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能物语

第九回 失约

异能物语 过期少年 4368 2016-09-03 04:45:56

  约定的地点没有班德潘。霜足足在约定的时间里等了一个小时。

夕阳已落,星星已出。终于听到细细碎碎的衣服摩擦的声音,似乎是有人走动的样子。但回过头的时候,霜只见到一个高大的身影。

那是比班德潘要高大的身影,霜认出小丑先生武暄的轮廓来了。

“还在等?”他说道,停在了霜的面前。

“嗯。”霜说道,搓了一下手心。深秋的山里有点凉,霜只穿了一件单衣和背带裙子。

武暄从小丑布袋里掏出一件彩色的小斗篷,披在了霜的身上。

“我们进山去?”武暄说道。

霜犹豫:“可是,潘要是来,就找不到我们了。”

“他不会来。”武暄简洁的说道,为霜系好斗篷。

“咦?”霜抬头,不解。

怎么才能告诉这个女孩,那个人从不赴约呢?武暄不擅长说谎,但也不擅长说别人的不好。

看到武暄有点为难,霜自作聪明了起来:“有了,我在这留个纸条就好了。”说着,从口袋里掏出笔和纸,写上什么,就用树枝戳了个小孔,把纸条挂在小树枝上面。

上面写着,我先到山里去了。

武暄看着霜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也不生气,也不问话,便也就松了口气。

一个小时前,武暄着急的在马戏蓬里走来走去的时候,班德潘显然一点也不在意。武暄终于出门的时候,班德潘还懒洋洋的说道:“就算是多么愚笨的女孩,也一定早就走了吧?”

想起班德潘向来如此,不知为何这次自己却明显心里有点生气。武暄默默的走到霜的身边,握住了霜的手。

“晚上看不好,抓住我吧。”他依旧言简意赅。

霜点头。

隔着手套,依然可以感觉到那软绵绵的小手。她这样毫无防备的让自己握着手,心情会是怎么样呢?武暄想道。

“啊,见到了。”霜突然兴奋了起来。

顺着霜的手指,武暄也见到了。黑暗中散发着银色光芒的小虫子,一颗颗的环绕着山上的竹林飞了下来。像天上倒下的星星般,璀璨而诡异的美丽。

“真的很漂亮呢。”霜赞叹道,回过头,“谢谢你,暄。”

“咦。”武暄有点意外。

“如果不是暄来了的话,我自己一个一定没有勇气上山的,那样的话就看不到这样美丽的景色的了。”霜说道。

“那么,要捉一颗吗?”武暄说道,补充,“给温蒂小姐。”

“嗯?不用了。温蒂要的,只是潘为她捉的。我捉的一定毫无意义吧。”霜说道,“而且,这么漂亮的小东西,要剥夺它们的自由真的好可怜哦。”

武暄看着霜,觉得倒映在她眼内的光芒,要比这些闪亮的小东西漂亮得多。

第二天,温蒂平安无事的回来了。因为失去异能的公会的人们异能忽然就恢复了。听说是吃错了食物的原因。指证温蒂的女孩改了口供之后,还指出了食物的可疑之处,使得整件案子突然转变了方向,令姬少凯在背后思疑了很久。

于是这天中午,霜正在联盟门口一如既往的光顾着雪糕大叔家的蓝莓雪糕的时候,班德潘冷不防的在她背后抱紧了她。

“抓住了可爱的小霜霜一枚。”班德潘高兴的说道。

霜整个人被班德潘搂在怀里,显得十分娇小无助。

“我们,今天去莱茵都新开的那间蛋糕店好不好,好像叫做焦糖的家……”班德潘说道,“我知道小霜霜最喜欢吃甜食的了,对不对?”

“嗯,好。”霜一点也没反抗的样子,让她身边的温蒂都楞了一下,也让跟着班德潘而来的高个女孩,也就是那个小琼怔住了。

“温蒂一起来,好么?”霜补充说道。

平日百般娇媚的温蒂一下子红了脸。

“不,那是某人特意来邀请你的,我才不要做什么电灯泡呢。”温蒂说道。

说着,偷偷看了一眼班德潘,却不料和对方的目光正好撞上,惹得红脸更红。

班德潘显然也不自在,避开了温蒂的目光。

霜从班德潘的怀里挣脱了出来。

“是吗?”霜的神情一脸认真,“那我就和潘两个人去好了。”

“咦?”班德潘和温蒂不可思议的看着霜。

霜认真的说道:“其实偶然和潘这样漂亮的男孩子一起出去吃甜点,还是一件很不错的事嘛,那我们约好了,一个小时后在店门口等啊。”

说着,拿着自己的雪糕,大步的走了。

和预想中的一样,班德潘没有来,但是武暄来了。

接下来数天,班德潘用各种方法来约霜外出,一般是温蒂在场的时候,霜也全部答应。但是所有的约会去到最后,都变成了武暄和霜两人的约会。

这天,两人坐在莱茵都最漂亮的月亮之湖旁边。霜郑重的把鱼饵抛进了湖水。

“这样,好吗?”武暄突然说道。

霜抬起头,看着武暄。他这次终于换了小丑之外的服装,穿了便服。

“不好吗?”霜小声的问道,一双大眼睛和眼前的湖水一般清澈见底,武暄简直不敢直视。

“这里好像没有人,你放下面具和眼罩也没关系哦。”霜说道。

武暄想了想,按霜说的摘下了面具和眼罩。霜满意的回过头来,看着手中的钓竿,等待鱼儿上钩。

“每次都是我来,你不失望?”武暄突然又问道。无法确定霜的心情,让他有点不安。

霜摇摇头:“正因为知道会是你来,才答应的啊。”

“咦?”武暄意外的看着这个小小的女孩。难道她也发现了潘从不赴约的习惯,之所以答应是因为知道最后自己一定会过来?

“和暄在一起的话,就可以这样安静。”霜说道,抬头看着暄,“不知道为什么内心也会很安心的感觉。因为也不用特意去想什么东西,总感觉到可以很轻松呢。”

感觉到轻松的是自己啊。一直小心翼翼的把自己和其他人隔离开来,但是和霜在一起却可以像个平常人一样。

“我,我觉得很幸运,可以遇上霜……”武暄说道,有点不好意思,低头看到霜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内心越发充满怜爱。

“可以和你对视,也不怕接触就会把你毁坏,这种轻松的感觉,很好。”武暄说道,“如果,如果不是霜的能力的话,我大概一辈子也不能和别人这样相处吧。”

霜伸出左手,握紧了武暄的右手。

“只要你想,你就可以。”霜轻声说道,“手套,可以脱下吗?”

武暄疑惑的摘下了手套。

霜重新把手放进武暄的手心。

“试着握紧它。”霜说道,抬起眼睑。

武暄握紧霜的手。

“啊……”

霜的手出现了黑色,武暄吓得一下子把手松开了。

“再试一次。”霜说道,手中的黑色褪去。

武暄摇摇头。

“你怕?”霜说道,“因为刚才的黑色?”

武暄点点头。

霜抢过武暄的手,再次把手放在他的手心。

“暄的手,很温暖。”霜说道,抬起头,笑了,是暄熟悉的那种令人宽心的笑容。

“暄因为不小心伤害过别人,就讨厌自己的力量,讨厌自己的存在了吧。”霜说道,“不过,试着接纳它怎么样。作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像是手像是脚像是眼睛一样的东西,不管是好还是不好,但既然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就应该存在那样……”

“那我还不如没有。”武暄说道,神色黯淡。

霜“噗”的笑了。

“对不起,好像不是笑的时候呢。”霜说道,放下武暄的手,神色也开始黯淡下来。

“毫无办法,好像毫无办法呢。”霜忽然说道,钓竿早已经撇到一边。

“人生不如意的事情总是毫无办法。”霜说,“就像是被写好的剧本一般。无论自己是努力还是不努力,反正所有的事情都会发生和都会不发生。人在这种事实面前总是只能接受现实,或者是做斗争,而无论哪种选择好像都会很痛苦很累呢。我常常会想,像是我在这很苦恼的时候,操纵着我命运的人正在想些什么东西呢?假如我的命运已经被写好了,我好像无论是苦恼还是高兴,都已经无关重要了。我也会想过,要不我随便点死去就算了,那样的话,即使是操纵我命运剧本的人也毫无办法吧,让他也好好感受这种毫无办法的心情吧……像是这种无聊的想法,我也会有想过。不过,万一我随便的死去就是他本来的原意,那又得不偿失了。”

看着霜说着与她外表极不相称的莫名其妙的话语,武暄无法相信有这种颓废想法的人居然会是霜。

“于是我想要如何才能变得更加有利我自己。”霜说道,看着武暄疑惑的眼睛,“然后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不管我面临的事情是多么毫无办法,我面临的处境多么糟糕,我只需要每次都按我最高兴的想法去做就好了。我才不会去惦记那位剧作家会不会给我安排好的结果。既然无论如何事情都会按他所写的那样进行,那我就尽情的享受他给我的际遇就好了。因为,无论我笑还是哭,喜欢我自己,还是讨厌我自己,这个世界,这个空间和这个故事,也一定有它运行的办法。你会去关心一个小石头的开心和不开心吗?那些造物的神明肯定也不会知道我们是否开心吧?这样的话,那就按自己喜欢的那样去做就好了。”

“可是,要是伤害到别人,不好。”武暄说道,“我拥有着伤人的东西,这样我就没法高兴起来,即使我想高兴,可是悲伤的感情还是会涌上我的心头。那种无法亲近人们的孤独也不会减少。”

“让你拥有这种悲伤和孤独的不是你的能力,是你善良的心情。”霜说道,“如果你是个坏心肠的人,你可以很高兴的伤害很多人。但是你悲伤,是因为你善良。如果你像我这样,是个内心黑暗的人,就不会觉得悲伤了。”

武暄定定的看着霜,无法相信她的话。

就这样沉默了一会。

“能够遇上善良的暄,是我的运气吧。”霜良久才说道,笑了。好像刚才颓废黑暗的话没有说过一样,霜把自己的手放在武暄的手心里。

“你知道吗,异能是那种与意志,与潜意识有关的能力。”霜说,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这种能力,往往暴露了人们自己都不曾想过的想法。无论是暄还是我,大概都是有着很可怕的想法没有浮现出来吧。”

同样是破坏,只是暄的是破坏表面的世界,而自己,拥有的是破坏人们的异能,也就是破坏他们的潜意识的能力。换种说法,暄会破坏肉体,而自己会破坏精神。霜想道,越发觉得暄可亲了起来。

武暄握紧霜的手,无法理解霜的话语。

这个外表单纯又可爱的女孩,她的脑袋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事情呢。

但是因为她刚才那一番流露,又不禁觉得和她亲近了几分了起来。如果是起初是因为对方拥有自己没有拥有的东西而被她吸引的话,现在则是因为她似乎与自己有微妙的同盟关系而亲近了起来。

温蒂忐忑不安的看着霜,很想问问他们的约会如此频繁是不是因为有了进展。

古蕾为霜冲上一壶红茶。

“发生什么事了吗?”古蕾问道。

霜楞了一下,这些东西从来无法瞒过古蕾。看着天然呆的古蕾事实很细心。

“嗯,我跟暄说了奇怪的话,估计他也不懂吧。”霜说道。

“为什么是暄啊。”温蒂冲上前问道,“你不是与潘在约会吗?”

“没有喔。”霜说道,一五一十的把答应班德潘的约会却总是被对方爽约,最后和暄一起约会的事情告诉了大家。

“好过分。”温蒂说道,却一个激灵,说道,“难道是他们家小丑先生看上你了,不好意思,让他来做这样的事情。”

“恐怕班德潘先生也不知道小丑先生去赴约了吧。因为他们家的小丑先生很没存在感,即使不在了也没有察觉。另外,小丑先生不会让班德潘来邀约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吧,用那种亲近的方式……”古蕾冷静的说道,看着有点漠然的霜,“你说说了奇怪的话,是指?”

“我试着让小丑先生接受他自己的异能,但好像被对方否定了。”霜说道,“然后我说了一些类似傀儡师的事情,也说了异能与我们的潜意识有关的事,不知道他会懂多少呢。”

“那你还真说了不少呢。”古蕾说道。

“人类啊,其实是很伪善的生物吧。明明都是想自己过得好而已,却都要装着这么心怀世界的样子呢。”霜说道,接过古蕾的红茶,“我今天喝点酒可以吗?”

“不行。”古蕾斩钉截铁的说道。

温蒂安静的坐在一旁,这个时候,她终于像个年龄最小的孩子一般,看着两位年长的姐姐。

自己,也是被她们的黑暗所吸引过来的吧。

像潘的黑暗致命的吸引着自己一样,这两个人也有着令自己无法戒掉的黑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