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南墙不语

第十五章

南墙不语 轩辕飞鸿 3535 2016-09-19 10:13:07

  那天的三人见面过后,于羽一直想找个机会和谢南蔷说个明白。

一想到潘敏姗,于羽心里时不时总会咯噔一下。

训练正式开始了。按照之前谢南蔷的意见,训练定为每周一三五下午5-6点半。之前三人见面的那天是周五,第一次帮潘敏姗训练,是之后的第四天,周一。

第一堂训练课,潘敏姗还是很老实的,于羽也硬着头皮死撑,两人一个教,一个学,看上去还算和谐。

第二次训练,依然如故,看到潘敏姗并无任何出格之处,于羽也就渐渐放下心来。

无非是每周花5个小时左右来磨炼一下自己的意志就是了!快了,离约定的两个月之期也就仅仅只剩下40小时,144000秒而已……

可没过多久,于羽就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潘敏姗这哪里像是真的喜欢武术才要找人练习的样子啊!

前半个小时,于羽让她做准备活动,免得训练中出现拉伤。她就眨巴眨巴眼睛用软软糯糯的腻死人不偿命的声音——央求于羽陪她一起做准备动作。

于羽想了半天才找到一条拒绝她的理由——如果一起做准备活动,没有办法第一时间发现她哪里动作做的不对,还是会有训练中受伤的可能性。而他呢,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绝不能同意这个提议!

潘敏姗这才悻悻作罢。

准备活动别别扭扭的做完后,没消停一会儿,潘敏姗又要求学太极拳。

不能一起做准备活动是吧?!那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教我太极拳!

于羽没想太多,太极拳就太极拳吧!对于潘敏姗这样的门外汉来说,先学一些太极的简单动作打打基础,倒也不失为一种好办法。

接着,于羽真的开始认真教起潘敏姗太极拳——四十二式太极。

原先,于羽打算教二十四式,毕竟较容易入手,也相对来说好学一些。可潘敏姗一再要求学习新的套路,理由是——最普及的二十四式太极拳,她早已在大一时作为体育普选课程选修时就上过了。

其实,潘敏姗只想借此多看于羽为她单独打几套其他的套路罢了。

一开始,于羽先示范打完了一整套的动作,如行云流水,煞是好看。

霎时,潘敏姗就回味起第一次见到于羽的场景——当时她刚和同学一起上完太极拳普修课,回来宿舍后却发现自己的包丢在武术馆里了,再回头去取包时发现一个班级正在上武术课。

潘敏姗轻手轻脚进去取了包,在走出去的一瞬间,突然瞥见一个男生被叫了出来站在队伍的最前面示范起套路来。她不知道那是哪路拳法,只看见男生似跌非跌、欲倒不倒的一连串动作,边看边往外走,刚嘀咕了声,“这什么呀!”

而后紧接着就看到,那个男生再一个跌扑转身,瞥见了门口的潘敏姗,动作却不停,随即又背过身去。

那一瞬间那一眼,潘敏姗立即被吸引住了。

回来宿舍后,潘敏姗忙不迭地直向谢南蔷求教,那一套跌跌撞撞的动作到底是啥。

听了潘敏姗乱七八糟的描述之后,谢南蔷立时忍俊不禁,赶紧纠正道,“小敏啊!那是醉拳啊,明明一套好好的传统象形拳,怎么到你嘴里就成跌跌撞撞的东西了?!”

“我不是不懂么!”

“好吧,那你在哪看到了?”

潘敏姗突然想到水浒传里的武松醉打蒋门神的时候,好像就用的这套拳术,便道,“我啊?前几天看水浒传,在电视剧里面好像看到了有这个,就想问你来着,结果忘记了,今天突然就想起来了。”

“你说武松打蒋门神那段啊?”

“对啊!哦对了,阿南,武松打虎时怎么不用那套拳?”

“哈哈哈,对付老虎用醉拳?你开什么玩笑啊!看到老虎了,还不用尽全身力气打它,还想着用套路?那不是等死么!”

“原来如此,明白啦!阿南懂的真多!”

“不过醉拳确实挺好看的。”

“你也会吗?”

“会一点,不过女孩练醉拳总是有点奇怪,我就随便瞎练练,不过,我有朋友练的很棒,看着很赏心悦目的——那叫一站如孤松,醉如玉崩!”

刚好安然进宿舍,和潘敏姗异口同声问了句,“啥意思?”

“站时如孤松独立,醉时如玉山将崩嘛,就是世说新语里面的,说的是竹林七贤里面的嵇康啊,安然你不文学院的吗?”

安然不好意思地笑了,“我对现当代文学比较感兴趣,古代文学我都是懂点皮毛,考试时狂背而已,你问我竹林七贤是哪七个,我还能凭着记忆告诉你是哪七位,再深入着问,我就不知道啦!”

“这样啊!其实古代文学也很美的,我就觉得古文很有意思。”

“嗯,有时候听你说一说,是觉得古代文学也挺好的,容我慢慢提起兴趣啊,嘿嘿。”

“好呀!”

“那么,你先给我们介绍一下这段讲嵇康的出处啊什么的吧?”

“可以啊。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世说新语•容止》里面说了,嵇康身长七尺八寸,身材高大,风度姿态什么的都特别俊秀出众啊。只要看到他的人都会赞叹一声,纷纷地说他潇洒脱俗,爽朗清逸,走起来,就好像松树间沙沙作响的风声,高远而舒缓悠长,而且为人又豪爽的很。山涛,就是他哥们,也是七贤之一,也说了一段话,说是——嵇叔夜之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其醉也,傀俄若玉山之将崩。其实吧,就是说嵇康一表人才,站那儿像挺拔的松树一样挺拔啊傲然啊独立啊啥的,喝多了醉酒了的姿态也美的不行不行的,像要倾倒的玉山似的!凡是好词都往他身上用呗。不过,话说回来,用形容醉汉的话来说打醉拳,这好像有点不对哈!但是呢,其实也是差不多的,哈哈哈。反正我这么觉得!”

安然真心的愈发喜欢起这个可爱的小才女,而潘敏姗也跟着一起夸了谢南蔷一番,其实她心里只是觉得谢南蔷这形容确实是很配那个男孩罢了。

之后,私下里偷偷地又打听了好久,潘敏姗也没有能知道那个令她一见便再也无法忘记的男孩究竟是谁。

再次见到于羽,是太极拳的普选课。那次上课时,老师突然叫了个男生过去给他们示范了一整套的动作,而那个男生,竟是自己痴迷已久的那个男孩儿!

从老师的嘴里,潘敏姗这才知道了他叫于羽。

于羽……于羽!多好听的名字啊!

看着于羽打起太极拳,潘敏姗眼睛都直了,光看着于羽,潘敏姗那节课听也没听,而后,于羽再也没出现在课上,而潘敏姗在之后的课上,脑海里总是回想着于羽打拳的情景。最终,她压根儿没学会那最简单的二十四个招式。

第三次见面,是潘敏姗选修了“女子防身术”这门课后不久,有次上课的老师上到了一半突然临时有事必须要走,而其他老师又脱不开身,那老师只好又叫了于羽过来救场。

那天下课后,潘敏姗追着已经要离去的于羽,硬是不由分说便抢走了于羽的手机,记下了号码。

三番四次的短信和电话骚扰,让向来尊重女孩子的于羽也不堪其扰,将潘敏姗的电话拉入了黑名单。

对于潘敏姗来说,除了之前于羽在他们班上过的一小会儿太极拳和那次防身术的半节课之外,她之后也不止一次的找各种机会偷看过于羽习练太极拳的身影。但那些,始终都是远远地看,从未有过如此接近地细细欣赏的机会。

如今,她心中只越发爱恋这个明眸皓齿、风度翩翩、阳光明朗的帅气少年。

那一袭白衣,一直飘到了她的心里,再也无法轻易抹去。

成套动作结束,到了分解动作讲解后练习的时候,潘敏姗故意做错了手上的好几个动作。

于羽冷不丁的皱眉摇头。

脚上的动作分毫不差,手上动作却没对几个。于羽叹气,还是认认真真又教了一遍。

潘敏姗不动声色的再做了一次。依然如此。

于羽开始怀疑起自己的教学能力。这么简单的动作,怎么就是不会呢!难道说是我没有教清楚吗?!

可我分明教清楚了啊!

潘敏姗看于羽还在思索着,临时起意,突然一把抓住了于羽的手,边摇着于羽的手,边柔声柔气地说道:“于羽,你手把手教我吧,好不好?这样我可能会学的很快的。”

抬头对上了潘敏姗的眼,于羽偏过头拼命躲闪那令人心生惧意的目光,当下便挣脱开潘敏姗那紧紧抓住不放的手,尽量让自己平静地回答:“不用这么麻烦的,你再做一遍,我仔细帮你纠正。”

此时,潘敏姗心里恨透了,可面上依然淡淡的微笑着,仔细比划起来。

急什么!你早晚得是老娘的人!看谁耗得过谁!

好不容易又挨过了一个半小时,于羽说了句有事先走了,没等潘敏姗回答,他赶紧离开了训练场地。

这才刚刚开始啊!以后——剩下来的一万秒该怎么熬?

不行,这样下去总要出事的!这次,一定要和南姐说清楚。这事,实在是干不了。让她换其他人吧!

被骂就被骂好了,总比这样内心备受折磨要好得多。

回宿舍洗了个澡,收拾妥当,于羽立即打了个电话给谢南蔷。

电话那头的谢南蔷告诉于羽,她还在外面家教,要九点以后才能回来。

于羽一再要求去校门口那边接她,然后一起吃个饭。谢南蔷这次倒没拒绝,二话不说便答应了。

九点半的时候,于羽终于在南门公交站等到了风尘仆仆赶回来的谢南蔷。

谢南蔷一下车,于羽很自然的接过了她鼓鼓囊囊的大双肩包。

“南姐,累不累?饿了吧?走,吃饭去。”于羽止不住地心疼,关心的话音后,却是一脸不动声色的淡然,好哥们嘛!

谢南蔷甩了甩头发,很无所谓的伸了伸胳膊,还打了个哈欠,笑着大步往前一边走一边对旁边的于羽说道:“还行吧,就是有点儿困了。我在公交上刚刚都差点睡过了站。困死了困死了!一会儿回去我赶紧得睡觉了。对了,你才是饿了吧?等到现在!其实,你真是没必要非得在这等我一起吃啊,这么晚了都!想请我吃饭的机会,还是大大地有的!何必急于一时啊?哈哈。”

于羽一时脱口而出:“没事儿,我愿意等,我不等你等谁?”

谢南蔷一副没听清的样子,瞪向于羽:“嗯?你说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