吧?”班德潘笑道,想再顺手搂住霜的时候,被霜躲过了。

“可是呢,这样的话,莱茵都的女孩子们都要伤心吧?”霜笑眯眯的说道,“果然仅仅只有我的话,是不够力量与整个莱茵都的少女为敌的呢。”

“小霜霜不用担心这些小事啊。”班德潘说道,“有我在的话,哪怕是整个世界和你为敌都不需要畏忌啊。”

霜眼内流露过不屑,但没人看到。

“和世界为敌的人不是你,你自然觉得无需畏惧吧。”霜忽然语气变得冷漠,淡淡的说道,好像厌倦了这样无意义的谈话,转过头去继续往上爬山去了。

班德潘在一瞬间有点恍惚。

很可爱,怎么办,她冷漠下来的模样比想象中要可爱得多。之前听到武暄说起霜的事的时候,还微微有点怀疑,很难相信这张小脸如何会说出那样的话来。但是,她比预料中要有趣得多,倒不如说,看似寻常的她,有着太多令他意料之外的事,是至今为止遇到过最有趣的的人了。

霜开始沉默的走在前头,像是一尊移动的娃娃。这回开始,无论潘再怎么巧舌如莲,都无法再让霜这木偶再回过神来了。

山顶。

东方微微泛白,隐约俯瞰得到下面黑黑密密的森李。霜深呼吸了一口气。

低下,好像有什么在亮着。

霜定睛一看,错愕了一会。

“小霜霜……”班德潘又凑上来,霜非常熟练的躲开了。

“潘……”霜的表情变得认真起来,让班德潘楞了一下。

“我们分两条路,到那边的山头去看日出好么?”霜忽然说道。

班德潘看着对面的山头,即使抄近路估计也赶不到日出前去到。

“这个来不及吧?”班德潘说道。

“我们约定好了哦。”霜无视班德潘的反驳,马上折返。

“你一个人太危险了。”姬少凯马上拦住说道。

“让她去吧。”古蕾说道。姬少凯放下已经无意装睡的温蒂。

“这种重要时刻,果然还是想和喜欢的人单独度过吧。”温蒂幽怨的说道。

班德潘感到一阵寒意,从若干处传来。

霜却似乎什么都没感受到一样,说了声“回头见”就高高兴兴的走了。

看到班德潘迟迟没行动的样子,温蒂不禁催促道:“你怎么还不过去,真赶不到日出了。”

“无论我怎么快,估计都赶不上了吧。”班德潘说道,回过头看着开始发红是天空,“这么辛苦爬上来,我要在这看到才行。”

“那你把霜的约定当什么了?”温蒂愤怒了起来。

“那是她单方面的约定,我可没答应。”班德潘说道,回过头寻找自己的同伴支持,“对吧?”

嬴峯眉头轻轻皱了一下,但是谁也没发现。

雪儿马上应道:“对啊,潘都没答应。”

西虎和东龙也默默的点头表示同意。

姬少凯稳住想发作的温蒂:“别生气,潘说的有理,是我们家的霜任性了。”

“可是……”温蒂还想说什么,古蕾也握紧了她的手,说道:“太阳马上就出来了,别浪费了这好景色吧。”

温蒂无法理解她的同伴到底在想什么,但是往东边看去,却不得不感叹这壮阔的景色。远方的地平线上,已经出现了微光。沉睡在这微光下面的万物,正在渐渐苏醒般被镀上金光。

霜一路小跑,忽然停下来了。

虽然刚才见到有东西亮着,可是,要怎么才去到那个地方。

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己的方向感似乎有点晚了,现在回去也一定来不及看日出了吧?那些人没有追上来,是洞悉了自己的小计谋?

于是霜停下了脚步,笑自己一时心血来潮。

停顿了一下,霜转过身准备往回走。大概是找个理由离开人们喘口气而已。最近独处的时间是不是少了点?似乎都要忘记自己本来是个怎样的人了吧。照着大家想要的样子,成为一个相当不错的会长了呢。但是只有自己知道自己不过是个随心所欲的懒人而已。刚好在这样的环境里很安心,不用费神,所以才会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状态。

想到这里,霜忽然停了下来,深呼吸了一下。树林,微光,早晨的风慢悠悠的在林间,带着一串丝丝碎碎的声音,闭上眼睛的话,还以为是精灵们从山上跑了下来呢。

睁开眼睛,林中越发亮了起来。大概是太阳已经开始升起了吧。谁也不在,霜自己也说不上为何会有那么一瞬间的失落。明明就是理所当然的啊。霜在内心说服自己,然后开始准备向山上走去。

“扑!”

霜整个人被另一个人紧紧拥抱在自己怀里。

剧烈的心跳从背上传来,霜想回过头,却被制止了。

“别……”

是陌生的声音。

“求求你,就让我这样,抱着你一会。”

这并不是完全陌生的声音。

但是,但是这到底是谁。霜的身高无法判断背后拥抱自己的人有多高,只能判断是比自己高的人而已。林中微微发白的亮光也无法让霜看清这双手更像是谁的手。

“这样就好了。”

对方说了好几句话,但霜一句也没有回应,像一尊漂亮的娃娃,被对方紧紧拥着。因为身体柔软都要像水一般被挤走了般。

“你会讨厌我吗?”那人说道,“一想到你会讨厌我我真的不知如何是好。怎样才能让你高兴,怎样才能一直呆在你的身边,怎样才能紧紧的与你联系,我无法想到万全的方法……如果有一个漂亮的笼子可以把你关起来有多好……可是那样一定会让你更讨厌的吧……”

可是我根本不知道你是谁啊,霜想道。

会是小丑先生吗?不,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的人怎么可能是那个善良的好人呢。自己在期待什么吗?霜心里乱了起来。那么会是谁?能想到的人并不多,可是谁会这样做呢?谁也不可能这样做。

“我……”霜总算开口了,却不知道说什么比较好,最终到了嘴边,却成为了“太阳出来了”。

“对不起。”

那人说道,松开了霜。

霜歇了好一会,再回过头,果然和预料中一样,没有见到对方。大概是在自己回过头之前就走掉了吧。

霜松开握紧的拳头。如果刚才那个人做出一些更奇怪的举动的话,自己说不准会攻击对方呢。

说到攻击,霜沮丧了起来。

自己可以算是有攻击力的人吗?看来还是少独自行动的较好。霜想着,开始向山上奔跑了起来。

“咦?”

看到霜的大家有点意外。

“你不是应该在那个山头上吗?”温蒂说道。

“我以为你直接回去了?”姬少凯说道。

“没有找到吗,你想要找的人?”古蕾说道。

看着少女公会若干种答案,嬴峯却冷静的说道:“我们的王子殿下可是按约定在那边等你了,你没见到他吗?”

雪儿的脸虽然在日出下衬得异常艳丽,却分明是怒色。

东龙叹口气,看来解释的任务已经落在自己的身上了,说道:“刚才大家说你一个人跑到林子里怕会危险,然后王子追了上去。我们以为你们一起到了那边的山头看日出了呢。”

难道那个人是潘?霜不由得心里一紧。

“可是,他不是绝对不会遵守约定的吗?”霜说道,自己也知道没有道理,声音不禁小了下去。自己提出的约定,却想着对方反正不会遵守而放弃,真差劲。

“是啊。”嬴峯说道,看着霜,“但是霜小姐为何明知道这点还要轻易和他约定呢?”

霜楞了,抬起头,看着比自己年长甚多的嬴峯。这严厉的眼神让霜惭愧了起来。

“可是刚刚你也追了上去呢,不过是比霜早回来一步。你没见到你们家殿下吧,霜大概也是没见到所以才以为对方爽约了吧?”姬少凯笑嘻嘻的说道,走了过来,一手拍在霜的小脑袋上,“还有你这家伙让大伙都担心了,好好道歉吧。然后,找到王子我们就回去吧?”

“嗯。”霜说道,向嬴峯郑重鞠躬。

“对不起,因为我一时任性,做了很多奇怪的事,牵连了别人真的很抱歉。”霜说道。

嬴峯倒不好意思了起来,绷紧的脸不知道是被日出的光照得发红还是怎么样,他别过脸去:“我,我去找王子了。我们两个公会就此分开吧。”

“我也一起找吧。”霜说道,回过头对温蒂和古蕾说道,“请你们帮我一起找潘吧?”

“嗯。”两人答应着,从霜眼神里传来的信号是,今天的事,会回去好好告诉她们的。

霜眼里还传来了歉意,两人虽然不太理解,但却的确感受到了。

这段时间,自己大概是情绪化了吧?霜想道。

最后他们在山下的早点店里找到班德潘,那个人正在享受山间的第一壶茶,非常惬意呢。

“怎么这么晚啊?”班德潘说道,见到了霜,忙凑上去,“终于找到你了啦,小霜霜。”

“这句话应该是我们说才对。”霜说道,也松了口气。

看到霜恢复如此平常的模样,班德潘又开始觉得无趣了起来。

霜笑了笑,似乎察觉到他的失望,以笑容表示了歉意之后,说道:“那,我们回去吧?”

“嗯。”看到那种笑容不自觉的回应了,班德潘觉得自己也变得很奇怪。说来这个女孩的笑容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已经看过了那么多次,但还是会被吸引。

因为那是姬家三绝啊。姬少凯默默的想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