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南墙不语

第五章

南墙不语 轩辕飞鸿 3097 2016-09-13 15:33:54

  社团的这次聚餐,算是送旧迎新。

由于前任社长交流到国外体育大学,故辞去了社长一职。而武术社又承担着学校及市里很多大型的活动组织及参与任务,急需选出新任掌门人。

产生新一届社团核心管理层的程序相当繁琐,先要在自荐或推选、本社团组织初选的基础上产生相应的人选,再进行涉及个人组织管理能力及技术水平等综合能力考核的复选,还要经校社团联合大会三轮公选,同时在校内进行无记名问卷调查,之后报送学校领导层,最后经公示后无异议才算通过,由校团委代表学校向脱颖而出者颁发正式的聘书。

由于涉及到武术技能的考量,因此,历届社长清一色是出自于武术学院的。

在绝大多数人看来,这都是意料之内、情理之中的事儿。

每年报名武术社团的人虽多,但大部分是门外汉,又常常是起于好奇心,起初进社后,兴致勃勃,但缺乏良好的引导及辅助,很容易就丧失了对武术的兴趣,纷纷退社。鉴于此,武术社在社团报名时加上了技能考核一项,直接导致最终被录取的由原先80%是武术学院的同学迅速上升到了骇人的95%以上,到了后来,武术社团几乎等同于校武术队的分队了,在保证了整体水平的拔高之外,却丧失了社团组织的本义。

一时间,想进的人进不来,想练的人没人帮,武术社俨然成了鸡肋。

进社团之初,谢南蔷便直指武术社最大弊端。她认为,武术社作为社团,应该主要发挥在校内推广武术运动、弘扬武术文化的作用,而不是看似进社无门槛实则搞自我封闭,让它成为了武术队的附属品,长此以往,便毫无存在的价值了。发表完口头意见,谢南蔷一不做二不休,当天又写了个制度修订建议稿交到社里,洋洋洒洒几千字,着实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武术社管理层研究后,觉得有理,为了省去诸多不必要的干扰,便绕过了校学生会和校社团管委会,把原稿直接递到了校团委书记柳运手里,惜才的柳运看完后当即拍案叫绝,随即根据谢南蔷的建议稿会同校学生会和社团管理委员会,很快就拟定了武术社的新制度。

新的准入制度规定,武术社在保有原先各部门的基础上,细分为精武分社和爱武分社,前者主要招收武术学院及有一定基础的同学,后者向校内专业院系敞开大门,招录所有喜爱武术的同学。为了真正体现出武术社的意义,也是挽回声誉,制定推行的第二天,便重新向校内招收新社员。

结果出乎意料的好。很多之前犹疑的同学,在看过张贴在公示栏和校网站的武术社新制度后,纷纷踊跃报名,武术社的火爆程度一时无二。

武术社的管理层及原先的社员们认定,这都是谢南蔷的功劳。

于是,前不久开的关于武术社团改选的一系列大会上,大家先是一致推选出了谢南蔷担任新一届的社长,同时有两个社里的部长和三个高一届的老社员也自荐参选,但只有谢南蔷一人在社团内全票通过。随后的复选阶段,六人的技能考核成绩相差无几,但不管是组织管理能力考核还是专业知识测评,谢南蔷都远远超过了其他人。

以综合第一的傲人战绩进入到社团联合大会公选,谢南蔷仍然是第一,而展示了六人情况的无记名问卷调查表经过回收分析后,显示出她的支持率更是狠狠甩了其他五人十几个百分比。

谢南蔷最终顺利拿到了聘书,正式成为了S大武术社的新任社长,同时也是S大现任社长中年纪最小却名声最响的社长。这在S大来说,也算是一件奇事了。

不管从哪个角度论,她都是可以胜任的,这一点大家明显有了共识。

“上次好像听你说过,你们社团还有几个副社长吧。都见过了吗?”从宿舍收拾好去吃饭的地儿,叶晓想聊些其他的来分散一下谢南蔷的注意力。

“嗯,是啊,有三个,但是我只见过其中的两个,有一个到现在为止,都还没见过他呢。”谢南蔷漫不经心的说。

叶晓很奇怪:“为什么?不是已经一个多学期了吗?怎么会从来没看到过呢?难道训练他都不来的么?会议也不去参加的吗!这人有点狂啊。是不是有背景呢啊?”

“哦,不是的。这个副社长吧,据说上学期一进校就被选去参加了好几个国内的重要比赛,还公派出国短期交流了两次。这学期又去参加集训去了,刚回来。所以社团内的活动和会议什么的,他一次都还没参加过,也没有露过面,我只是听社里的人说了一些关于他的事。”谢南蔷看叶晓不太明白,便耐心给叶晓做了详细的一番解释。

叶晓恍然,“原来是这样啊!那这么说的话,这个人还挺厉害的啊,这才大一呢,就这么受重视哪。”

谢南蔷听罢,哈哈大笑:“哈哈哈,其实也不是啦,我听社里的人说,这算赶巧了呢,好几个比赛都是四年一次,刚好他合适,就赶上了。不过,这家伙貌似是挺厉害的,他们学院的人说,他是专业课文化课双第一进来的。”

叶晓由衷地赞叹:“这么赞呢!待会看看是哪路神仙,哈哈。有点小好奇。”

谢南蔷坏坏一笑:“晓晓,你是对我们这位神秘的副社长同志有了一些想深入了解的想法吗?要不要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让你近水楼台得个月先!”

叶晓知道谢南蔷在开玩笑,眼看已经到了,便也没再和谢南蔷争论。

放眼望去,大厅里已经到了不少人。

谢南蔷和叶晓刚进去,就被宋斌拉到了一张桌子那,安顿着坐下来了。宋斌是武术学院的学生,也是校武术队的主力之一,是武术社精英分社的社长,这次的整个聚餐事宜都是他一手发起和组织的,还自荐当了活动的主持。

宋斌热情的安排好谢南蔷和叶晓坐定,又忙不迭地介绍副社长于羽给谢南蔷认识。谢南蔷这才注意到,坐在她右边的是个此前没见过的男孩。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于羽啊。

叶晓也打量了一下于羽。

于羽早就听说了新任社长是化学学院的一个女孩。宋斌在宿舍里各种称赞各种点赞各种崇拜,说到最后,要不是知道宋斌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于羽差点就以为宋斌暗恋着这个叫谢南蔷的女孩。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谢南蔷啊。

两人同时转头相视一笑。

就是这么默契的一笑,让于羽刹时呆住了。

这是怎样的一种笑容?那么自然,那么纯粹,那么清新,那么纯真,那么可爱!于羽似乎从来没见过女孩子这样美好的笑容,一下子就愣住了。而谢南蔷看到于羽那阳光而单纯的一笑,也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和心安绽放在心头。

谢南蔷心里想着,貌似很投缘嘛。嗯,不错不错。看来以后共事起来应该挺顺利的,出师初捷啊。BINGO!好兆头!

两人各怀心思,都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谢南蔷看不能太冷场啊,就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于羽聊起天来。虽然刚认识,但却像是熟识了很久一样,聊啊聊啊,不知不觉间人都来了,菜也都上齐了,两人还在自顾自的聊天。

叶晓就这样被冷落在了一旁。

看着谢南蔷开心的和刚认识的伙伴聊天,叶晓其实心里是很高兴的。她更愿意看到的,始终是这样单纯没有烦恼的小南。

正笑着,旁边的女孩用胳膊肘儿碰碰叶晓,主动和叶晓聊了起来。

席间,宋斌用他那独有的幽默主持风格,把气氛营造的很不错,这一顿饭大家都吃的非常之愉快。

特别是于羽和谢南蔷。

这是一群人的饭局,这也是属于两个人的饭局。

两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旁若无人的聊人生,聊理想,聊哲学,从电视剧聊到了电影,甚至还聊到了诗词。太多太多一样的喜好,让他俩都觉得相见恨晚。

于羽长这么大,从没有和一个人这么投缘过,别说是女孩,即使是哥们间,也常常是围绕着武术训练的话题来瞎侃闲聊的。而谢南蔷觉得,自己只是吃餐饭而已,居然又碰到了一个男版的叶晓!

就这样,从十六岁的花季聊到十七岁不哭,再聊到十八岁的天空,从期末考试聊到考研,谢南蔷这才知道,原来于羽也有着想保研的心思,只是自信心不足,谢南蔷一时兴起,随口便主动说了句可以帮他补英语和政治,于羽当然特别惊喜。虽说有于苑这样英语六级考了660多分的姐姐,但每次于羽请教于苑英语的时侯,都是需要勇气的。

作为一个从小到大名副其实的超级学霸,于苑压根儿就看不上连过去时和完成时都会弄错的弟弟,自然而然不会给他好脸色。

于羽怕于苑,怕不经意间又问了个在于苑看来愚蠢至极的问题,怕看她如千年寒冰的脸色。

于羽又是敬着于苑的,敬她的优秀自信,念她的救命之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