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南墙不语

第十三章

南墙不语 轩辕飞鸿 3056 2016-09-17 11:16:05

  谢南蔷乍看于羽的这么一副表情,顿时笑了,心里突然就有了主意。

可不是吗?眼前这个男生,是个多好的选择啊。技能水平自不用说,理论也相当出色。

更为难得的是,经过自己一年来的鉴定,这哥们,人品也很过得去啊!重要的还在于——他又是自己铁哥们,可以说,是自己人中的自己人!放心哪。

就定他了。

想罢,她猛一拍于羽的肩,问道:“哎,我说,羽毛球儿,帮个忙可以吧?”

于羽被她突然这么一拍,吓了一大跳:“行行行,你说嘛忙吧,我都帮,可是我最敬爱的南姐啊,拜托你也不用这样吓我吧!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谢南蔷这才注意到,自己刚刚好像是兴奋之余确实有点儿用力过猛,不好意思地笑了:“嘿嘿嘿,咱这不是着急吗?”

于羽一副很不可思议的表情,忙道,“你着急?有嘛事儿能让你这个咱社的超级无敌巨无霸人才着急?倒是很新鲜啊!”

“你才巨无霸!你当我KFC的汉堡包么?臭小子!”

“哈哈,说吧,到底嘛事?”

谢南蔷把前因后果向于羽详细说明了一遍。

于羽犹豫了一下,没有立即就答应,在他的心里,他怎么能单独去教别的女孩子呢?!

看于羽如此不爽快,谢南蔷有点生气了,瞪着于羽:“还哥们呢啊!你这是哥们么?你难道不觉得这个女孩很特别吗?你难道不特别想早点看到这样一个厉害的角色么,一个竟然想从艺术跨到武术的女孩儿,这不是太有才了么?再说了,你这学期又没有比赛任务,帮个忙都不行?!又不耽误你太多时间。要不是我实在没空,我就不找你了!是哥们儿的话,就这么说定了啊。甭跟我废话了。听到没?”

一连串的话如潮水一般涌过来,于羽避无可避,差点儿没招架住,愣在了原地:“我觉得你更有才啊!”

谢南蔷一拳挥过去:“说了别废话了,你怎么回事儿啊你,让你帮个忙怎么就能那么费劲呢!平时我看你可不是这样的人啊!你还是不是我哥们了,你还想不想再让我帮你补英语了?再说了,难道你一丁点儿好奇心都没有么?!真是的!太让我失望了。”

于羽本来可以躲开谢南蔷的这一拳,但他却没躲,结结实实挨了那一下,疼的呲牙咧嘴的,心还想着:这——还真是用力啊,果然是真生气了!

鉴于此,于羽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只是小声嘟囔了一句:“我才没有嘛好奇心呢,哪来那么多好奇心啊,我的好奇心还不就只有对某个人才有。”

后面的话,谢南蔷没听清,只听到了前一句,便气极:“你说什么?!”

于羽抬头看着谢南蔷,一脸忧伤又无奈道:“我答应你还不行!别生气了可以吧。我教,我教还不成么?!”

“这还差不多!关键时刻,就得铁哥们啊!”

于羽苦笑着点了点头,轻不可闻的叹气,又回到隔壁训练去了。

当天晚上回宿舍,谢南蔷便将于羽的号码给了潘敏姗,并嘱咐潘敏姗早点和于羽联系,以便早日进入一级备战状态。

潘敏姗当着谢南蔷的面记下了号码,一副也很惊喜的样子,开心的笑着对谢南蔷表示谢意,却遭到谢南蔷的一顿臭骂:“你再和我说谢谢试试看,立马和你绝交信不信!”

潘敏姗笑嘻嘻的点了头:“知道啦知道啦,以后再也不说了。”

这种喜悦掺杂了多少得逞后的狂?恐怕除了她自己,旁人无从知晓。

谢南蔷满意了,转身去楼下打开水。

门刚一关上,潘敏姗便带着几许冷笑,愤愤地把刚刚认真记下于羽手机号的纸片撕的粉碎,扔在了脚下的垃圾桶里。真是解气啊!

难怪别人都说了,装作要感谢仇人的样子可真累!

他的号码,我潘敏姗早就倒背如流了,还用得着你告诉我!你有什么了不起!不就和他走得近点儿吗?等着吧,早晚让他不理你!

第二天,潘敏姗估摸着于羽可能下课的时间,用不久前特意刚换的新号码给于羽发去了短信。

“你好,小南跟你说过了吧,谢谢你的帮忙,以后就麻烦你了!”

于羽当时正在上课呢,刚好赶上去放衣服的时候。

听到包里手机在振动,于羽拿出来,一眼就看到了短信。

于羽一向很少在上课期间做些和上课无关的事,更遑论发信息。

本打算下课再回复,但于羽转念一想,都答应了南姐的事,还是应该好好对待才是。既然看到了,出于礼貌,也得回啊。不回的话多不好!

想罢,便立即就回了。

“你好!我现在还在上课,下课后我再和你联系,不好意思啊。”

接到信息的潘敏姗有些激动的不能自已,她想狂吼,她想大笑,自己这是多么地不容易啊!

用了这么多心思,这才等到了他给自己回的信息!

不过,潘敏姗狂喜中又无端生出了些许懊恼,对着课程表算来算去,竟然也没有算准!

自己估计了半天,却还是打扰到了心爱的他上课。

于是她没有再发。

一直到了吃过午饭后很久,潘敏姗还是没能等到于羽的短信。

安然中午照例打完饭就跑去自习了,秦湘还在学生会开会没回宿舍,宿舍里只有两个人在。

谢南蔷正要准备爬到上铺午休,瞥见潘敏姗一副坐立不安的模样,奇怪的问道,“小敏,你干啥呢?”

“没事,没事,你休息吧,我上午上课的时候头有点不舒服。”

“你没事儿吧?要不要送你去校医院看下?”

“真没事,我走会儿就好,你先睡吧,下午还上课呢,我过会儿就睡了。”

“那好,我睡了啊!你也赶紧的。”

“好。”

潘敏姗就这么一直等着,等到都快要站不住了,手机铃声终于响了。

她赶紧打开一直被自己紧紧握着的手机,真的是于羽!

飞也似地冲了出去,边按了接听键,边跑到了楼下。

只听到手机听筒里传来一个自己魂牵梦萦很久很久的声音:“你好。”

声音听在潘敏姗的耳朵里,格外的好听。

紧张伴随着兴奋,潘敏姗粗着嗓子眼就也同样回了句:“嗯,你好。”

后来不知怎么回事,只听到那头一声“我是于羽……”

之后,就再也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了。

再后来,稀里糊涂挂了电话之后,潘敏姗突然局促不安地担忧起来。

怎么回事,说个话也让人听不懂?这是怎么了啊,难道他听出来是我的声音了吗?!

想了又想,却不敢再回打过去,带着郁闷,带着不解,带着十足的困意,潘敏姗睡了一个很不怎么样的觉。

而于羽那边挂完了电话后,也是一阵忐忑。

恁么回事啊自己!

即使不愿意,可既然已经答应南姐了,怎么能连话都不想和对方说呢?

但是,恍惚间,却又总觉得对方的声音在哪儿听过。

真是邪门了。

可是到底在哪儿听过呢……

算了!先不想了。

然后,他又打了个电话给谢南蔷。

结果电话没人接,发的短信,也并没有人回复。

于羽想去找谢南蔷,可是还是忍住了。

何必呢?

虽然这一切都不是他想要的,可是,至少现在,他还能以哥们的身份留在她的身边,难道这样还不够么?!

能作为好哥们,帮她舍友的忙,又有什么不愿意的!

拼命安抚着自己那颗已经略带创口的心,于羽带着困惑,带着纠结,也睡了一个同样不怎么样的觉。

下午有三堂训练课,于羽仅仅睡了不到二十分钟就起来了。

拿好下午需要的器械,和舍友一起出发去训练馆,于羽都很无言的走着,仍旧是满腹疑团。

那个粗里略显尖细的女音,怎么会总觉得不止一次地在哪听过?可若要真是熟稔,为嘛自己一点儿都想不到究竟是谁!

更关键的是——南姐为嘛不接电话不回短信?她怎么了?!

一路上,宋斌跟于羽说话,于羽却只自顾自地往前走,压根儿没理会。

看到一向爱逗乐的于羽突然间这样,宋斌觉得很诧异,便问肖飞,“大羽这是怎么了?没精打采的。”

肖飞心中有数,却不太想和宋斌说实话,只用了一句“他啊?训练累的呗!”敷衍了事。

听到旁边的舍友大声在说着什么,好像还提到自己的名字了。于羽回头笑道,“飞哥,老宋,你俩说嘛呢?”

“没啥,刚叫你呢,你没理,大飞说你训练累的不想说话。”

于羽笑笑,顿感无言以对。

再看肖飞,似笑非笑地,带着些许探询意味正看向自己,于羽把眼神立即移向了别处。

怕被人再看出异常,于羽随即定了定神,明确的告诉了宋斌自己没事,肖飞说的没错,是训练累了。

可是,心里却一直隐隐的有如针扎似的痛,一阵一阵,汹涌而来,毫无征兆。

却疼的无以复加。

最难过的难过,就是被自己一心所爱的人无视,且无视的那人却并不觉得在无视那个被无视的人。

如此现实,多么残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