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南墙不语

第六章

南墙不语 轩辕飞鸿 3897 2016-09-13 15:33:54

  听了谢南蔷的话,于羽没来由地一阵感动——有人主动提出帮他解决前十多年人生中最弱势最无力的项目啊!

雪中送炭的情意,任何时候都是难能可贵的。况且,那个人还是这样一个充满魅力的女孩。

大厅里,两人一直在聊天,在旁人看来,这不就是俩旧相识嘛!

谢南蔷只是随心而语,而叶晓却觉得这样真挺好的,多交一个正能量又能聊得来的朋友,对于现在的小南来说,是件多好的事儿啊。

于是,叶晓饭后借故先走了。谢南蔷埋怨她不讲义气,叶晓一边对她说着,实在因为院里老师有急事找她,要先回去处理一下,一边在心里偷笑,“我还不讲义气?明明最讲义气的就是我了!”

宋斌送女友汪洁先回宿舍了,大家三三两两的也陆续都散了。

很快,大厅里只剩下了于羽和谢南蔷两个人。

服务员开始收拾桌子,不断有人用眼神来来去去地示意两个人可以离开了。

最后,直到服务员收拾好了所有的桌子,经理过来提醒两人,饭店要准备关门下班了,谢南蔷和于羽终于觉得应该要走了。

似乎还没有聊的尽兴,两个人出门之后,不约而同又接着在饭店门口站定,接着聊了起来。

天彻底黑透了。谢南蔷借着路灯的一点亮光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很晚很晚了,绝对不能再继续聊了。于是和于羽打了声招呼,就准备走人。

谢南蔷刚要转身准备走,于羽叫住了她,试探着说:“社长,你回宿舍吗?”

“我回啊。”

“我也回,那个——我——我骑了自行车,带你一段儿吧。宿舍离这还挺远的。走回去宿舍楼就该关门大吉了。”

谢南蔷听了于羽这话,愣了一下,好好的,怎么还结巴起来了,再说了,我走路快着呢,又不是乌龟挪着爬,怎么会到关门时间才能到!

今儿是聊的不错,可我跟你有那么熟吗!

想到这,谢南蔷斩钉截铁地回绝于羽:“不用了,你先走吧。”说完也不等于羽的回答,径自先走了。

刚走出去不到10米,于羽骑车经过谢南蔷身旁,停下来又问了一遍,谢南蔷依然还是拒绝,于羽也就只好作罢了。

于羽选择推着车陪谢南蔷一起走回去。

起初,谢南蔷是不同意的,这也太别扭了!但是于羽说,他也想走一会儿。谢南蔷就不好再说什么了,人自己要走啊,你总不能拦着吧!

于羽今晚的举动实在是有些反常的,如果是熟悉的朋友在场,一定会看出一些端倪,但谢南蔷并不清楚于羽平常是什么性格的,也就没多想,只暗暗一乐:路是不短啊!这么晚了,一个人走确实挺无聊的。叶晓这个没良心的家伙已经早都丢下自己走了,现在有个人主动要陪自己一起走回去,而且总的说来今晚和于羽聊的还挺好呢,何乐而不为呢!

两个人继续边走边聊。

于羽一口一个社长喊的谢南蔷感觉浑身不舒服。

终于,谢南蔷忍不住了:“哎,你能不能别叫社长了,听着怪怪的。你再叫社长,我是不是得回敬叫你于社长啊。”

于羽嘿嘿一笑:“那我叫你什么?”

谢南蔷想了想,突然灵机一动:“你多大了?”

于羽一时没跟上谢南蔷的跳跃性思维:“啊?”

“你啊什么啊,问你多大了。”谢南蔷急切的又说了一遍。

于羽这才反应过来:“哦,我18了。”

“我也18,你几月的?”

“我——6月。”

谢南蔷顿觉阴谋得逞,哈哈大笑:“我比你大,我4月份的生日,哈哈哈!这不就好办了嘛。来来来,你得叫我姐。嗯,叫南姐吧。”

于羽笑着转头看了看正得意着的谢南蔷:“你看着比我还小呢,倍儿年轻,叫姐姐把你叫老了,多不好。”

谢南蔷顿时急了,不依不饶的非得让于羽叫她姐姐。于羽见她坚持,还是同意了。

“你爱听相声吗?”

“还行吧,偶尔听听。”

“会说不?”

“啊?不会。”

“你不是天津的么?”

“天津人也不都会说相声啊!”

“好吧,我这是犯了内蒙古人都住蒙古包出门都骑马飞奔的思维定势了。”

“哈哈,其实也不是你一个人这么说,没事儿,我都习惯了。”

“哎,于羽,你为什么叫于羽啊?难道和项羽有关?”

“还真有关,我爸敬佩项羽,我妈喜欢打羽毛球,综合一下,就这样了。”

“原来,你妈喜欢打你啊!”

于羽一脸黑线。

至此,谢南蔷心满意足的觉得自己今儿赚了。

认识了一个志同道合的哥们不说,还白赚了一帅哥老弟,多美的事儿啊!当然,她是绝对不会告诉于羽——她认为他帅的!

两人边走边聊,很快就到了校园里。

于羽觉得,今天这路怎么变得这么短。

谢南蔷心想,今天晚上的时间过得还真快。

把个简简单单的饭吃成这个样子,对于他俩来说,都是第一次。

接着,于羽提出送谢南蔷回宿舍。

谢南蔷再次拒绝了于羽的好意,并且告诉于羽让他赶紧骑车回吧,天色真的太晚了。

于羽没拗过她,还真的很听话的骑车走了。不过,他也没有怎么骑太快,谢南蔷走路倒是挺快的,一会儿就走到于羽前面去了。经过于羽的时候,还一边吐舌头一边笑话于羽:“你骑车骑的比蜗牛还慢哪,我先回去了,你自己慢慢挪吧,别骑到明儿早上哈!”

于羽一边继续骑着慢车一边在后面一路看着前方的谢南蔷,直到眼见得谢南蔷进了宿舍楼才安下心来。若有所思的摇摇头,又觉得怅然若失。

随即以飙车的速度骑到宿舍楼下,停好车后也进了宿舍楼。

就这样魂不守舍的回了宿舍。

于羽这副模样显然引起了肖飞的注意。宋斌还没回宿舍,另有一个家就在北京,有事回家了,宿舍眼下只有肖飞。

肖飞在宿舍年龄最长,平时都自诩为老大,只不过没人承认。

肖飞人很好,和于羽一样都来自天津,加上平时就对这个宿舍最小的哥们挺关心的,这下冷不丁看到他这个样子,当然免不了关心一下。

“大羽,恁么啦?遇到感情挫折了?不是吧?平时没见你这样过啊!”

于羽愣了,这才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有些不对劲,赶紧调整了下,然后慢慢恢复了原来的神情。

“飞哥,我没事儿,可能今天训练有些累吧。”

“你骗谁呢?嗯?!我能看不出来这是累的还是什么的吗?你逗我呢!”肖飞嗤之以鼻。

于羽继续故作淡定:“真没事。”

“你回来这么晚,干嘛了?晚上饭后叫你一起回来,当时你说等会儿呢吧?等嘛等,等人呢吧!等的是个女孩子不?”肖飞开始故意逗他。

“飞哥!”

肖飞继续逗他:“我又没说嘛,你紧张嘛?”

“我哪紧张了?你别瞎想,我只是聊会儿天而已啊。”于羽不打自招。

“哈哈,聊嘛天啊?还是和谢社长不?”肖飞心知肚明,故意问他。

“就随便聊聊。”于羽心突然有点突突的,不知怎么的就开始紧张起来。

肖飞白了他一眼:“随便聊聊?好么,随便聊个天儿,就从饭前一直聊到了现在?这都几点了!你俩一见如故啊看来。”

于羽却很是赞同:“是挺一见如故的。聊了一些对前途的想法,还有军事、政治、航天这些方面的事儿,我们好多看法还挺一致的。”

肖飞诧异的紧:“好么!军事?航天?这么帅气!说实在的,谢社有理想,有抱负,又能文又能武的,还真挺少见的啊。哈哈。”

“是啊,我也觉得。”于羽一边收拾一边点头,深表赞同。

肖飞许久不发一言,半天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说:“不过我觉得你这聊天聊到最后,说不定就把你俩聊一块儿去了。”

于羽早已收拾好躺到了床上,听到肖飞这话,差点从床上弹起来,急急地否认:“飞哥,你说嘛呢?没有的事儿。”

肖飞不和他争论,直接问了句:“那你觉得咱们社长咋样啊?”

“嘛咋样?”于羽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显得淡定而疏离。

“就是给人感觉。”

“挺好的。”

“恁么个好法?”

“就感觉挺厉害的呗,还倍儿有思想,本身学化学的,居然和咱们一样是二级运动员,都是习武多年,上次听老宋说,还跆拳道黑带,简直强悍!反正我挺佩服她的。”

“的确是哈,要不人能被我们一致选为社长么?能在社长选举中完胜其他人么!不过我问的是整体上给你嘛感觉。”

“挺有个性的,挺特别的,反正就是挺好的,我——我也说不上来。”于羽的语气开始有点遮掩不住了。

“哈哈,大羽,我觉得你越来越不对劲了啊,你,不会对咱们社长一见钟情了吧?”

听了肖飞这话,于羽立马脸红了,不再说话。

肖飞半天没见于羽吭声,从床上坐了起来,抬头一见他这个模样,也明白了不少,不拿他开玩笑了,笑着对他说:“大羽,哥们给你提个醒,你可掂量着点儿,咱们这谢社长可不是那么好招惹的,而且你又这么老实,别回头被人给欺负了。嘛伤都没问题,这情伤难愈呢!好好想想。哥们出去打个电话,一会儿再回宿舍。我看你晚上都没怎么吃好饭呢吧,光顾着聊天了你。我这还有点吃的,你饿了就先将就着吃点儿,一会老宋回来,我让他给你再带点吃的回来。”

“飞哥,我。。。。。。”于羽尴尬的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

“行了,就先这样吧。我得赶紧回个电话,不然一会晚了。回头咱再聊。”

说完,肖飞就出门了。宿舍别的同学都不在,谈恋爱的谈恋爱,回家的回家。现在肖飞一走,也就又剩下于羽一个人在宿舍了。

想想这一晚上确实没怎么吃东西,可是现在也确实没有胃口,总感觉肖飞的话听来,心里有点怪怪的。躺着睡不着,又起来,台灯拧开,看了会书,后来一直没看进去。

没等到肖飞回来,于羽就又去躺着了,也没睡着,一直在床上想着晚上和谢南蔷聊天、一路回宿舍的所有细节。后来想着想着,突然就想起来自己的包好像给丢在楼下自行车筐子里了,哎!以前从来不会丢东西的啊。到底怎么回事呢?难道真的被肖飞说中了么。

披上衣服,下楼去拿包,还好包还在,但被正在整理没停好的自行车的管理员大爷说了一通。

宿管大爷一辆辆的来回推好,生气着呢,于羽刚好撞枪口上。

于羽惊觉肖飞说的没错,自己今天果然是完全不对劲。

丢三落四,失魂落魄。

于羽几乎是捏着包回了宿舍。重新躺好后不久,宋斌和肖飞都回来了,他俩叫于羽起来吃点东西,于羽脸冲墙,正心事重重呢,无动于衷。两人以为于羽睡着了,便没再叫他。

于羽呢,整个后半夜都是翻来覆去睡不着,一夜未成眠。

这边谢南蔷回来后,并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叶晓打电话来问她回来宿舍没,觉得于羽咋样,聊的还好不。谢南蔷告诉叶晓,觉得于羽挺好的,挺忠厚的一男孩儿,以后应该会在社团工作上合作愉快,一切顺利的。

叶晓听了,也就放心了。

同样的夜晚,不一样的心境。

谢南蔷不知道,再过几个月,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于羽也不知道,再多过几个月,一切让他不堪重负。

纵使初见如故知,到底心中意难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