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南墙不语

第十四章

南墙不语 轩辕飞鸿 3514 2016-09-18 09:44:48

  就在于羽心情很不好地在武术馆训练的时候,谢南蔷也在班里上课进行中。

课实在很没有意思,于是谢南蔷便突然想起来要问一下潘敏姗到底有没有联系于羽,本想着回到宿舍再去问,却不想听这么无聊的课了,立马发了个短信问潘敏姗。

而潘敏姗也在上着课呢,她看了看谢南蔷发来的短信,没回。

一直在纠结中午于羽打来的那通电话的她,怎么有时间理会一个自己并没有真心相待过的人呢?

一想到中午那个令她莫名惊喜又无比害怕的电话,她就很想回打一个过去。但是,既然是谢南蔷和他说的,他应该不至于中午直接回绝或者说不愿意吧?

再说了,他既然那么不愿意待见自己,总不会记住自己声音的吧?

想到这里,潘敏姗不禁释然了。

只是,不知道这种释然,自己该哭还是该笑。

或许有其他原因?无论如何,总要搞清楚啊!别一下子就把自己好不容易争取到的和他单独相处的机会给否定了。

想到这里,她突然不再害怕,立即很轻松的给于羽发去了短信。

“兄弟,中午你打电话时,我正好比较困了,也就忘记和你商量训练的事了。你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咱们商量一下吧,行吗?”

于羽带着不佳的心情训练,效果极其之差,自然被老师看在眼里,直接被罚跑步二十圈。

等跑完步,也到课间休息的时候了。于羽拿来手机一看,这才发现有一条未读信息提示。

一定是南姐!

满是期待的打开一看,结果却不是自己想收到的那个人发来的,顿时又从精神抖擞重回到了颓然,敷衍着回了条短信:“我在训练,你到六点之后再来武术馆找我好吗?我完事给你信息。”

潘敏姗赶紧回了条:“好的。我等你信息。”

上完课刚四点多,潘敏姗没回宿舍,就一直坐在教室里等着于羽的短信。人慢慢的都走光了,空荡荡的大阶梯教室里,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等到老师宣布下课后,于羽发现刚过四点,再看手机,谢南蔷始终没回短信。

实在是绷不住了。

于羽咬咬牙,还是发了条短信给谢南蔷。

“南姐,你现在没课了吧?训练的事儿我都答应你了,别生气了好吗?你现在能来一下不,我和你说点事。我在武术馆南边入口的第三块训练地毯那边等你,可以不?”

谢南蔷其实并没有故意不回短信。

早在上无聊的课的那会儿,谢南蔷就发现了手机上好多未读短信,其中就有于羽发来的。

在给潘敏姗发去那条短信之前,谢南蔷就已经先回了于羽的那条,却在要发送的时候接了个电话,便忘记点了。

看到于羽发过来的这条短信,她才突然想起来这茬儿,再回头翻翻发件箱,确实没有。挨个找了找,在草稿箱里找着了。

于是谢南蔷便回了句:“现在吗?”

于羽收到信息后,高兴之余,又满是疑惑,突然就有些心里没底的感觉,他斟酌了半天,才回道:“是啊,有时间吗?要不你说个时间,我都行,看你方便。”

“有什么事非得当面说啊?”

“电话里说不清楚。没事儿,南姐,你今天要真没空,改天也行。”

谢南蔷认真想了想,发现今天下午貌似还真确实没什么紧要的事,再改天的话也不知道会有什么事,便笃定而随意地回道:“好吧,那五点好了,我刚下课,五点来找你。”

于羽开始一边回顾下午上课时因为罚跑而少练的剑术动作,一边等谢南蔷。

谢南蔷是刚下课,看了看也就才四点多,先回了趟宿舍。

原本,谢南蔷回去就只打算收拾一下,结果收拾完一看时间还早,就去隔壁宿舍找同系的一个同学玩去了。

这一玩不要紧,她竟把去和于羽约好见面的事情给忘的干干净净。

后来,还是隔壁宿舍一个同学突然提醒大家,该是去食堂吃饭的时间了。

谢南蔷拿出手机一看,已经快六点了,正要答应着同学一起去食堂,猛然想起来好像有件事没有做。

想了半天,这才恍然大悟,赶紧告辞,回宿舍洗了把脸,立马出门。

宿舍楼离武术馆挺远的。谢南蔷知道自己已经晚了,所以一路上比平时走路速度更快了些。

再是哥们,这样迟到,如此放人鸽子,也是说不过去啊!想到这点,觉得很是抱歉,步子下意识地迈得更大了些。

路上不免遇到一些熟人,在打过招呼之后,大多数人还有和谢南蔷进一步聊下去的意思,她只好一路重复——不好意思啊,还有事,下次再聊,下次再聊啊!

等到了武术馆门口,谢南蔷发现已经六点十分了。边走边想,这家伙——不会已经走人了吧!

但是不管怎样,已经来了,还是先看看再说吧。

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远处的操场上,还是有好多人在跑步。

没来得及感慨,谢南蔷开始扫视馆里的人。

于羽人呢?!

谢南蔷又沿几块地毯走着看了一圈,有好多熟人都在训练,可是并没有看到于羽。

正打算走人的时候,谢南蔷突然看到离自己不远处的武术馆北门口,一个看着清秀俊逸的男孩,正持着把剑,背向而立,正在练习成套动作。

剑穗是白色的,男孩儿也是着一身白色的衣服——白色的T恤,白色的裤子。乍一看,好似一尘不染的仙人。

谢南蔷第一反应是——这谁?!漏网之鱼吗?!我得把这白衣仙人游说到我们社里来啊!!!

这背影——这身形——也太好看了吧!

想也不想,谢南蔷便朝前走。

她正往那个方向走的时候,那个男孩突然停了下来,不知是不是感受到了身后不远处这道灼热的目光,转身也朝她这边走来。

这一转头,她一下子就看清了“白衣大仙”居然是——于羽!

谢南蔷的脑海里,此时闪现出了一万只羊驼奔腾而过的场景。

两人一碰面,谢南蔷上手就直接推了于羽一下,差点推于羽一趔趄。

于羽其实早在谢南蔷从武术馆侧门进入后环视一圈的时候,已经注意到她来了。可他突然间就想逗她一下,提前跑了出来。于是,跑到北门附近,背对着馆里的她,练起剑来。

谢南蔷之前的笑容一下子便收了起来,着急地骂道:“于羽,你是不是有病啊你?!”

于羽挠挠头,不知所措的笑了:“南姐,我就想和你开个玩笑,你不会生气了吧?”

“当然生气啊!本来我以为又在你们学院发现了个帅哥,正想着要拐到我们社里当教练呢,结果发现是你小子,我能不生气么?!”

谢南蔷一脸愤愤不平的样子,用手指指于羽,再次骂道:“你吃错药了吧!没事把我喊来看你在这装大仙吗?!”

于羽听罢,大笑:“哈哈哈哈哈,你居然被我骗了啊!那这么说,我背影还是挺帅的咯。”

谢南蔷白了他一眼:“帅你妹!还不快说!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彼时,潘敏姗正怀着忐忑的心情在等于羽的短信,也不知道见面后会不会被于羽一眼认出来。犹豫了好久,还是决定先去见面再说以后的事吧。可坐在空无一人的教室等到了六点二十,却还是没有能等到于羽的短信。

不会忘记了吧?

潘敏姗有点不安,又发了条信息:“如果忙就下次再说吧?好不好?”

于羽看到短信,这才想起自己两个小时前答应了这女孩见面聊训练的事情,可是自己居然忘记了。

不管怎样的理由,答应了别人的事情却没做到,这始终是不应该的。

于羽将与女孩约好的事情,原原本本说给了谢南蔷听。

谢南蔷一听,抬腿就踢了于羽一脚,觉得自己简直所托非人,恨不得揍于羽一顿才好。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让我这么没面子?怎么说你都算是我从社里精挑细选出来介绍给我好朋友的!你还是不是我哥们你!你说说你,你答应好别人的事情,你怎么就能给忘记了,你这现在到底什么意思?还不赶紧给我快叫她来啊!”谢南蔷气急败坏的大声骂于羽。

谢南蔷真的很生气,难怪今天小敏不回短信!原来问题出在这儿呢。

接到于羽回复的潘敏姗,很快就赶来了。

潘敏姗到的时候,谢南蔷的气已经全消了,在和于羽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正笑的前仰后合呢。

看到这一幕,本来对见面满是期待和忐忑的潘敏姗,顿时怒火中烧。

好不容易按捺住快要迸发出的火气,潘敏姗一步一步咬牙切齿的往两个正聊的热火朝天的人那边赶去。

看到潘敏姗来了,谢南蔷连忙亲热的拉住了她,开心溢于言表。

谢南蔷正忙着想要给于羽介绍呢,正巧瞥到于羽抬头看了潘敏姗一眼,便又想到,还是让他们自己熟悉了再互相认识吧,自己嘛,还是不凑这个热闹了。

于羽这一抬头不要紧哪,差点儿直接栽一跟头。当下便头皮直发麻,怎么会是她啊?!

竟然是她!!!

潘敏姗看到于羽的神情,心下便知,他已经认出她来了。

其实她是高兴的,毕竟在此之前她和于羽也就见过三次面而已,他这就已经认出来了,难道不正说明自己爱的这个人还是对自己有着很深刻的印象的吗?

几次挫折算什么?事在人为!

当着谢南蔷的面,于羽什么也不敢说出来,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实在无法想像还能说些什么。

此后,不管是商量训练时间、内容,还是强度、阶段,于羽一概不发表意见,只是在谢南蔷安排之下,一直时不时机械的点一下头示意谢南蔷,自己在听。

于羽的整个人都木了。

单纯热情一心只想着助他人以为乐的谢南蔷,自然丝毫没觉出来这气氛有哪里不对。她只觉得自己办完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很轻松,而后很自然的就拉着两人一起去食堂吃饭了。

那天晚上的三人餐,两个女孩吃的很香,于羽却从头到尾没尝出来饭菜是什么味道。

于羽觉得自己真是像一口吞下了十斤黄连,咽不下,又苦得说不出。

有时候,心伤是一种不被重视的挫败感,还是一种被无视的凄清苦凉。如果来自于自己见了一面后便从此心心念念的人,这种心伤就此痛极,深入骨,再难释怀,又无法遗忘。

心初伤,一瞬孤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