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能物语

第五回 天女传说

异能物语 过期少年 4612 2016-09-03 04:45:56

  初秋的阳光甚为热烈,湛蓝的天空澄清得就差没倒影影子了。

霜在住邸中出来,古蕾正在花园里浇花。洁白的连衣裙刚到脚踝处,金色的波浪长发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

“我的会长大人,一大早的准备到哪里去?”姬少凯从侧门走了出来,依旧是不合气质的黑白女仆装扮,手上拿着剪刀,似乎准备剪草的工作。

“嗯,好像上次的事件过后,委托我们的正式工作也渐渐多了起来。我现在去看看有新的任务没有。”霜说道。

姬少凯嗤之以鼻:“那种东西怎么样都没关系,我们又不是为了完成任务才过来这里生活的,这一点联盟也很清楚,你大可不用放在心上。”

“啊,真的是天女大人。”

霜还没来得及回应姬少凯,门外就出现了一小群人。有一个人见到了古蕾,直接跪了下来。

“天女大人,请赐予我恩泽吧。”

说着,一小群人都跪了下来,霜吓了一跳。

古蕾也放下了手中的水壶,怯怯的说道:“是,是信众吗?”

姬少凯皱着眉头,知道他们来到莱茵都的人不多,在这个地方认识天女的人也不多,即便认识,也不一定知道他们住在这里,毕竟这个地方是他通过情报挑选回来的宁静之处,但是竟然让信众找上门,不得不怀疑背后有人故意放出消息。

霜对来人倒是很友善,伸出手指,在唇边做“嘘”的手势:“请,请不要那么大声。”

信众们明显不明白,还加大了声音了起来,齐声说道:“请天女大人赐予我们恩泽啊。”

“等本小姐赐予你们死亡吧!”“砰!”的一声,二楼上一座小窗被大力打开,披着红发的红色睡衣姑娘一脸惺忪,“大清早的,吵什么吵啊,还让不让人睡啊,哈?”

信众们似乎吓了一跳,却把求助的目光放到古蕾身上:“天,天女大人?”

“以为看着她就没事了吗?你们这群恶心的蛆虫?”温蒂说道,“什么都要求别人赐予,你们自己的生命留着何用,还不如献给我死神大人算了。”说着,手边又蔓延起了红色的火焰。

“霜,你赶紧上去稳住那小恶魔。”姬少凯低声说道,走到了信众们面前。

“众位请回,不然我可不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当然,那位天女大人也没能力保全你们的生命。再有,现在她不是你们的天女大人,是我们少女的祈祷与诅咒的成员……”姬少凯说道,“我不知道是谁在怂恿你们过来,也不知道你们想获得什么,但是你们不可能获得任何的东西。”

“你们真自私,想独自霸占我们的天女大人吧?”

“你明明知道,天女大人的治愈之血,所以想独占了吧。”

古蕾脸上出现了痛苦的神色,又是后退了几步。姬少凯眉头一皱,走上前一步,一把拎起说出治愈之血的人:“你说治愈之血,你也知道需要她的血才能换治病的药,这等于在要她的生命,你是吸血鬼吗,要吸取她的生命和血液吗?这样残酷的事情做了也没关系吗,难道你就不怕神明的责罚吗?”

“可是她是天女大人啊,神明一直在保佑着她,她怎么会有事?”那人还说着。

“所谓的天女大人是你起的吗,是谁给的名字,这样的名字不要也罢。你知道她的血液被不断抽出来的时候有多痛苦吗,直到现在还是贫血状态的她活着哪里受到神明的保佑?”姬少凯把拎起的家伙扔到一边,一脸怒容,“我说滚出去,听到没有?”

“那是你说,我们要天女大人给答复。”信众们说道,满眼期待,“天女大人从来都没有拒绝我们的……”

“嗖”的一声,一连串火苗在信众的衣服上燃起了。

霜慌慌张张的赶到了二楼,抱住了温蒂:“别,别这样,温蒂。”

信众们慌张的扑灭身上的火苗,其中一个说道:“不行,天女大人已经完全被魔鬼控制了。”

“她也听不到我们的声音了。”

“这样的天女大人要来做什么?”

古蕾一愣,不禁上前几步。

“别心软。”姬少凯冷冷的说道,“想想你从前的日子,你还稀罕这天女大人的称号吗?”

“对,对不起,大家。”古蕾说道,回头扎进了房间。

“放开我,霜。”温蒂说道,神色清醒了许多。

“你,你的起床气,过了?”霜小心翼翼的问道。

“嗯,现在清醒得多了。”温蒂说道,伸手拢起自己的头发,“清醒得越来越想抓出这背后扰乱我们安宁生活的人了。”

“嗯?背后的人?”霜歪着脑袋。

温蒂的双眼一片迷离:“嗯,即使是我喜欢的人,我也不会让他伤害你们点滴的。”

黄昏。霜在市集上遇到了小丑。

市集中央水池有个小广场,小丑就在哪里表演。彩色的小球像是他的身体一部分一样在他身边自如的游走,跳动,翻转。

但是,似乎没有人看到他一样。

为什么可以这样没有存在感呢?霜想不明白,但是这个世界上就是充满着各种各样的人呢。

发现霜又再和第一次一样,坐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小丑也很好奇,为什么她总能看得到自己呢。

霜提了很多东西,小丑停止了表演,把东西收拾到自己的大背袋里去。

“咦,完了?”霜歪着脑袋问。

“嗯。”小丑背起大背袋,把手递给霜,“现在,回家?”

霜站了起来,抬头:“嗯,今天轮到我买菜。”

“我帮你……”小丑连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但是手已经很自然的从对方那里提过所有东西。

“啊,谢谢。”霜说道,高兴的跟在他身边,“遇到暄真的太好了呢。”

她在叫自己的名字,没有丝毫的违和感。

小丑偷偷的看着霜一眼,这个样子,有点像新婚的夫妇吧,她看起来就像个小媳妇一样。

“啊,对了,不如暄今天到我们家来吃饭吧。”霜忽然说道,抬起头,“别看我这样,我还是可以做几道可口的小菜的……”

暄不知如何拒绝这个可爱女孩的邀请,但是,没跟潘说去可以吗?

“暄会有不喜欢吃的东西吗?”霜又继续问道,直到察觉到暄脸色犹豫,“啊,抱歉,是不是我的邀请造成你的困扰了?”

“不……”暄下意识就答出口了,心想应该没关系,他们也没有说过不能和这个少女公会的人来往。

“那就好了。”霜放心下来。

真的,一点点事情都能高兴呢,暄看着霜脸上安心快乐的神色,不禁自己也放松了下来。

看着暄出现家里的时候,古蕾和温蒂都把疑惑的目光放在了霜身上。

“做得不错嘛,我们家的霜也学会带年轻男人回家了。”温蒂最先反应过来,说道,走近小丑武暄,“我说,你一直一直都戴着面具啊,还有眼罩。”

“嗯。”暄答道,不知为何被这火辣的女子盯着有点紧张。

“这样你也能忍耐着生活啊,真了不起,我可是连衣服都不想穿的人呢。”温蒂说道,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今天是轮到小霜做饭了么?”

“嗯。”霜高兴的点头,把一杯水递给暄,“那个,请享用。晚饭的话,可能还要等一段时间。”

温蒂好奇的看着暄,想知道他要怎样喝水。

暄却说道:“不,不用了,我,我来帮你?”

啊,自己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了。

“咦,真的吗,太好了。”霜说道,马上邀请暄进厨房去了。

厅外,姬少凯和古蕾从外面回来。

“有客人?”姬少凯问道。

“嗯,大概,是又换了来获取情报的人吧。”温蒂懒洋洋的说道,“我说,他们真的乐此不疲啊。”

厨房内,暄一点点的开始帮霜的忙,开始觉得从心里的某处,变得略微柔软了起来。

晚饭的时候,在众人的期待下,暄终于摘下了小丑面具。

和众人预料的一样,那也是一张毫不逊色于马戏班任何一张帅哥的脸。

“要是露着这张脸,你恐怕不可能没有存在感吧。”温蒂说道。

暄长期隐藏在面具下的脸有点惨白,而这惨白的俊脸上现在铺上一层红晕,他不太好意思的看着霜,说道:“可是,我用过的碗筷,我能带走吗?”

“呃?”几人愣住。

“我接触过的东西,有毒。”暄低下头说道。

“留下吧。”霜说道,不知为何就握紧了暄的手,一张令人身心愉悦的笑脸又再绽放,“我们可以不用,留着等暄再过来用餐,怎样?”

暄一怔。

即使在马戏班,也从来没有和大家一起用餐的习惯。

“嗯。”他不禁说,感觉眼睛有点奇妙的东西。

“那么,按你的要求,把你的饭菜都盛在一起了哦。一定要全部吃完喔,因为浪费粮食对不起土地大人嘛。”霜说道,饶有兴致的为暄夹起饭菜来了。

几人默默的看着,温蒂说道:“好,我收回之前失礼的话,这孩子,会和我们家的霜成为好朋友吧。”

“总是说别人是孩子,明明温蒂才是年纪最小的啊。”霜不满的说道。

“呃?”武暄不可置信的样子,疑惑的看着霜。

温蒂“噗”的笑了:“你在想,不是这家伙最小吗,对吧?”

“我们家女仆大人,27岁。我们家天使,19岁,我,15岁。我们家的会长大人,17岁了哦。”温蒂说道,好奇的问道,“你呢?”

武暄不好意思的看着霜,低下头去:“15。”

“哈?”这回几个人都惊讶了。

“其他人呢,也都那么年轻吗?”姬少凯问道。

“不,我,我年纪最小。”武暄说道,“我们管家也是27岁,会长18岁,双胞胎和公主都是16岁。”

“你们公主居然比我们家的霜还要小。”温蒂啧啧道。

正在谈话中,屋子外面又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

“天女大人……”

古蕾全身一紧。

“又来了,那群人烦不烦。”温蒂说道。

“我,我去看看。”霜看到古蕾紧张的模样,站了起来。

说着,霜已经走到门外去了。

“把天女大人归还给我们,你这骗子,拐子。”

“仗着是姬家的人就可以拐走我们的天女大人了吗?”

一枚疑似是石子的东西扔了过来,但被霜身后的暄伸手接住了。

霜惊魂未定,但是却听到了温蒂的一句“不好了”。回头一看,屋子里古蕾的气色完全变了。

“去死,去死,去死……”古蕾低着头念着,“去死吧。”

糟糕,是刚才自己被袭击让她的情绪受到波动了吗,霜着急了起来,忽然想起什么:“暄,你能用石眼吧,拜托你,帮助我这次……”

暄不解的看着霜。

“把这些人暂时变成石头吧。”霜说道。

“咦?”暄犹豫着。

“拜托你了。”霜说道。看到霜着急的眼神,暄只得伸手去摘除眼罩。

“去死吧。”另一边,陷入情绪中的古蕾被一团黑色的光芒包围着,温蒂和姬少凯丝毫不得近身。霜看到信众们变成了石头,放下心来,抬头看暄,却和暄的眼睛正正对上。

“不好。”暄心想道。

啊,那是一双多么漂亮的鸳鸯眼啊。霜在那一瞬间感叹道。原来只是觉得他右边的眼睛蓝色的很漂亮,但是从来没想过他另一边绿色的眼睛更漂亮。虽说银色的头发让他看起来有点诡异,但是也更觉得他漂亮起来。

“霜,快过来。”姬少凯说道。

黑色的光芒“砰”的爆炸了。霜迅速走到古蕾身边,钻进黑雾,紧紧拥抱着古蕾。

她,没事。第一个看到自己眼睛却没丝毫变化的人,暄惊讶之余,还是赶快重新戴上了眼罩。走进了屋子内。

“没事了,古蕾。”霜说道。

古蕾的神色才渐渐缓过来。

“啊,我,我又……”

看到暄不解的样子,姬少凯解释道:“刚才是少女的诅咒。古蕾从前被誉为天女大人,一直被信众们供奉着,但同时也被长期采血,因为她的血液有治愈的功效,所以渴求血液的人越来越多。他们不允许她死,却又总过度的索取她的血液。每每当古蕾受不了的时候,就会情不自禁的发动少女的诅咒,让诅咒无条件应验的,大概是她曾输出过的血液,作为祭品的呐喊吧。”

“他们,他们怎么样了?”古蕾担心的说道。

“多亏暄,他们暂时变成石头了。没有生命的东西,不会受诅咒的。”霜说道,回头感激的看着暄。

咦,难道,自己做了一件好事吗,是自己最为讨厌的能力做了好事吗?暄有点不知所措。

接下来的事情让暄更加匪夷所思,霜让变成石头的人们还原了。而这群人大概是终于怕了,连道谢也没有就赶紧溜走了。

“真对不起,吃顿饭都让你这样劳累。”霜转过身,对暄说道,“作为歉意,请让我送你些什么吧,暄有想要的东西吗?”

“啊,没,没有。再说,晚饭,本来就该谢谢你。”暄不好意思说道。

回到马戏篷内的时候,几人正在等暄。

“怎么样?”

“嗯,少女的诅咒。”暄答道,“有。”

“果然……”潘说道,眼睛里有奇妙的火花,“真的很神奇,如果不是嬴管家查到天女传说,我也不会怀疑她们会有这么厉害的能力呢。”

“可是,差点,有人死掉。”暄说道,“这样,不好。”

看着暄说完这句话走向自己的房间的时候,几人面面相觑。

几天后,暄从霜那里得到一个小玩偶,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小玩偶,不同的,那并不是小丑面具的玩偶,而是一个拥有漂亮鸳鸯眼的银发小帅哥。

从来没有这样真切的感觉到,自己的存在这样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