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南墙不语

第十一章

南墙不语 轩辕飞鸿 3730 2016-09-15 10:19:07

  从天津到北京果然是方便,光城际列车都有很多趟。谢南蔷买的自然是C字头的票,检票过后上车,一切都显得相当顺利。

结果她却预估错了方位,进了车厢才发现自己刚好走的是反方向,本以为自己的1号座在车厢前边,恰恰是末尾。

好不容易穿过了同样在找位置的人群,谢南蔷坐定了后立马塞上了耳机,闭着眼开始听音乐。

反正自己是靠里的座位,不用管别人啦!

正摇头晃脑听着音乐呢,突然间音乐止,手机响了。

打开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于羽。

谢南蔷刚准备接,那边又挂了。

可能是打错了!谢南蔷也没在意,又准备继续享受着她的摇滚。

坐在原地简单做了下伸展和扩胸运动,谢南蔷习惯性扫视了一圈,却猛然间发现不知何时上来了个男孩,坐在旁边一个劲儿地冲她傻笑。

“你怎么神出鬼没阴魂不散的!”

“介都嘛形容词,能有一个正常形容人的么?”

“这不都是形容人的嘛。”

于羽郁闷了。

谢南蔷想起刚刚被无故挂掉的电话,恍然大悟,“你直接叫我不就得了,还打电话干啥玩意儿?”

“你不是在听音乐么?”

“那你还打扰我!”

“我这不是怕你突然发现被吓死么!”

“你才被吓死呢!本大爷才没那么容易没吓着!”

“现在不是流行本宝宝么,你咋独树一帜呢?”

“宝宝们都还是宝宝,可不能永远当宝宝。本大爷就可以一直继续当大爷呗!要的就是与众不同啊,白里透着红!懂不懂!”

于羽发现,和谢南蔷不管聊什么,怎么聊,都是开心的。这些简单纯粹的快乐,瞬间就冲淡了他在家时的无名煎熬和难以言说的苦楚。

真想永远就这么和她聊下去。

谢南蔷惊觉,上大学以来一直到这段时间,所有的巧合都降临在了自己身上。从叶晓到于羽,S大还真待自己不薄啊!

想来也是值得开心的,这个时候还挂念什么鱼呀虾呀的渣男!

于羽在家里过得压抑,早就想回学校了,可是不带满训练,新的学年的学费就没有着落了。因此之故,他才拖到离开学只有三天打包回校。本来是买了早两个小时的票的,结果于苑说没人做饭,非得让他退了上午的票。

他迫不得已退了票,又买了两个小时后的下午票,没想到就遇上谢南蔷了。

由于买得早,居然买着了1F,更没料想,谢南蔷是1D。

这是上天摆明了要让他争取些什么吗?

于羽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谢南蔷说了半天,发现于羽仍然无动于衷,急道,“你不想补英语了是嘛!”

“啊?没有,没有,我听着呢。你说。”

“我是说,我可能一周只有一两天晚上有时间帮你补英语。”

于羽其实刚刚是在走神的,完全没听到谢南蔷的话,这会儿听见谢南蔷主动在提英语补习的事儿,大喜过望,忙道,“已经很感激你了!一次就行,一次就行!别耽误了你的正事儿。”

谢南蔷斜睨了于羽一眼,笑道,“你说的啊,那我就只给你补习一次,没有第二次了哈!接着你就自学成才吧,我相信你可以的!”

于羽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是有歧义的,可毕竟是自己有求于人,又不敢诸多要求,只连忙应道,“别笑话我了,我要能自学成才都好了!小学生的英语水平都比我高的多。。。。。。”

谢南蔷本就是拿他开玩笑,故意说只帮一次的,这会儿见于羽如此低姿态,倒有点气不忿儿起来。

“有你这么说自己的么?”

“本来就是啊。我就介水平。”

“你这叫未战先败懂不?这态度我可不愿意教了啊。”

于羽声音逐渐低了下来,咬了咬嘴唇,一脸不自信的样子,让谢南蔷看着就很想揍他一顿。

两人又陷入了僵局,谁也不理谁。

于羽不说话,是因为确实没信心,加上他本身性格也不是那么喜欢说大话的人,所以不敢表态,怕自己做不到会更加令人失望。

而谢南蔷,则是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多管闲事的毛病又犯了!别人自己都不在意的事情,自己还瞎揽哪门子闲事!

真是听评书掉眼泪——操闲心!

谢南蔷重新塞上耳机继续听音乐,不再理会于羽。

于羽轻声叹了口气,也没再说话。

本来好好的一场巧遇,突然间形势却急转直下,变成了这个样子。

随着列车里广播传来的清亮女声,半个多小时的车程就这么结束了。

谢南蔷站起身来,就要出去够行李架上的背包。

于羽抢先一步帮谢南蔷把包拿了下来,双手递给她,眼光却看向了别处。

谢南蔷一把抢过了包,边往车门处走,边回头朝着于羽愤愤道,“没人让你拿!少装好人!我又不是没长手!要你多事!”

于羽心里觉得有点委屈,却也实在说不出来什么,只好笑笑,背上自己的包,同样往车门处走去。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站,又一起进了地铁安检。

谢南蔷眼见于羽也跟过来了,更加怒不可遏,“你跟来干啥?!”

“我——我也回校啊。”

“我绝不跟你这种人坐同一趟地铁!”

于羽也不争辩,只轻轻回了一句,“行,我知道了。那我等下一班地铁。你自己一会儿小心点儿,地铁人多,注意包。”

谢南蔷只当没听见,紧紧的盯着显示屏上的数字。

地铁终于进站,谢南蔷将包反向护在了前面,好不容易随着大部队挤进去了。

艰难地转身舒了一口气,却发现于羽还是进了这趟地铁,就站在自己的右手边。正想发作,于羽悄悄开了口,“我——我是被人群挤上来的。你要不高兴,我下一站再下去。人多,还是小心点儿包。”

谢南蔷哭笑不得,说的自己怎么像个地铁霸王一样!

再看于羽根本不敢抬头正眼看自己,一副做错事不知所措的游离状态,谢南蔷觉得这也太不符合自己的处事风格了。

前不久,这哥们还大热天专程陪自己去玩耍的呢!

现在只不过因为几句口舌之争,何苦把别人逼成这个模样。

想到此,谢南蔷语气便不由地缓和了下来,也轻声低语道,“算了,你下不去的,这地铁又不是我家开的,你不用这样。”

于羽抬起头,默默地点了点,又低下头去,仍旧一声不吭,视线却依然没离开谢南蔷的包。

从4号线换到6号线,又走了好半天,俩人这才到了S大。

已经进入到了九月初,虽然暑气还未全消,但天气俨然凉爽了许多。S大校园本就处处美景,这下更是秋意初现,天朗气清。

走在通往宿舍的曲折回转的林荫小径上,谢南蔷的心情分明和畅了许多。

于羽一直想开口,可又不知怎么说,憋了一路的话。

眼前就是女生宿舍楼了,谢南蔷加快了脚步,甩了于羽更远的距离。

“南姐,这时节北方干燥,不像你们南方,这天气早晚凉你多注意。”于羽快步跟上前,终究是没能忍住一颗已经喷薄欲出的心。

谢南蔷身形顿了顿,还是头也不回地进了楼。

回到宿舍收拾了一番,谢南蔷就准备去隔壁楼找早她一天到校的叶晓。

打了个电话,刚好叶晓也在宿舍,谢南蔷立马出发了。

刚锁上门准备下楼,就进来了一条短信。

谢南蔷一边嘀咕,一边打开了短信,“这个晓晓,才刚打过电话,又发什么短信呀!”

短信却不是叶晓发来的。

“南姐,刚忘记和你说了,除了注意别着凉,还要注意多喝水,咱北方这季节,容易上火。”

谢南蔷随意地敲了两个字,“谢了。”

于羽收到短信,一阵雀跃,总算是还理人啊!

“对不起,我今天的态度惹恼了你,我刚刚面壁思过了,是我错了,我应该要对自己有信心才是!”

谢南蔷看到这么一条诚恳认错的短信,释然地笑了。

再次敲了些个字回了过去,“补习每周二、四晚7点,下周开始,地点待定。”

收到短信一激动,于羽差点儿把手机给丢在了地上。

补习的地点被定在了图书馆的古文献典籍室。这儿环境好,又能顺手查个资料,最关键的是——来这的人少啊!

可坚持了两周后,谢南蔷受不了了。

典籍室的人和别地儿相比之下是显得少,可时不时还是会有文学院的学生过来,毕竟是图书馆,要做到不可高声语的同时还必须把知识点讲清楚,谢南蔷的嗓子压的可难受了。

于是,第三周开始,补习被改到了学五食堂。

一点点地几乎是从头教起,两周悄然过去,谢南蔷帮于羽将基本的一些单词和用法都捋了一遍。

“考你一下,be born in/on/at 的区别掌握了没。”

“in后面是接的大地点,比如说国家什么的,at后加小地点,on用得少。”

“还不错,接地点的规则都说对了,那时间呢?”

“at加具体的时间,in和on我——我分不清。”

谢南蔷翻了翻白眼,勉强忍住了想骂人的冲动,“好,我再给你说一遍,最后一遍啊!下次再错抄一百遍!!!”

“好,我知道了。”

“in加季节、月份,还有就是泛指的上午、下午和晚上,比如说你熟悉的in the morning,in the afternoon,in the evening;而on呢,后面是加的具体日期,具体到某年某月某日、某月某日、某个节日、某一天或者特指某一天的上午、下午、晚上,比如on a cold morning,on the evening of May 8th;at你说的是对的,就是加具体时刻,不过你要注意,一定是要具体到几点或者几点几分这样,记住了没?”

“嗯记住了,回头我再好好记一记。”

“I was born on Christmas day还是I was born in Christmas day?”

“on,因为是指的圣诞节那天。”

“终于对了!”

于羽如释重负的笑了,又道,“你出生在圣诞节啊?”

“乱说,我儿童节好吧!圣诞节不就为了举例吗,你这猪头,笨蛋!”

一听谢南蔷无意中说出了自己的生日是儿童节,于羽大呼自己上当受骗了。

“你不是说你是4月份的么,说比我大两个月,还让我叫你姐,搞了半天,明明就只大我几天!下次不叫你南姐了。”

谢南蔷大惊失色,可已然说漏嘴了,便只能继续坚定不移地力挺自己的那套谢氏理论,“那不管,反正身份证上是4月,以身份证为准!你还是得叫姐!”

“那怎么行!就几天而已,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好吧。”

“就不行!”谢南蔷见于羽一点都不让着自己,情急之下居然拧住了于羽的耳朵就不撒手了。

“这还带暴力逼人叫姐的啊?!哎哟——你别拧了!”

“放手可以,那你叫不叫?”

“行行行,我怕了你了!”

谢南蔷这才满意的放了手,得意洋洋的对着于羽“嘿嘿”一笑。

于羽看着这个自己只要一面对就完全乱了阵脚的女孩,摸摸已被拧红了的耳朵,笑得舒心而坦然。

这场迷心之旅,如果注定只是南柯一梦,宁愿就此沉醉于其中,再不醒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