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南墙不语

第八章

南墙不语 轩辕飞鸿 3243 2016-09-13 15:33:54

  “啊?!你——不去北京陪我了?”猝不及防听到苏沅希的回答,谢南蔷顿时有点受伤。

“小南,友谊和理想是两回事啊。我现在,确实是计划留下来了,总不能为了陪你就跑去北京做我不爱做的事儿啊。再说,我们总有一天,都会有各自的事要忙的。”

苏沅希的本意是想告诉谢南蔷,她要争取直博的机会,所以一定要抓紧每一分每一秒,努力做实验,认真研究课题,比如说现在——自己真的要赶紧去实验室,不能再陪她继续这样玩下去了。她只想提示一下,让谢南蔷自己意识到,并不想直说的。但不知怎么的,说着说着,就把藏在心底的话都倒了出来。

本能的捂了捂嘴,苏沅希着实有点后悔刚才的话。

谢南蔷却没多想,攒住苏沅希的手,不服气的大声嚷嚷,“小希!你这么快就变心了,说说说,是不是背着我,在这儿有新欢了!”

苏沅希哑然失笑。

再也无法开口说出让她自己去玩的话了。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苏沅希还是被谢南蔷拉着去逛街了。在第三次乐此不疲的逛着古文化街的时候,谢南蔷突然间听到好像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谢南蔷!”

谢南蔷前后左右各看了一眼,却没看见那人,疑心自己听错了,又继续挽着苏沅希往前走。结果刚走几步,一张无端放大的脸出现在了谢南蔷的面前。

竟是于羽。

谢南蔷莫名被吓了一大跳,又因为想起明明让他叫自己南姐的,立时便不想理他,就那么默不作声的钉在了原地。

于羽像是猜中了一般,“南姐别生气哈,我刚刚要是不叫你全名,你能知道我在喊你么?”

谢南蔷诧异,“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于羽失笑,“你的不高兴都写在脸上了。”

谢南蔷心里有点不好意思,嘴上却不肯服软,“我才不是因为你叫我名字生气呢。”

“是因为我给你的惊喜吧。哈哈。”

“是惊吓好吗!”

苏沅希在一边看的云里雾里,半天没插上话,便索性松开了谢南蔷的手,躲到了一边。

谢南蔷见状,这才想起来介绍于羽给苏沅希认识。

听到于羽是武术学院的,苏沅希笑起来,“幸会,原来是S大的武林高手啊,失敬失敬。”

于羽挠挠头,声音低下来,“我就是混进大学的,嘛高手啊,低手还差不多。”

苏沅希听到于羽说话带着天津味儿,随口问了一声,“于大侠是天津人?”

于羽这下更不好意思了,点点头,又随即摇头否认,“我是天津的,但不是大侠,别寒碜我了哈。”

见于羽真的不是个活泼的主儿,苏沅希也就不乱开玩笑了,眼看着就到了饭点,苏沅希张罗着叫了于羽一起,三人准备着就在附近找地方吃顿饭。

为此,于羽特意跑到了一边打电话回家。

谢南蔷觉得这人真是奇怪,便和苏沅希嘀咕,怎么吃个饭还要请示,居然还躲起来打电话!

太夸张了也!

苏沅希笑笑,小声反驳,“可能他们家管的严呗,你呀,真是的,哪家没有难念的经啊?”

足足过了五分钟,于羽才打完电话过来和他们会合。谢南蔷刚想张口,就被苏沅希制止了。

于羽坚持要请客,苏沅希起初觉得是自己要于羽留下一起的,让他破费多不合适啊!结果和他争了半天没争过,便由他去了。

趁着于羽去付钱的空,谢南蔷终于忍不住开口,“你刚刚干嘛拦着我啊?”

“你是不是想要问他干嘛打电话打那么久?”

“对啊,没错啊,这有什么不能问的么?”

“你啊,没看到他都背着我们去打的电话嘛,明显是不想让别人听到,你还问,多不好。他是回答你还是不回你?别难为人了。”

“好吧好吧,不问了。”

于羽付帐完毕,向她俩这边走回来。

苏沅希连忙又一次叮嘱谢南蔷,“记住啊,别问了。”

“知道啦,哎呀,我不问就是了。”

吃完饭,谢南蔷想让苏沅希陪她去爬盘山。

苏沅希本能地拒绝了。

她已牺牲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了,陪吃陪喝陪玩的日子,总得要有个尽头才是。她心里一直挂念的都是躺在实验室里的那几支试管啊!

正准备回去的于羽,瞅见了谢南蔷脸上掩不住的失望之色,大为不忍。

“南姐,现在去太晚了,要不,明天一早我陪你去?早上8点有到那儿的车,下午4点回。”

谢南蔷眼前一亮,“真的?”

“真的!”

谢南蔷刹时开心起来,她已经迫不及待要去那座“早知有盘山,何必下江南”的地儿一睹究竟了。

苏沅希和谢南蔷一起回了T大,而于羽则转道又去了跆拳道馆。

他上午碰到谢南蔷的时候,刚从道馆上完课打算回家的,现在又答应了谢南蔷明天一起爬山,明天早上的课他得和道馆商量一下调课的事儿。

经过协调,道馆同意他和另外两个教练的课对调,由于那两人的课一个在下午,一个在晚上,因此,他只能一会儿接着上课到晚上九点半才能回去。

这样的话,他就需要在这一天带训练带满九个小时。

九个小时啊!

可他甘之如饴。

只是,回家以后又该被骂了。

于羽回到家已是晚上十点半。顾不上休息,他赶紧上网查盘山怎么去,有哪些地方可以玩儿。

虽然他是天津人,可他这么多年一直在外地训练,很少待在天津,盘山的车次,还是前段时间听表哥来家里玩儿的时候无意中说起的。

他只是在表哥说的时候稍稍记了下,却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正专心致志的查着路线和攻略,突然有人推门进来了。

“小羽。”

于羽一惊,急着关电脑浏览器的页面,差点把鼠标给扔地上去了。一看是妈妈,七上八下的心又放了下来,“妈。”

见妈妈有点欲言又止的样子,于羽不忍,“妈,是不是姐她——我——对不起啊,妈。我今天实在是有事儿。”

于羽听到妈妈在旁边轻轻地叹了口气,又过了好半天,才等到妈妈终于开了口,“小羽,你——别怪你姐,她也不容易。”

“我没怪过她,我都明白。妈,我以后会注意的。”

“好,妈知道你懂事儿。”

见妈妈转身要走,于羽想叫住她,犹豫了半天,最后咬了咬牙,还是什么也没说。

这一夜,于羽睡得格外香甜,他甚至梦见和谢南蔷手拉着手在林间漫步,一笑花开,一眼万年。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于羽照例做好了早饭放在锅里热着,也没顾上吃,就急匆匆的出门了。

这边谢南蔷已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自己怎么能犯如此愚蠢的错误啊!聚餐的时候没顾得上要于羽的电话号码,昨天居然也没有问,今天还怎么去啊!

啊啊啊!!!真是服了自己了!怎么能关键时刻掉链子!

谢南蔷正懊恼的不行不行的时候,短信响了。

“南姐,起来了么?一会儿我在T大南门等你。于羽。”

竟然是于羽!居然是于羽!!哈哈哈!!!

谢南蔷激动的跳着叫了起来,惊醒了彼时尚处于睡梦中的苏沅希。

“小南!”

“哈哈哈小希,我出发了!你继续睡,好好睡吧啊。”

“都被你吵醒了还睡什么睡啊?”

“那你和我们一起去爬山,走走走。”说着就去拖苏沅希起来。

“别别别,我再睡一会儿,就要去和我的试管们约会去了,你俩好好爬。”

谢南蔷虽然直率,但从不喜欢勉强别人做事,况且,昨晚回来后,苏沅希已经和她聊过,今天之后都要好好的做实验,不陪她玩耍了。

简单的洗漱之后,谢南蔷飞也似的奔向了南门口,一眼就看到了于羽。

于羽背着个斜挎运动背包,歪戴着一运动帽子,手上还提着个袋子,里面不知道是什么。

谢南蔷一脸兴奋地拍拍于羽,“我说哥们,你怎么会有我号码的?!”

“我——我之前在社里的通讯录上看到的,就存着了,怕嘛时候需要——所以。。。。。。”听到谢南蔷的询问,于羽莫名地紧张起来。

“幸亏你记了!”谢南蔷向来喜怒形于色,此时的开心已显而易见。

于羽见状,这才放松下来,把袋子里的刚买的早点都拿了出来。

“南姐,我——我——不知道你喜欢吃嘛,所以我——我——每样儿都买了点,你想吃嘛都行。”于羽边拿,边红了脸。

看到突然多出来这么多好吃的,谢南蔷的眼睛都放光了。

“你土豪啊你!买这么多哪吃得了?多浪费啊!你吃了没?”

“我不饿,你尽管吃,早上多吃一点对身体好。”

“那我也吃不了这么多啊!”

“吃不了再说呗,你先吃。”

“对了,于羽,到盘山得要多久车程啊?”

“两个小时左右吧,那个嘛,你不晕车吧?”

“还好,不晕。”

“真晕也没事,我带药了。”

“哈哈哈。”

“你笑嘛?”

“我突然想起来那段经典的搞笑对话,你有病啊?我有病,你有药吗?然后接上你的,我带药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简直无缝连接啊!你真是个人才!”

看到谢南蔷毫无形象的开怀大笑,于羽顿觉,再多的累,再无法形容的苦闷都不重要,一切都值得了。

两人顺利的搭上了去盘山的班车。

谢南蔷吃饱喝足,早在上车不久就睡着了。

解决掉了谢南蔷没吃完的那些吃的喝的,于羽也有点儿困意上涌,却怎么都舍不得睡下。

只有趁着谢南蔷睡着,于羽这才能大着胆子偷着瞄了几眼。

只这几眼,他的耳朵根儿都红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