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南墙不语

第九章

南墙不语 轩辕飞鸿 3355 2016-09-13 15:33:54

  车子开了足足两个小时,终于到了盘山脚下。于羽叫醒了已经睡的七歪八倒的谢南蔷,睡得迷迷糊糊的谢南蔷睁眼就直接望向了窗外,渐渐回过神来,边打了个哈欠,边问于羽,“到了啊?”

于羽从包里又拿出个帽子递给谢南蔷,回道,“嗯,到了。收拾一下咱们该下车了。”

谢南蔷疑惑,“给我帽子干啥?”

“今天太阳还是挺毒的,戴个帽子好点儿,你拿着吧。”

“你这包是百宝箱啊,怎么什么都有!”

于羽笑笑,不说话,仍拿着帽子坚持要给谢南蔷。

谢南蔷不接,却指着于羽最初戴的另外那个帽子,“我觉得你戴的这个好看,我借你的这个戴吧!”

“这个?可我都戴过了啊!”

“你戴过怎么了?你又不是戴的王冠,我还不能戴了啊?”

“不不,我不是介意思,我是说你不嫌弃么?我都戴过了。”

谢南蔷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我嫌弃帽子干嘛?给我给我。我就戴这个。这个酷!那个你戴。”

看于羽并没有不愿意的样子,便一把夺过了于羽的帽子三下五除二反扣着戴在了自己头上,痞痞的模样煞是可爱。

车上的人都下的差不多了,司机催促两人,“你俩还下不下了?!”

“下了,下了,咱们赶紧走吧。”于羽一边拿包,一边提醒谢南蔷赶紧下车,又小心的拿起谢南蔷鼓鼓囊囊的大双肩包挎在了肩上。

谢南蔷自然乐意当个甩手掌柜,笑嘻嘻的下了车。

于羽也跟在后面一起下了车。

阳光明媚,鸟语花香,除去还有点暑气外,总的来说,算是个不错的天气。

艳阳下的山门映入眼帘,显得格外磅礴。

俩人拾级而上,谢南蔷三步并作两步往上爬着高高的台阶,觉得格外轻松。一个人直冲了半天,才突然想起自己的包还在于羽那里,转身便道,“于羽,我的包给我。”

于羽不肯,“这估计得有三四百级台阶呢,而且一会儿还有得爬,再增加些重量,你等下就该爬不动了。我帮你背着包,没事儿的。”

谢南蔷有心戏弄他,“爬不动你背我啊!”

于羽一下没站住,差点儿就从台阶上摔下去。好在是有功夫的,身体素质和能力还是很强的,身形稍晃了晃,很快便维持住了平衡。

谢南蔷已笑的前仰后合,“哥们,你不至于吧!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不愿意就不愿意呗,至于吓的要摔下去吗!跟你提前说好啊,摔成残废我可不管!”

于羽急的赶紧辩解道,“不是,我不是不愿意——我是愿意的——不是,也不是愿意——我的意思是——哎我说不清楚了。。。。。。”

于羽颠三倒四地说了半天,都快把自己给绕进去了,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谢南蔷都笑抽了,也不走了,就停在原地笑了好半天才慢慢止住,“你真是太好玩儿了。我要被你笑死了!”

于羽的脸已经涨成了绛紫色,走也不是,停也不是,无所适从,指节被捏得“咔咔”作响。

“你脸红什么?”谢南蔷看着于羽的样子又想笑,强忍着憋了回去,还指望着这家伙当导游呢!不能再逗他了。

于羽定了定心神,努力恢复了如常的神色,“这不是天热的么。”

“哦哦,原来这样啊。那我们赶紧走吧,别在这晒着了。走走走,快!”说完就率先跑着上去了。

于羽也跟着往上走。

无意间,谢南蔷三言两语,就化解了两人的尴尬。

两人沉默着往上,谢南蔷也没再提把包接过来的事儿,一路无话。

一直到买完票,于羽都不好意思言语。

眼见着到了检票口,谢南蔷乍看到外面的石刻上很清晰的刻写着——“乾隆皇帝游历过32次的地方”,顿时就有点小激动,急三火四地招呼于羽,“快把我包拿来拿来,赶紧的,我要拍照!”

于羽慌忙把谢南蔷的包拿下来,取出了相机,双手奉上。

“哥们,你手机也不要了?”

于羽一愣。

谢南蔷指指自己手里平白无故多出来的一个手机,正是于羽的。

刚刚一紧张,居然把手机也一起交给了谢南蔷!

今天的自己太不淡定了。

于羽努力敛了敛心神,暗暗告诫自己:于羽,你再不能这样了。正常点!千万不能让她看出端倪!

下一秒,于羽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手机从谢南蔷那儿抄了回来,笑道,“这不,我看到那石头,被震住了呗!嘿嘿。”

谢南蔷连声纠正,“那是石刻,石刻!什么石头!有点品味啊哥们,羽毛球也要做高大上的羽毛球啊。”

于羽活生生的被逗笑了。

“笑什么笑!我决定了——以后你的外号就叫羽——毛——球!哼!”

“这嘛名儿啊?不行!你这不欺负人么?”

“你说不行就不行了?我说行就行,不行也得行!再说了,我才不欺负人呢!我是实——话——实——说!”

“太难听了!”

“俩选择,要不叫石头,要不羽毛球,你选!”

“我能都不选么?”

“很显然——不能!”

“好好好,我不和你争了,随你吧,你叫你的,我不答应就是。”

“说不过我就想逃跑?”

“我这是好男儿不和小女子斗!”

“滚蛋!你要脸不?还好男儿!要不要见识见识我这枚小女子的威力?”

“别别,我不欺负女孩儿的。别难为我。”

“那就看看到底谁欺负谁!”

“原来你要欺负人啊?也不知道刚刚是谁说的她从来不欺负人的呢。看来都是瞎话啊!”

“你——”因词穷而涨红了脸的谢南蔷这才猛然发现,于羽居然这么能扯,这么快就让自己掉到陷阱里边儿去了。这真是,人不可貌相啊!看着老实巴交的,胡侃起来竟然令向来伶牙俐齿的自己都简直要招架不住了。

虽然心里承认了这点,谢南蔷嘴上可是不会认输的,怎么的,气势上也是不能输的!随即瞪向于羽,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

“南姐,你再这么跟我斗嘴,咱一会儿就得打道回府了,嘛也看不了了,你也散不成心了。咱走吧,我缴械投降还不成么!”

谢南蔷想想也是,自己是来玩儿的呀,又不是来辩论的!算了算了。

可嘴上还是不饶人,“本大爷大人有大量,不和你一般见识。开路了!”

“是是是,大爷你跟前面慢走,别摔了哈!”

跟着人群走了半天,他俩看到了一处水景。说是水景也不能算是水景,就是一处小小的瀑布罢了。

瀑布本不足为奇,可旁边的石头上刻着的“三盘暮雨”却让谢南蔷很是惊喜。所谓三盘暮雨,即为津门十景之七。盘山自古以来,素有三盘胜境之美名,即上盘松胜,蟠曲翳天;中盘石胜,千奇百怪;下盘水胜,涓流不息。三盘暮雨便最为详实又生动而全面地展现了盘山的自然与人文融为一体的美妙景观。

谢南蔷拿着相机,对着“三盘暮雨”四个字拍了好几张照片。

于羽尤为不解,纳闷道,“这几个字有嘛好拍的?”

“因为这是津门十景之一啊!”

“津门十景?”

“你不会不知道吧?你还是不是天津人啊你!”

于羽不好意思地解释,“我在天津待的时间倍儿少,加上书又读得少,不知道也正常。”

“你不知道还有理了!”

“没理没理,我这就面壁思过且啊。”

“还挺自觉的呢!算了,你回去再面去,这会儿先好好看着,留个印象再去思过!”

谢南蔷一本正经的接话,惹得早就绷不住的于羽快要笑的背过去了。

再往前走了一小段距离,就看到了一片碧色掩映下的前任国家总理的题字。字体苍劲有力,恢弘大气。

这位面容严肃的总理在任的时候,极少题字,能在此处留下如此珍贵的墨宝,想必总是有其特别之处的。

再接着走了会儿,也没什么让人欲罢不能的景致了,这让怀揣期待的谢南蔷好生失望。

于羽昨晚上网查了攻略,看到别人说找到佛塔那,再往下看,能有不一样的收获,便劝着谢南蔷一同前去。

两人从万松寺绕到了后面的佛塔前,俯看盘山,怪石奇松,崇山峻岭,山风习习,倒是平添了几多惬意之感。

于羽觉得景色还挺好的,可谢南蔷不乐意了,“不想看了,太没意思了,我想回去了。这传言和现实果然还是有距离的啊,而且不是一般的距离!传言中堪比天下任一名山大川,可我现在这么实地一看,现实也太骨感了!”

“我觉得还可以啊。”

“可能我抱的希望太大,所以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了呗!走吧,我想回去了。”

“还有很多景点没去,真的不去啦?像塔林、将军石、南天门,还有挂月峰。据说那绝顶上还有谁写的五个字——那什么来着——哦对了,一览众山小。”

“不去了。一览众山小那是泰山!我晕。更不想去了。”

“行吧,那咱们就不用急了,离4点还早着呢。下山再吃点儿东西吧?你看呢?好不?”

“好!”

虽不同于上山时的满怀期待,谢南蔷还是觉得出来走一走总归是有好处的,能自由呼吸到山间的新鲜空气,登个高望个远,也是一件不错的美事儿呀!因此,她的心情也并未真正受到什么影响。两人悠闲自在的慢慢踱下了山,在山下找了一处绿荫,坐着休息了会儿,开始边吃边聊。

谢南蔷突然想到昨天于羽的那长达五分多钟的电话,想问,又犹豫不定,但好奇心终归战胜了其他,最终还是问出了口。

“羽毛球,我想问你件事儿。”

“嘛事儿你说,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就昨天,你怎么在外面吃个饭还要打那么久的电话回家?我特别好奇。小希说你背着我们打电话一定是不想告诉我们,让我别为难你,可我就是好奇啊!”

于羽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不是不愿意和她说,只是,这该从何说起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