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能物语

第六回 成熟男子的会面

异能物语 过期少年 3089 2016-09-03 04:45:56

  深夜。莱茵都是不夜城,霓虹灯走转的夜晚,总有着夜行取乐的人们。

当然,像霜这样的少女,早已入眠。姬少凯独自一人在安静的酒吧,喝着酒保调制的草莓牛奶,与众人格格不入。

“在这种地方遇见,还真难得呢。”

姬少凯循声看去,是潘的管家,嬴峯。这也是巧合吗?还是,终于轮到他过来调查资料了?姬少凯想道,微微一笑,粗犷的身形和这温和的微笑显得莫名的异常调和。

“嬴管家今晚也寂寞难耐,必须到这地方来吗?”姬少凯取笑道,“不如陪我这孤苦的女仆,喝上一杯?”

“啊呀啊呀,孤苦的女仆吗,真是有趣的设定呢,但这女仆喝的不是牛奶吗?”嬴峯吐槽道,却已经坐上了姬少凯身边的位置。

“请来一杯鸡尾酒。”嬴峯和酒保说道,看来也是酒吧的常客。

“那么,放着你重要的霜小姐不管,来这独自喝牛奶的原因,是什么呢?”嬴峯说道,托着好看的下巴,看着姬少凯,眼神毫不退缩。

“难得嬴管家对我感兴趣呢。”姬少凯笑着说,单眼皮的眼睛眯成一条线,“我呢,在怀念着一位奇妙的女子哦。”

“奇妙的女子?”嬴峯皱着眉头。

姬少凯哈哈的笑了一声,点头道:“对,一位奇妙的女子。嬴管家的话,应该认识我吧?”

“嗯,你和我一样,是母氏家族里不多的继承了姓氏的男子,说不认识还真难呢。”嬴峯说道,“而且你还是位列前四,所以才会获得‘少’的称号吧,伯仲季少,取得‘少’字的你,即使是我们八大上古家族也十分有名呢。”

“那真是失礼了。那你也应该听说,我有过一位未婚妻吧。”姬少凯说道。

嬴峯点头:“听说了,是一位极其普通的裁缝女子,当时还不太相信呢。”

“于你们来说是一位普通的裁缝女子,对我来说是这个世上最特别的人。”姬少凯说道,神色开始黯淡下去,“可惜啊,可惜,红颜薄命啊。”

“……这事我也听说了,姬家四少爷的未婚妻离世,四少爷性情大变,忽然就人间蒸发……”嬴峯说道,“没想到是真的。”

“性情大变?这我可不觉得。”姬少凯抿了一口牛奶,“只是想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罢了。”

“例如这女装的打扮?”嬴峯问道,也喝了一口鸡尾酒。

“哈哈,这并不是在下的兴趣,这是那位奇妙女子的兴趣。在生的时候,一直告诉我这才是男人的浪漫……”姬少凯说道,笑着笑着却仍旧掩盖不住眼神的落寞,“如果在她活着的时候,穿一次给她看就好了。现在只有穿着她给我留下的女装,才稍稍觉得安心,她能看得到吗,这样想着她大概在什么地方看着,很快乐的笑着的样子,才能稍微安心下来……”

嬴峯看着姬少凯,没想过他竟然是一名痴情男子。

“虽然这么说有点失礼,但是,您那位未婚妻大人,已经不是奇妙能形容了吧。”半响,嬴峯终于忍不住说道。什么样的女子才会希望自己的男人穿女装啊?这已经不仅仅是奇妙而已了。这某种程度来说难道不应该划分为变态了吗?

“呃,是吗?”姬少凯完全不知道嬴峯心里所想,不以为然的应道。

“话说回来,嬴管家也够辛苦的了吧,侍奉那位王子殿下。”姬少凯冷不防的说道。

嬴峯一怔,点头:“果然你是知道的啊,他的真正身份也是王子殿下的事。”

“不然像您这样的人,会随便服侍皇族以外的人吗?”姬少凯说道。

“那我倒很好奇,你又为什么跟随那位小姐呢?”嬴峯说道,心想,这小丫头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吗?

“啊,她啊,那是因为,她是我侄女啦。哈哈。”姬少凯笑道,也没有隐瞒的意思,盯着一脸惊讶的嬴峯道,“别惊讶,虽然我哥哥并没获得姬的姓氏,但他的女儿获得了,并且呢,我们家的霜,排第二哦。所以,她全名是姬仲霜。是完全的姬家二小姐喔。”

嬴峯站了起来:“你说什么,那位小姐是,是姬家二小姐,是那位大人?”

“说什么大人太夸张了啦。”姬少凯示意他坐下来。

“……原来如此,难怪你会跟在她身边。可是,像是这样的大人,为什么在外漂泊呢。”嬴峯的神色明显改变了很多,似乎对姬家二小姐抱有敬畏之心。

“啊,因为犯下了过错吧。”姬少凯心不在焉的说道,“因为拐走了天女,所以被家族赶了出来。现在只是个没有姓氏,叫做霜的普通女孩子啦。所以呢,你也用不着那样敬畏的称呼她。再说上古八大家族,虽然以姬家为首,但是现在已经没多少人去在意姬家的‘大人们’了吧。”

“不,只有姬家二小姐是不一样的。”嬴峯说道,吸了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我十七岁的那年,我们家发生了一件大事。”

“哦?”姬少凯想到什么,试探道,“你获得嬴的姓氏?”

“嗯。”嬴峯说道,“不过是区区一个姓氏,但我们家族和你们姬家不一样,因为孩子获得了姓氏,获得姓氏的其他家人就要被处以极刑,意在断绝我的其他去处,只能为嬴家服务……”

“我也听说过这习俗,不过,不是已经废除了吗,在十年前……”姬少凯忽然想起来了,“啊,难道就是你的那一次?”

“是的。”嬴峯说道,“因为姬家二小姐出面了。听说是与本家的当家见面,得知了这事,便让当家废除了这习俗。当时的姬家二小姐,只有七岁。当家开玩笑说道,只有七岁的小姑娘也敢管别人家的家事,除非她愿意跪在碎石路上一天一夜。但没人想过,那位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却又如此大的毅力,最终坚持了下来,终于让当家动容,下令废除了这一陋习。”

姬少凯自然也想起这段往事来了,神色越发暗淡。

“你可知道霜为何那么做吗?”姬少凯突然问道。

“为何?”嬴峯问道,这也是他多年来心里一处疑惑,为什么可以做到那种程度,为未曾谋面过的人,可以抛下姬家的尊贵,跪在他人的土地,而且还是刺骨的碎石路上呢。

“因为在那之前,我的未婚妻,也是你们嬴家的远房亲戚了吧,在弟弟获得嬴的姓氏之后,被处以极刑了。”姬少凯说道,“可惜的是,我们都知道得太晚了。消息传来的时候,一切都晚了。霜无法安慰我,却又担心悲剧会继续重演,所以才会去央求你们的当家,取消此项陋习。而且,你所知道的那次,只是最后一次。在那之前,霜已经接受了一次又一次的考验。没什么比生命更重要,这是当时还只有七岁的霜说的。”

嬴峯哑然。

“对不起,勾起您的伤心过往了。”嬴峯说道,看着姬少凯,欲言又止。

“怎么了?”姬少凯问道。

“照你这么说,您十七岁的时候已经有未婚妻了吗?”嬴峯好奇的问道,不知为何有点羡慕。

“啊,我们十五岁的时候认识,她比我大一岁。”姬少凯说道,看着嬴峯。

“然后你穿女装已经十年了?”嬴峯又冷不防的说道。

姬少凯差没把奶喷出去,这管家,在一些细节上出奇意料的执着啊。

“嗯,十年了。”姬少凯说道,“其实我也变高了许多,这衣服还是霜帮我修改的。”

“那么说虽然你说是那位女子的兴趣,其实不知不觉已经发展为你自己的兴趣了吧?”嬴峯总结道,喝上最后一口鸡尾酒。

姬少凯愣住了,看着嬴峯,不禁笑了:“也许吧。”

“不觉得是时候换一种纪念的方式了吗?重新谈一场恋爱,认识一个新的女子,对死者来说,也是一种安慰吧。”嬴峯说道,“对于那位深爱着您的女子来说,怎么忍心看着您一直孤单一人?”

“哈哈哈。难得我竟然被你安慰了呢。我决定好了,我们做个兄弟吧。听说我们同年,你几月?”姬少凯说道。

“朋友就好,兄弟就免了,毕竟您我各有家族背景……”嬴峯说道。

“那至少麻烦你把您字去掉,不要对我用敬语了啦。小峯峯……”姬少凯笑道。

“小……小峯峯?”嬴峯感觉到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我想,我还是先走了。”说着,掏出钱放在桌面,匆忙离去。

“真让人感动的成熟男子之间的会晤呢。”随着声音,姬少凯看到了懒洋洋的温蒂。

“嗜睡的你竟然这个时候出现,是担心我出事吗?”姬少凯说道,但马上发现她身后还跟着霜和古蕾。

“怎么全部出来了?”姬少凯站了起来。

“喝一杯牛奶吧?”霜说道,笑了,那令人放松的笑容,一如这十多年来姬少凯所熟悉的那样。

这天,是她的忌日。这些女孩子们大概是知道,所以才会过来陪着自己吧。姬少凯重新坐了下去,喊道:“老板,麻烦来多三杯草莓牛奶。”

夜晚的霓虹灯依旧闪烁着,但是有的人的心已经充盈了很多别的人别的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